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转发的微博一条条消失,我觉得还是下回长毛象吧

昼见 转嘟

我非常厌恶别人没听懂我的话要求我再说一遍,也非常讨厌我说出去的话没人回应,哪怕对方回应个“嗯”我也可以,但就是不能什么反馈都没有,否则我会被瞬间激怒。以前我不知道我是这样的人,有了女朋友后在日常对话里我才发现我🈶这个毛病,因为这点破事儿没少跟她闹别扭,有点愧疚。

看了《降临》我才知道原来有学说论述“语言”跟“思维”之间存在的联系,这学期开学跟好朋友聚餐的时候我们就聊到了这个话题。其中个男生来自东北,大学找了个湖南的男朋友,他说他对象的家人经常叫他“x同学”(x是这位东北朋友的姓)而不是其他什么,这让他有些疑惑。餐桌上一个湖南女生就指出这可能是方言的原因。而且,湖南人也不会经常用方言说“我爱你”,因为这听起来有点奇怪,如果要说的话也会用普通话,至少我自己就会这样。还有一位东北女生说自己跟男朋友的互动关系甚至是家庭成员之间的互动方式在南方很少见到。我觉得她说的没错儿,一个地域的常用语言可能极大程度上塑造了当地居民的思维方式甚至是情感关系。当然这也只是朋友间聊着好玩儿,谁也不能证明这种关系的确存在。

整个夏天快过完了
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做

六级辅导班那么多,一个听力各家说法都不一样,都快讲出花了,但其实不会就是不会,听不懂就是听不懂,没啥可教的

上午十点上训,下午四点上训,这届新生也太幸福了??

@niimura 网页会快很多,我现在不管是手机还是电脑都开网页用,不用客户端了

敬汉卿跟小翔哥什么关系哦??视频风格也太像了,都是一惊一乍不好好说话的那种

《我的父亲母亲》太好哭了,要不是在寝室我真想稀里哗啦哭一次

谁他妈愿意算数学啊??你说那些玩竞赛的脑子里都塞了些啥??能不能扒开给我瞅瞅??

第一次听周杰伦是在家长的功能机上,很久远的事了,歌是夜曲的副歌部分,全损音质,我一度怀疑是录音,词也听不出来,只能零星听到几个字。后来就凭这几个字搜出了这首歌,直到现在我最喜欢的周杰伦的歌还是《夜曲》。

完蛋了 我不要跟我的憨批室友一组啊啊啊啊啊啊啊

@asherpen 我不晓得 应该不止心率 不过这玩意儿大体上还是准的 我考试那一两个小时就上七八十的压力值了

在我人生的前二十年里,我很不爱读书,只是偶尔会读一些轻松的容易的文字。在转变的一年中,由于很多问题都困扰着我,没有办法我开始去读一些了。虽然也是时断时续,数量也少的可怜,但是我明白了一件事:所有困扰着我的问题,也都或多或少曾困扰着几千年来每个时代中的人们,他们比我更先思考太多。

睡得迷迷糊糊听见坐我前面的女的在跟她朋友聊自己毕业出国的事,这姑娘绘声绘色描述以后在国外的生活,她朋友看着手机安静听着,我想她朋友可能没这样的机会。

显示更多
O3O

欢迎来到o3o!在这里,你可以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任何热情、友好、乐于分享的朋友们加入。请遵循互相尊重的原则,并遵守《O3O主题或发言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