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在近乎社会化抚养的环境里成长起来,我一直想说,网络上很多对上世纪末集体生活的美好回忆都是片面美化,仅限于发达地区体制内单位或者大型国企家属院,刻意忽略了当年稳定环境产生信任的背景,没有给同一时代其他环境下集体生活受害者说话的机会。但我经历过,我不会被同样的骗局再次欺骗,我知道有些人一直在说谎。对我来说是否选择信任,只取决于我是否能够承担后果,我连宠物都不放心交给别人寄养,让我把不能自理不能控诉的孩子交出去是不可能的(事实上在你选择生育的那一刻,孩子就已经交出去了)。

关注

上野千鹤子《父权制与资本主义》中文版序言有一段话,原始译文为:
「曾经的中国更接近于北欧等国所采取的公共化方式。原则上,共产中国之下,并不存在劳动市场,也不存在所谓的“失业”,所有的毕业生都会被“分配”到各个企业。(正如“公司”一词的字面含义,企业曾经意味着公营企业。)所有孩子都会被送到日托(当天的托儿服务)或周托(每周回家一次的托儿服务)等企业附属的托儿所。而日本女性所苦恼的“兼顾劳动和家庭”的问题并不存在。不仅如此,在全体总动员的体制下,对中国女性而言,她们没有“不工作”这一选项,而被送到企业附属托儿所的孩子更像是“人质”。」译文来源为豆瓣用户「绿林社Agora」(即本书简体中文版引进方)的豆瓣日记。

而绿林社正式出版的译本(浙江大学出版社,2020)经过删节,批判意味全失:
「计划经济体制的中国,并不存在劳动市场,也不存在所谓的“失业”,所有的毕业生都会被“分配”到各个企业(正如“公司”一词的字面含义,企业曾经意味着国营企业);所有孩子都会被送到负责日托(当天的托儿服务)或周托(每周回家一次的托儿服务)的企业附属的托儿所。而日本女性所苦恼的“兼顾劳动和家庭”的问题并不存在。」

@add 大爺的!我就知道不能買簡體書!!當時博客來上只有這個有貨,勉勉強強買下來……呃……煩!!

@civetkikyou @add 就是啊!哇靠……簡直完全是調轉了作者的意思嘛!!!沒看到這個信息我不是悄悄咪咪地就把屎吃下去了!幸好還沒看!(還好意思說,都落起灰了都還沒翻開過……)

@civetkikyou @add 哎呀 主要太愛學習了 一下買得太多了!還不能只讀書,還要關心時事,還要寫點兒崴評論,還要培養接班人,哎呀⋯硬是把讀文獻的時間都擠出來幹革命了,確實搞不贏了⋯再投入就要成真的無產階級了⋯:aru_0010:

@add @zteng 哈哈哈哈你还在那边种莲花!我都瞅到咯!还有闲心宰豆瓣!我看你娃儿过的是典型资产阶级的生活,安逸得很!

@civetkikyou @add 嗨呀 簡直冤枉!我這個蓮花除了蓮子、花盆花了錢,裡面的泥巴都是去公園裡面偷的,丟進去就完了,不用咋個管的。……這個宰豆瓣更是典型的勞動人民的生活內容三。你看哪個穿個爛洞洞背心兒宰豆瓣的是資產階級的嘛…… :blobsweats:

@add @zteng 那你得行的哦。堂堂博士,屋头还有一个下一代,整天挖加拿大泥巴,养亚洲植物。居心何在。挖了斗算咯哇,还在那边宰豆瓣,吃豆瓣,抠起jio杆欣赏莲花。喝加拿大的水,挖加拿大的泥巴,切加拿大的辣椒,结果还是穿洞洞背心儿,过得像郫县一样!叛徒!骗子!飞过来!渣渣!元首浑身发抖!

@civetkikyou @add 嘿!我天到黑都在宣傳新奧爾良你還不曉得的嗦!

