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学期变身暴躁TA bot的本人痛定思痛,准备搞一个常用回复卡牌套装。

主要是趁我心平气和的时候先把礼貌的回复写好,需要用的时候花几秒贴一张图即可。不然鬼知道看到又一封“作业是不是做完就有分”的邮件的我会写什么残暴回复。希望明年小卖部至少能消灭一个暴躁TA。

下面是两张示例。欢迎看到这条嘟的旁友们补充希望收集的卡牌,做好后都会公开。

长毛象采访!您听术力口吗

如果可以转嘟的话感谢您 :abongoblob:

#2021对长毛象的印象
不想工、不想学、不想起、不想卷、不想动
想做爱、想自慰、想暴富、想喝酒、想暴食
每日犯遍七罪五戒,杀生(每日祈翠),偷盗(表情包和资源,偷了),邪淫(就要色色),妄语(我杀我操),饮酒(具体哪些茸茸我就不点名了)、饕餮(嗯怪人均厨艺太好虽不做饭但怒转菜单)、贪婪(色图摩多)、懒惰、淫欲(我CP)、傲慢(我CP)、嫉妒(别的CP)、暴怒(对CCP)
不爱国不正确,不向上不积极,没有相似雷同的脸谱,每个人都活得淋漓尽致真实独特,希望世界能像毛象,如果人人都与众不同,就没有人再需要变得普通。

这套往死里黑机器学习的《Card Against Humanity》变种一直是巨硬在各大学术会议的保留娱乐节目,才发现因为疫情改成线上会议,桌游的原始文件也放到 MS Research 官网了,大家都可以打印出来玩:microsoft.com/en-us/research/u

seminar开到一半楼下开始放各种圣诞歌曲。。。感觉教授们都要炸了😂

李雪琴说她中学的时候就特别羡慕同学有那种6块钱一支的笔,我也是!!!曾经有人问我最喜欢现在这个学校什么,我说这个学校免费提供我小时候想要但是一直买不起的笔,帮我实现了用笔自由😂 😂 😂

你想看洪都拉斯大选结果的奇葩条形图吗?

有人把当下等国学术界联想成文字狱催生出的乾嘉考据之学,恕我直言,论学术生态,前者还远远比不上后者。

——后者至少是在学者有私产保障,能养活自己不用跪求朝廷赏饭吃的状态下,搞点自己想搞而又不犯忌讳的学术研究,“进步性”当然是不敢有,但至少是没被政治污染的正经学问。
——前者则是公有制之下利出一孔,全体学者都成了得志或不得志的范进孔乙己,只有跪下写马屁文章才能被赏一口饭吃。

PS:前几年,进不了体制的范进孔乙己们,好歹还能在营利性文化产业里找点事写个专栏公众号糊口,现在文化产业几乎全在看不见的手控制之下,除了说话写文章没有任何生存技能的等国学者,等于是走投无路。而越来越缺钱的体制,又不想养这么多学者。
我非常担心,接下来就是学术界的寒冬,文字狱整肃+体制减员省钱,得有一大批学界中人面临饿死。但愿我是悲观了。

还记得我说「GFW是一套分布式系统」吗?
而这套系统的新组件,就是当下全国范围内正强制公民安装的「反诈app 」
m.cmx.im/@koshiro/107352984035
全国的网络使用者产生的数据增量是指数级增长的(还记得梅特卡夫定律Metcalfe's law吗)
只靠「有关部门」去砸钱扩容GFW是远远跟不上审查需要的
所以必然的手段就是将监控和审查机制从网络骨干向终端移动,也就是在数据的产生地——公民的设备上进行审查和过滤。
现在你知道为什么各地公安机关这么迫切地要提高国家反诈中心app装机率了吗?

显示全部对话

留学中介从帮申请帮上课帮考试现在开始问有没有空陪学生寒假出去玩了。。。真就招保姆呗。。。

现在这一波又一波的变异病毒是不是有点像EVA的使徒攻击,集齐13个变异是不是人类就可以重启了

⬇️ 是真的哟,昨天我广东人的各个群都沸腾了,朋友们跃跃欲试,甚至还有个卤大鹅攻略文档,literally考试注意事项&菜谱,照着做就可以回家卤大鹅
(「不需要带鹅」和「发的是鸭」差点没给我笑死)

看咸鱼的视频讲日本动画小公司只能做做厕纸轻改,像国王排名这种出圈的作品操作难度大也只能交给大公司来做,内心有个声音说这不又是学术圈日常么😩

推荐一个网站。
atlasobscura.com/

周末无聊可以看看当地有什么隐藏景点。 出门旅行可以增加一些大众攻略之外的小彩蛋。 景点可能不值得特地去看,但是顺路的话可以随手加在行程上。

《游戏论·作品批评|《极乐迪斯科》:边缘世界的现实之声》
☞总体而言,相较于不愿在敏感的政治议题上多做延伸,拒绝在此方面深入推敲的商业游戏,许多独立游戏的政治性表达也并不成熟。身处深陷危机的垄断性资本主义世界当中,这些习惯于呈现(数字)极权式国家图景的游戏作品,反而暴露了游戏制作者政治感觉的短板。一方面,他们意识到了世界范围内极权趋向的出现,但却并无法将其放置在资本主义的自身危机中进行理解。另一方面,由于缺乏类似经验,对于新的政治可能如何出现,政治力量如何在日常生活中培力等问题,人们的想象也大都模糊。
#文章扫读
mp.weixin.qq.com/s?__biz=MzU4N

无意中看到有关横田惠祈愿会在日本新潟市召开的消息,才了解到朝鲜政府在1977到1988年间,全世界绑架他国公民的事情。大部分发生在日本,还有一些发生在欧洲。都是隐藏在各国的朝鲜特务所为。这里面最有名的就是这位叫做横田惠的女士,她在1977年被绑架时年仅13岁。此前朝鲜政府都矢口否认绑架事件,直到2002年才承认了部分绑架名单,并允许部分人质和他们在朝鲜的家人返日。但朝鲜宣称横田惠的女士已经死亡了无法回家。对此横田惠的家人是无法接受的,依然每年在11月15日举办祈愿会,今年已经是第44周年的祈愿会了。
很难相信朝鲜特务是如何将一个大活人从那么远的地方运到朝鲜的,哪怕朝鲜已经宣布杜绝此类事情发生,但光是想想有这样一个独裁国家依然存在这个世界,就不免背脊发凉。更恐怖的是,朝鲜西边的一个大国,正在加速迈向朝鲜模式。

显示更早内容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我们相信由社会组织运营基本通讯软件和设施是必要的,它们不应被控制在大型企业和政府手中。在这里,你可以自由地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任何热情、友好、乐于分享的朋友们加入。请遵循互相尊重的原则,并遵守《O3O主题或发言规则》。请参阅《长毛象中文用户使用文档》了解如何使用长毛象。本实例的运营管理均位于加拿大🇨🇦。欢迎有能力的朋友捐助本站

Join EF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