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会转发很多东西,是认为这些人为的苦难和罪恶应该被更多的人知道。不管你是否看到,都一样发生在别人身上了。没有人在意你是否能理解、是否相信。

《Sloborn斯洛博恩岛》相关 

这个鸽瘟的致死率很高,被感染后七窍流血的感觉……画面略为血腥……

显示全部对话

《Sloborn斯洛博恩岛》相关 

看到第七集了,政府瞒报、国防军暴力入住、所谓的管控营全是确诊病例,基本上让大家自生自灭。政府发通知说引渡岛上居民,健康和被感染者分两批,实际上内部有两套表格,健康居民也会被当作被感染居民处理。男主黑进卫生局系统把表格发在了小岛的官方网站。

女主之前已经被感染了,体内有抗体,被骗去市区实验室说为制造疫苗做准备,实际上就是上面的管控营,病患医生交叉感染,没有人管你的死活。女主出逃碰到学兽医的爸爸,以为得救了。实际上她爸在为这家实验室工作,并且趁女主睡着把她在实验室拍到的一些惨烈视频真相给删了。她爸只想把她机密运转去柏林高端实验室——没想到啊,原来女儿也只是试验品。

显示全部对话

朝阳区南磨房
太反智了我靠我真的会窒息

精彩的又来了 :awesome_rotate:
本楼一位律师,多日拒下楼核酸,绿码变黄。大白上门捅鼻子,律师再拒,言棉签上的消毒剂破坏黏膜,只接受痰拭子(吐口水取样)。大白以抗拒检测为由直接报警,警察上门,律师挨个拍出防疫法规和相关报道数据,居民有权选择检测方式,自己其实很配合。警察见准备齐全,不再为难。大白遂离。
后律师发现自己没做核酸,码却又无故转绿,截图发群质疑,要求居委提供在场大白工号信息。居委说,几零几,你想干什么!律师说我要报警!
居委目前装死中。

FB上说是在北京的老外写的。看来是个深得中国文化精髓的外国人。
我搜索了一下,竟然不是新写的,是2013年写的,因为当时北京中秋前严重堵车,国贸桥成“停车场”。
2013年的作品,竟然这么应现在的景。

隔离在家一个半月,最大的体会是:做主妇是酷刑。
当然,我所做的还远远不到主妇的程度。作为一个非常爱做饭的人,在持续给自己做了一个多月饭之后,感受到了虚无,迎来了叛逆——我彻底不想做饭了,甚至不吃了,宁愿饿得打滚、宁愿只吃喝牛奶吃饼干,也不想做饭了。
难以想象我妈在家做了几十年的饭,日复一日,顿复一顿,荤素搭配。当然,她的厨艺非常不好,有一次炖鱼,鱼上桌,我爸扒拉开鱼肚子,发现里面还有碎冰和血丝。我们都感到离谱,常常把这件事拿出来说。
可是我现在觉得,如果是我,做这么几十年的饭,我不仅会给家人做带冰带血的鱼,连对家人的爱也要在这日常的琐碎中全部消失殆尽了,甚至会生出恨意。
怎么能不恨呢?不能。

It’s International Day Against Homophobia, Transphobia and Biphobia🤗
🏳️‍🌈🏳️‍⚧️🏳️‍🌈🏳️‍⚧️🏳️‍🌈🏳️‍⚧️
国际不再恐同恐跨恐双日

不知道在魔都的象友晚上有没有闻到一股浓郁的咖啡味。
我正在书房看书,一般我习惯打开窗,比较透气,结果闻到一股浓郁的咖啡味,我以为是楼上邻居半夜三更在煮咖啡,心想这么晚了还这么小资不怕睡不着吗。
结果打开微信一看,平时热闹的一个群里有小伙伴们纷纷说闻到了咖啡味。
再上微博一搜,果然不光我所在的区,隔老远的区都有市民闻到了。
这也太魔幻了,真特么成咖啡☕市了。不知道在搞些什么,用些什么东西消杀。这是过期的咖啡没地方扔,全撒下来了是吧。
不知道闻了会不会中毒 :blobawkward:

