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熊 转嘟

真的别再说什么百年一遇的大雨千年一遇的洪灾了,跟现在我们面前五千年一遇的政府面前不值一提。

小熊 转嘟

对个人而言,没必要一定要找除了微博转发之外的事情做,自然灾害需要在地人手,哪怕在地,没有专业技能或者天时地利的条件也很难帮上忙。啥都不会光划皮艇扛沙包都挺难呢。就算不转发不看自己呆着也没啥,焦虑只会扰乱自己生活。

另外转发微博的作用不光是自我安慰,水灾不同瘟疫,它不会持续那么久,但时效性更峻切,我在卓明的核实组里,一个下午群友们合力核实跟进的信息快到一千条,这些信息都来自网络求助,微博占绝大部分,除去联系不上和已经平安的,很多求援或者缺食水信息(求助微博往往不够细致),能被及时细分给下一环救援队伍,也省去他们拉网搜索的时间。所以不要说这是自我安慰,发微博求助的人应该不这么想,事实上它也不是。

小熊 转嘟

昨天晚上从咸鱼下单了拍立得相纸,买过三块钱一张的相纸,我再也没办法正视均价四五块的相纸了。

以及,暑假准备去找本科室友玩,买了一个行李箱,也是闲鱼入的。卖家说只装过结婚用过的东西。没有拖出门。我倒不是很介意。擦擦洗洗能用就行。

显示全部对话

今年消费降级。不是刚需及贴身的东西都能接受二手的了。看室友买衣服疯了似的,反观了一下自己的欲望,觉得没意思。今年我还没买过衣服。

师弟推荐我带大家去吃自助,人均一百。一共十个人。我——土拨鼠尖叫。如果不是欠大家人情,我真是巨抠门啊……晚上还是去吃400的八人烤肉套餐吧。把我今年美发的钱都花完了。

淦,长毛象发了好多吐槽的动态。暑假过去快一半了,实验数据不太好,也不想整理。7.25-8.10实验室关门,我是不是可以放暑假?

可能是试验磨人,到现在越发觉得办公室恋情对我而言真是没必要。对象根本不知道我在想什么。他越发敷衍,我也愈发平静。像是在酝酿一场风暴。

周二到今天,每天都是高强度干活,没得空调,大部分时候都是蹲在地上坐在地上。昨天晚上开始膝盖上面腿好痛,下午设备坏了躺在瑜伽垫上想办法的时候大家都睡着了,我却疼得睡不着。真是要命。

昨天管仪器的老师突然通知我仪器有人要外借一个多月,让我周六还。于是接下来两周的实验工作量要在四天内完成。今天累到吐,马甲线也出来了。比健身有效果。

你永远不知道做实验会遇到多少傻逼和令人窒息的事情。导师总说我抗压不行。我为什么要那么耐压呢?

想到前段时间南大化学博士跳楼的事情。唉。

显示全部对话

上次吃饭被这个老师连着灌了三杯满的红酒。

人真的不能这么恶心。

下午回来好生气。最开始那个师弟私自用我定制的模具,不按照规范操作,导致我的模具几乎要作废。我和他说过不要用我的模具。他就说老师说过实验室的都是公用的。我??我自己买的你也配吗??完了找我师妹诉苦说我欺负他,连螺母和工具也偷走。我?螺母工具也是我买的。第二件事情是半个月前,我去实验室看到地上都是沥青,于是发到群里问是谁的得弄干净。就是他的。他当天就把我删了。然后晚上还带着师弟去喝了很多白酒。甚至怀疑他随时要想不开。
加上他甩锅给我,老师还让我去擦屁股,我真是炸了。

下午准备回来和他干架,发现人不在。坐了半个小时打印了一张纸贴在他座位旁边的墙壁上,写着“这男的不行啊做事不敢承认真是没有的东西!”。做这件事情的时候理直气壮。发到了我们师门的小群。回宿舍待了两个小时之后感觉这样做不对。我就回去撕掉了。教研室同学说没人来。

不管怎么样我都做了这件事情。也没有真正发泄出来,气也没消。浪费了我的时间。求求这些人真的做个人吧。

显示全部对话

今天也是被所谓的实验室老师(师叔)气到的一天,为什么会有这么傻逼的老师。

同教研室的师弟做实验弄脏了实验室不打扫,实验室老师打电话给他他不承认,说自己没做实验,然后点名说我带人去做了实验没打扫。我???我已经二十几天没去过实验室做实验了。我真是生气。

