处处 转嘟

今晚课间同学问许宝17年为什么要决定离开,他说很多原因啦。我过去听他讲。
雨傘革命之后有学生被抓进去,他觉得做老师的也有责任分担学生承受的痛,也觉得在学校里是完完全全没法开展他想要的教学法,想去校外施展天地,就开始自己办流动共学室。
又聊到14年他做的室外课堂,问他会不会教学生在社运过程中面对实际冲突和后续坚守时要怎么做。他说这些都是后续了,他们当时讲什么是暴力什么是自由,后来逐渐有心理课这些方面。
他的眼神真的可以传递力量啊,让人觉得安心和坚定,可以延续一周。一周过完再去他的课上充电。
读文研听老师讲课看reading动不行就被感动。

处处 转嘟

#中文长毛象使用指南

顺便普及一下转嘟这个功能的逻辑吧。

转发的内容只会出现在自己和自己的关注者的主页,不会出现在本站时间轴和跨站时间轴。

它的使用场景是看到了不错的内容想让自己的关注者也看到。或者就是想让某条内容日后可以被自己搜索到。

如果你发现转发了并没有出现在自己的主页,那是因为短时间内你关注的别人也转发了同样的内容,长毛象会合并起来。这个设置是可以关闭的,但最好不要,可能你的主页会出现大量相同内容。

如果你看到了这条,也转发让自己的关注者看到吧。

最让人绝望的当然不是这样一种对立,而是,在这个地方你看不到任何可以改变的希望。

今晚去看入围金马的那部纪录片和理大围城,哭惨了。手无寸铁只有雨伞的人,面对拿着枪可以随意抛催泪弹的popo,叫人如何不绝望。

@mtfront 您好您好,多谢友邻,想要头像!

处处 转嘟

看到一个朋友在微博发自己被基层某小民警毫不讲理地对待的经历,二月那时候的梦魇又一瞬间全都从脑海里涌了上来。

一月份的时候,我去武汉补课,结果在武汉感染了肺炎。不是新冠,应该是冻出来的普通肺炎。后来历经一段波折,终于在年二十九晚上——武汉封城前一天回了家。

还没来得及庆幸死里逃生,理所当然地,我们就接到了社区打来的电话。内容主要是一些关照,以及嘱咐我们14天不能出门。那个电话是年二十九晚上打来的。我记得清清楚楚,打电话的是一个中年女人,在电话通完以后我还主动拿出非常欢快的语气向她说:「新年快乐!」

结果,在我们全家的隔离期还剩两三天结束的时候,某天下午我接到一通电话:「你好,接上级要求,我们需要在你家门口安装摄像头。」

我对着电话里又骂又嚷,却毫无作用。电话那边不愧是做惯了居民工作,且有公权撑腰而有恃无恐的人,深谙怎么才能把普通居民满肚子的道理堵回去——方法很简单,就是无视你所有的质问,甚至不因为你要说话而停下自己滔滔不绝的嘴,一直重复「这是我们的工作,我们也没办法」就行了。

终于,在隔离期还剩一天结束的时候,社区派来了三个人,带着两个警察,强行在我家门口装了摄像头。我们家住一楼,所以他们把监控装在了楼门口。警察在装监控的技工周围守着,大概是避免我们冲下来把技工赶走;社区的那三个人在我家窗户外面揣着手站着,只等我们探出头来骂她们,她们就开始化身复读机一遍遍地重复「这是工作,请你配合」。

