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谁知道哪个实例(墙内可以访问)开启了嘟文搜索功能,想看的嘟文找不到了

badutuu 转嘟

以前我还爱看这种强大的有凝聚力的集体,现在我只觉得恐惧,我会觉得我无足轻重。我不想为集体牺牲,我也不想别人为集体牺牲,我只有在集体带来的利益值得我付出的时候愿意为集体服务。并不是说我反对集体,只不过不损害集体的前提下我永远会选择个人。我不知道中国为什么这么热爱集体主义,集体让我害怕的东西远远多过让我其他。

badutuu 转嘟
badutuu 转嘟

李南央:残酷的革命、革命的残酷

「我第一次得知来自革命营垒内部的残酷,是打倒四人帮的第二年,读到了一篇发表在《解放军文艺》上的小说。小说的题目已经记不得了,只记得故事的梗概。故事的主人公曾是一位红军侦察连长,因负伤,在长征部队进入草地前被留在了藏民家里。讲好了部队站稳脚,就来接他。这一等就是十五年,其中的悲苦自不必说,直到共产党夺取了政权,"自己人"回来了——地方政府接见了当年红军留下的伤病员——不是一个,是一批,有的已经和藏民结婚,但是那个连长没有;每人发了价值十个银元的遣散费,告知他们是逃兵,革命队伍不可能再接纳他们。那个连长洁身自好,从未接受过任何藏族姑娘的示爱,尽管有的很漂亮,直到文化大革命,竟然得到留在江西老家妻儿的下落,就急急地找了去。但是很快又回来了。原来妻子已去世,儿子一直享受烈士遗孤的荣誉和照顾,坚决不认这个突然出现的"逃兵"父亲。一天,当地驻军的一个小战士在老人常常默坐痴望的河湾边发现了他漂浮的尸体」

#我在看什么

2newcenturynet.blogspot.com/20

badutuu 转嘟

无论表瓣里瓣,我都很少谈论政治。当然最大的原因是我缺乏讨论政治的能力。
前段时间才读到辛波斯卡,感叹真是读迟了。她给我带来的最大的启示是,在苏联的铁幕下,在强大的意识形态的裹挟下,如何维护最深切的个体的独立的存在。面对宏大叙事的胁迫,我难以直面、难以做出英雄式的反抗,我可以做的是用最琐屑的日常,最平凡的生活,最正常的情感去轻柔地摇动它,去消解它,去磨损它的伟大意义。尽管只是些履历表、不同质地的衣服、盐巴,和飘忽的爱情。但在与宏大旷日持久的抵抗中,蕴藏着最令人惊讶的诗意和坚韧。

badutuu 转嘟

对于任何试图使书籍的传播变得封闭和不自由的行为,我们都应该拒绝。
我们不应该将自身的阅读局限在特定的一个平台上,尤其当这个平台本身是不正义
的,不论它是Amazon,还是国内的掌阅,微信读书。
我们完全有能力选择从不同的平台,匿名地下载非专有格式的书籍,例如 epub, mobi,pdf ,并且使用并不收集和上传用户阅读内容的软件,例如:
KOReader - f-droid.org/app/org.koreader.l

Librera PRO - f-droid.org/app/com.foobnix.pr

可匿名下载书籍的网站(含有城通网盘链接)有
1.haobook.org
2.sobooks.cc
3.bookset.me
4.fast8.com

显示全部对话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在这里,你可以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任何热情、友好、乐于分享的朋友们加入。请遵循互相尊重的原则,并遵守《O3O主题或发言规则》。请参阅《长毛象中文用户使用文档》了解如何使用长毛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