主要想通過這些活動和我們本地的越南社區形成互動,進一步擴展到其他少數族裔和開明主要族裔,通過文化、飲食產生共鳴,團結到一起,努力實現新奧爾良獨立。龜兒美國太瓜了!!除了禍害我們南方、尤其是南方少數族裔,啥子好事都沒做過!

NOLA獨立!唯一出路!!

@zteng 耶,搞错求老 :aru_0180: 我对你的记忆主要还是写论文带娃半夜三更给妈老汉打电话。新奥尔良是不是有那个迪士尼啊??就是杰克船长的那个迪士尼?你娃儿岂不是很爽?咋个新奥尔良真的有可能独立的咩?你们跟得克萨斯有啥子关系啊?那你这哈把越南菜搞通透没有嘛?

@civetkikyou 越南菜會吃了!做的話只做過pho,其他的還沒有告過,哈哈。
德州就是個沒文化的地方。我們這個至少融匯了原住民、非洲、西班牙、法國、加勒比和越南文化的文化高地是非常鄙視的。法律上獨不到,就精神上獨立一下,哈哈哈哈哈
本來要修的,結果選址所在的白人社區不同意,就沒有修了。但是我們也看不上這種資本主義、消費主義的騷操作。我們靠人民音樂家來搞娛樂,婚喪嫁娶入學畢業開業關張全部都有music才得行,主人家給錢請樂隊,人民群眾看欺頭,安逸得板!!🤭

@zteng 安———我也要参加!我也要恰恰!搞得我好想切哦!

@civetkikyou 歡迎!歡迎!!趁我們還在這兒快點兒來!!哈哈哈

@civetkikyou 哎?我咋都搞忘了喃⋯冷的時候肯定也比不到成都冷。經常記得我跟我媽打電話她都裹緊了,我有時候還穿短袖子⋯

你們是怎麼做到「說走就走」的?!太兇了!!:ablobcatbongo:

@zteng 可以的哇。我研究一哈。我有假期可以耍,我还没的娃儿。你说嘛。是不是安逸。随便跑

@civetkikyou 哎呀 簡直自在!像我們還窮⋯哎呀⋯惱火⋯
哈哈!要得!要得!!:blobcat3c:

@zteng 太搞扯了,这个帖子不是的你的呀 :11112: 我们一直在那架势艾特别个。好烦哦才发现。明天起来肯定要挨骂

@civetkikyou 嘿!弄不好還是個老鄉喃,哈哈哈哈

@zteng
我读到上面这段,看到上野千鹤子居然没有直接批判当时这种先剥夺年轻人的职业选择自主权、再剥夺小家庭的抚育方式自主权、把女性只当成生产和再生产工具的做法,就觉得不对劲,去查了一下果然有删节。
虽然接下来一段是完整的,也保留了一定的批判力度(由于字数限制,我没有引用),但还是这里删掉的这句最为一针见血。

我只读了序言,序言只是把涉及中国和苏联的一些语句删掉了,不知道正文删节多不多。其实引进这种书不容易,有删节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删节尺度一般是出版社更高级别的负责人拍板,翻译和底层的执行编辑也没有什么话语权。

@add 是 是 我說的不針對那些真正為這本書嘔心瀝血付出的人。就是這個體制太噁心。 :blobcathissing:

@add 我才知道譯文被改!就說當時看到這裡感覺很奇怪!操!

@add 什我读到这一段的时候还真情实感以为那个体系很有作用呢!!!!

@greenlanturnsred @add

當時的中國只有不到20%的人是高貴的城裏人。可以享受到從農民那裏盤剝來的資源。
而城裏人中也不是所有人都能享受到這些服務的。

@add 说的好像农村户口也可以享受这个“待遇”,我很怀疑她根本不知道中国的户口制度。至于——没有“不工作”这一选项,日托孩子是人质——这种说法就纯属臆想了。当年进厂入园都是要找关系的,以为人质那么好当?

登录以加入对话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这是一个泛话题社区,无论你的兴趣是什么,你都可以自由地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 本社区由加拿大O3O.CA运营,我们相信由社会组织运营基本通讯软件和设施是必要的,它们不应被控制在大型企业和政府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