中途我妈试图和他们讲理,其中一个警察立刻伸出手打断她,并说:「你离我远点,我怕你传染我。」

我爷爷颤颤巍巍地走下楼,跟他们说:「你们不能欺人太甚啊——」话还没说完,就被另一个穿皮夹克的人半搀半推着送回了屋里:「您老糊涂了,不知道这是国家防疫要求。」

我冲着警察喊:「你这是什么态度?」其中一个年纪大一点的警察立刻回敬道:「不满意你去告我啊?」

今天我坐在教室里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情绪依然十分不冷静。仅仅是简单地回忆这件事,屈辱愤怒几乎要从我的眼眶和喉管喷涌而出——但最让我觉得自己卑微到底、一点骨气也没有的是,这一切的烈性情绪最终化成了对警察的恐惧。是的,我现在打心底里害怕警察局,害怕穿着警服的人,只要想到这个问题,我的脑海里就全都是某个人操持着名为国家机器的扳手挥向我额头,鲜血四溅的画面。

李宁母被杀案开庭时,站成一排人墙阻挡李宁进场的女警是不是也是哪个孩子的母亲?疫情期间某地罚未戴口罩的车主当街下跪的警察回到家里总也得尽些孝吧?那天岔着腿站在我家单元门口的两个警察,未必不是谁的父亲、谁的儿子、谁的哥哥。只是为什么,为什么当你们隐入群体,我们就必须彼此为敌?

男友还没发现我豆瓣把他双了,希望短期内都别发现! :abongoblob:

昨晚睡前豆瓣收到友鄰的私信,原來是群友女孩,感覺到她有事想和我說又一直很溫柔很禮貌地說怕打擾到我。今天就直接問是不是有什麼事,原來是想和我說原生家庭帶來的痛苦。還很用心地把想說的話手寫下來,發過來的時候已經下午五點。既心疼她還得回憶一遍一些傷人的話,又內疚於我在直接看她的「傷口」。努力做到讓我的回覆不會讓她覺得不舒服,想了想當傾聽一個人說難過的事時最緊要的是告訴ta你沒有錯,勇敢和真誠這些詞都不適用於這種時刻。她收到我的回信後說感到很溫暖,我有點自愧,畢竟是她在難過而我只是做了一個傾聽者,能幫上的忙少之又少。睡前再重複一下:女孩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寶藏吧。

準備給幾個lesbian網友女孩送香港同志遊行新出的的徽章~希望大家都可以好好地勇敢地去愛(在愛自己的前提下)

看到阿倫特在強調:「沒有什麼人為的作品,在美與真上可以與自然宇宙相比。」想起在廈門海邊蹲到晚上七點鐘,晚霞已經欣賞完,天黑得差不多了,我和男友正在抉擇要不要此刻就走,突然看到海的那邊有一道晃動的橙光,我們猜測了好幾十秒,以為是這邊打過去的燈光反射。一分鐘之後超級大的圓月亮從海平面升起,我完全被月亮的美震驚到說不出話,在此之前我從未在山或者海上看過日出或者日落,那一刻我覺得是我離月亮最近的時刻。而驚喜之後看著升起的大大的圓月,我竟覺得害怕,四周已經沒有什麼人,我就站在沙灘上心裡想如果這時候月亮要將我吞噬,那就來吧。

理科学校的女孩被当作一种性资源,文科学校的女孩要被说恋爱竞争力太强。总之矛头都指向#这件事。不仅是社会把你和它捆绑在一起,你读大学,考博士到最后就是想找985男大学生结婚生子。女孩,我该怎么把你拉回来。

local:罷學不罷課這個slogan和雨傘革命結合在一起不止表現學生在學校有push的感覺,在社會環境中亦有一種被壓迫的感覺。

上許寶強的課好爽。全程學生都參與,local同學的觀點也很有參考價值。但是為了健芝的reading我還是不換課555堅持兩邊一起上吧(累也是自己選的!不許哭!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我们相信由社会组织运营基本通讯软件和设施是必要的,它们不应被控制在大型企业和政府手中。在这里,你可以自由地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任何热情、友好、乐于分享的朋友们加入。请遵循互相尊重的原则,并遵守《O3O主题或发言规则》。请参阅《长毛象中文用户使用文档》了解如何使用长毛象。本实例的运营管理均位于加拿大🇨🇦。欢迎有能力的朋友捐助本站

Join EF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