导师让我们做实验前后拍照证明清白,我这没做实验锅从天上来。实验室老师说不打扫就关掉实验室,你就别做实验了。问题是留下一堆垃圾的是系主任和系里大佬的学生,他根本不找他们,这些人也根本不需要在实验室做实验了,关闭实验室能恶心到的只有我们师门。

我说我们老老实实按照要求做实验打扫干净,门口的材料和我们没有关系。

实验室老师:你没有履行到监督实验室的义务,所以你们活该接受惩罚。

我??这算是什么闭环逻辑。做错事情的人永远不会接受惩罚和批评,永远是发现问题的人去解决问题。这个老师让我们进实验室前后拍照,我们拍了,我们按照规矩来做了。可还是要因为别人的错误导致实验进度完全停滞。于是他说,你没有履行义务监督实验室卫生,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所以你要接受惩罚。

这个老师是我导师的师弟,动不动告状,经常组会导师都要批评我们不听这个老师的话。

累成狗了最近,实验进展缓慢。晚上睡觉前总是在想实验的事情,于是连续好几天三四点才睡,早上八点出门坐车去做实验。想到上次答应象友的线上面试也还没准备,呜呜呜对不起最近实在太忙了。

今天朋友问我压力大不大。我说还好。其实并不。因为做实验工作量大到只能求师弟们帮忙做实验,尽管老师已经说了让他们暑假一整个月都帮我,可是大热天累得要命,我在群里问有没有空也没人回我。后来研二的师弟说可以帮忙。但是啊,我不想变成找人帮忙却直接给人下命令的师姐。

买材料也很头疼,量太少,定制厂家都不愿意做。刚刚想到这个事情我立马就睡不着午觉了🙁

泪目,为什么我的论文idea已经有人搞出来了 :ablobcatcry:

淦,不知道怎么的感冒了。昨天中午十二点睡到现在,中间只有两个小时的时间是清醒的。这会儿才意识到是感冒了……头疼,后脑勺炸裂的疼,嗓子也要裂开了。泪目

对不起前段时间不该炫耀菊花安然无恙的,这两天痛得我死去活来,是对我的惩罚吗?菊花是万万不可能痊愈的……(我明明五个月没有复发了😭

好久没有做锻炼了,身体非常僵硬。

人真是奇怪的动物。高中毕业的暑假,朋友说了很多很伤人的话要和我绝交,后来几年里陆续痛斥我不照顾她情绪和在我面前自卑的事情。大四毕业前夕依旧收到类似的话,我好伤心,再也不去维护所谓的友情。这之后我们关系真的变淡了。我伤心了。

关于妹妹也是类似。连续三四次我觉得自己的好完全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反倒是越来越疏离。她怕我联系她怕麻烦我怕欠我人情,来我在的城市四五次即使是凌晨四点多到机场也不会和我说一声。我又伤心了。比因为妹妹的事情和家里闹掰还更伤心。为什么呢?

耶今天筛了十袋石子。试验进展往前拉了一下。

大四还没入学的师弟已经被我拉来帮忙干活了(真的找不到人了……一问才知道他们这一届50多个人读研的有30多,工作的15个。读研真是大势所趋,是不是以后没有研究生学历都会被歧视呢?

读研遇到的老师可能大概率是决定自己是否喜欢科研/喜欢这个行业的关键。前几天一个其他学校的博士师兄毕业聚餐,痛哭流涕说自己有一年多的时间都把自己锁在主卧里不敢出来,因为担心自己会想不开。论文写不出来。博三国外交换回来,导师要求他换课题,因为导师想用自己的实力PK赢过一个荷兰的老师(单纯是想证明自己比人家牛逼)。而这个课题国内就两个人在做。师兄今年博七了,已经到了清退边缘。更可怕的是这个导师,动不动发飙骂人,即使在师兄论文送审的情况下,也把师兄叫到学校去,当着教研室所有同学的面骂他,说师兄不配做人连猪都不如不配生活在一线城市,甚至回老家种地都不配。(反正就各种人身攻击)他们课题组很多博士都退学了……

讲真,我读博有不少原因是我觉得自己导师整体还可以(虽然我也经常吐槽老师)。如果遇到师兄这样的老师,肯定早就裂开了。

显示更早内容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在这里,你可以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任何热情、友好、乐于分享的朋友们加入。请遵循互相尊重的原则,并遵守《O3O主题或发言规则》。请参阅《长毛象中文用户使用文档》了解如何使用长毛象。本实例的运营管理均位于加拿大🇨🇦。欢迎有能力的朋友捐助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