叠 观察朝鲜人现状产生的危机意识 

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但也只是胡乱猜测。
之前其实对朝鲜没什么了解,只知道它是在中国旁边的另一个极权政府,过去嘲讽的时候也喜欢带上朝鲜一起说。
刚刚看了几段视频,脱北人说虽然朝鲜人穷,但他们很多人很开心乐观。并且他们邻里之间都认识,摸清底细没有什么社交距离。
我有些疑惑,后来想想,这是自然的。在这种地方除了金家是不可能有人能实现个人梦想的,也就没有了理想和现实的撕扯,单纯只为了生存下来。这对应中国的赵家人体制人以外都没前途是一样的。
越看越不对劲,这不就是很多中国人怀念的毛泽东时期吗?虽然穷,但人际关系”简单朴素“。
但其实不是,我可以理解这是接近动物原始的部落生活吗,它的朴素不是北欧人自由选择的极简朴素,而用”原始“来形容更贴切。
埋藏在这种看似”朴素简单“的生活下是人人自危,人人为了生存会毫不犹豫地举报别人。这些禁令除了由政府和军队高压执行枪决,群众必须观看公开处刑的杀鸡儆猴带来恐惧,同时把举报和审查文化深植群众,通过群众自身来维护极权。
即:虽然群众彼此认识,但一旦有人越过政府规定的红线就会立马举报,因为这对他们来说是最高准则和道德。这不就是现在的中国吗?
而我的不好预感起始于上海新上任的去朝鲜留过学的那个官,听说习近平很重用它。并且往前看几任,习近平是最”朴素原始“,最接近毛泽东,没有留学和接触西方知识的领导人。
而这种闭塞,拒绝现代文明的视角是绝对不会改变的,并且它有一套自己的逻辑,能够自洽。
火现在是还没大面积烧到我身上,但之前看到一句话说得很对,当你已经产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是世界末日“这样的想法的时候,你已经身处末日而不自知了。

定义必要与非必要,暗示的与其说是你该做或不该做什么,不如说是你生活的地方觉得你配得到什么样的生活。葡萄牙在第一波疫情和delta期间,也实行了严格的封控措施,包括关闭商场、酒吧、博物馆等文化休闲活动设施和场所; 餐厅只提供外卖;强制远程办公;学校停课(期间因需要陪伴12岁以下儿童而无法办公的家长可以获得总额66%的工资);禁止在公共场所过多停留等等。

但哪怕封控最严格的时候,仍然明示了很多例外:
-可以出门去超市、药店,二者都正常营业;
-医院等基础服务行业正常运作;
-儿童活动中心开放
-如果有出门工作的必要,携带雇主声明即可;
-可以出门遛狗
-可以出门跑步、锻炼
-可以带儿童出门活动
……

那么看到这些细则我就会知道,这个社会的底线是人们需要吃饭就医、运动和呼吸新鲜空气,儿童和宠物的天性需要被正视和得到善待。这些都是必要的。而如果一个地方觉得只有大米是必要,奥利奥是非必要,甚至有些时候大米都没必要,可想而知在上面眼里你究竟是什么。

1947年的一首诗。作者牺牲在重庆渣滓洞,29岁。

开始不知道主播在剪辑的时候为什么要在那个小说之前放一段《使女的故事》的音频,等听到这是一个虚构出来的小说,现实又在朝着这个方向无限逼近的时候,真是倒吸一口冷气,听得我心惊胆战。

《使女的故事》小说是在1984年写的。说的就是现在。

显示全部对话

永久性方舱就是集中营,它的社会效果就是集中营会起到的效果。

我为什么会有人说发嘟嘟没有意义。太老中思维了,太功利了吧,我们不是为了有意义才说话的,我们仅仅为了说话而说话啊。

清华的朋友为了纪念5.17国际不再恐同跨双日而在留言墙小桌只是放了10面小彩旗,直接被辅导员用毕业来威胁,半夜强行入室约谈😡 #pku #北京大学 #北大 #thu #清华大学 #清华

只要还有女人被枷锁拴住,枷锁外的女人就无法站直,最外圈的男人也在枷锁前。

“如果我失踪了,你们会不会为我发声,一直寻找我?”
不要遗忘曾经承诺的“会。”

黄金千两,不如姐妹一诺。
不要让她的呼声就这样没于沉沉的深夜。 ​​​

这是乌衣,这是她最希望让大家记住的模样。她自愿剪掉一头长发、除去繁杂妆容,用素颜示人、用真心待人。
一个坦荡做自己的勇敢姑娘。

她比当今中国所有只敢躲在键盘后叭叭的键政男都了不起。这些犬儒懦夫自是没胆量、也没资格直视她的眼睛。

我前段时间才知道在上海的同学居家办公按八折计算工作时长和工资。当然,假期是没有的。

显示更早内容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这是一个泛话题社区,无论你的兴趣是什么,你都可以自由地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本社区由加拿大O3O.CA运营,我们相信由社会组织运营基本通讯软件和设施是必要的,它们不应被控制在大型企业和政府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