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觉得把人的痛苦分高低贵贱是没有什么意义的呃,因为人的痛苦并不相通,你苦成什么样另一个人也感受不到这个东西,好一点的问你Darling, what do you expect me to do? 唉,你指望所有人都共情世界吗?这样做唯一的成效是把你的痛苦变成人家眼中的freak show,灾难片,看完沉痛地拍着你肩膀:嗯你们真的很苦...!(但是你这个啊,只能说是一种展示,一种教学,一种娱乐,你又觉得真的触及到什么?)

小孩真的特别好骗,我六七岁的时候放学我奶奶去接我,我问她我爷爷呢?那天他俩吵架,她气头上跟我说他死了(。)我当时就真的以为我爷爷死了,看她一点也不伤心的样子也不敢哭,忍着一路回家看到我爷爷还活着才意识到她是说气话......这个事给我幼小心灵造成很大阴影,妈的。

太热了,头疼,躲在屋里偷偷开还没洗的空调,希望空调里的灰尘把我呛死

明明没吃什么刺激的,嘴里又莫名其妙长了个血泡......好烦喔......

今天又看到同一账号在另一条相似微博下的发言。
呃,预防性block了。

显示全部对话

......所以在我看来讲到教育资源失衡问题的时候北京人就不要再辩了,躺平挨打就行了。是是是,不是家家户户都权贵,不是北京学生都躺着进清北,但是考题和分数线那么显眼的差距,为什么别人说个不平等都听不得?很多北京人在这方面的傲慢和男的在性别议题上的傲慢异曲同工。

看到噗浪的一个发言感觉大陆外对于大陆的文化段管控力度多可怕还是没有真正的认识,不管是什么公司/个人的作品从根本上都在被一根线牵着,稍微有一点不听话立刻就会死......所以不被绑架的方式就是要不然通过同人进行切割(但是一直被恶心还是很难受吧),要不然干脆不要沾。
大学的时候跟教授聊到这个还很天真地说过“所以如果中国政府想要有效文化输出就应该像日本那样去意识形态化吧”,然后教授说,中国政府只输出他们想输出的东西,目的是传播的内容而不是传播的效果。
想深了挺恐怖的(躺

每次觉得休学一年多屁都没做有点虚度时光愧疚感的时候就劝自己算了算了,这样总比精神崩溃进医院或者coping with drugs被抓去戒断好一点 :blobcatcoffee:

今天看普罗米亚这个场,小二十人,片尾曲亮灯之后所有人都坐在座位上掏出手机开始在屏幕上疯狂打字,一个讲话的都没,感觉到了宅浓度(......
出staff的时候听到旁边的女生:诶,米山舞?
嗯,宅度确认......
(全场男性观众有三个,其中一个看起来是被女朋友拉来的

很好奇女的上学期间被“男孩后劲足,只要开窍了努力一下就能超过女生”这个话恶心过的比例是不是百分之百...................

建议知识储备量不大的朋友不要随便理中客,只有知道够多的人理中客起来才比较能唬到人,一张嘴就露怯的人理中客只是看起来很像一个傻逼......

在微博的时候因为只和友邻打交道,所以一直错觉64是一件大家都知道只是缄口不言的事。在毛象看到这么多提问才发现原来这件事确实被瞒得很好。

人文主义并不是一种立场,恰恰相反,同理心是跨越立场的。
没有同理心的话,是粉红还是缓则也没有多大差别,都不太像人。

If you wanna live in the shadow forever just be my guest 💅
You seriously think you're ultra deep but you're just a jest 💅

显示更早内容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在这里,你可以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任何热情、友好、乐于分享的朋友们加入。请遵循互相尊重的原则,并遵守《O3O主题或发言规则》。请参阅《长毛象中文用户使用文档》了解如何使用长毛象。本实例的运营管理均位于加拿大🇨🇦。欢迎有能力的朋友捐助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