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置顶嘟文

记录一下云5老师博客上的一段话 

“我特别讨厌的一句话是什么苦难也是一种财富,苦难绝不是财富,它剥夺了许多许多机会。在我视线可及的范围内,我看到有孩子比我当初学习努力得多,却因为遇到极其糟糕的老师,成绩一路flop;侥幸幸存到高考,考了一个高分的,又因为父母对社会缺乏认识,选一个以为热门实际上早已饱和的专业……用残酷的淘汰毁灭99%的方式,来筛选出1%似乎具有更多美好品格的幸存者,然后来讴歌这苦难的伟大,在我看来,是非常可耻的。
对待困境中的个体时,我们都会鼓励对方,希望对方再刻苦一点,努力抓住那些转瞬即逝的机会。但面对群体的时候,我们都要知道,TA们遇到的困境,并不是TA们不够刻苦,而是社会的不公平令TA们眼界有限,抓不住可能的机会,甚至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可能有什么机会。”

置顶嘟文

记录一下杨照所说的韦伯-资本主义 

资本主义并不是普世观念里源自于人的贪念,而是理性经营,永远追求财富增长而不是(个人)消费。资本主义不讨论如何花钱的问题(?),那是享乐主义的问题。

置顶嘟文
置顶嘟文

Last generation这话,百多年前谭嗣同也说过。
然后中国人口从4亿到14亿。

《关于天朝的文化和民族的劣根性》選段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
//胡適:
你要看一个国家的文明,只需考察三件事:第一看他们怎样待小孩子;第二看他们怎样待女人;第三看他们怎样利用闲暇的时间。

中国的教育,不但不能救亡,简直可以亡国。

明明是男盗女娼的社会,我们偏说是圣贤礼义之邦;明明是赃官污吏的社会,我们偏要歌功颂德;

自由平等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得起来的!”

魯迅:
在中国,尤其是在都市里,倘使路上有暴病倒地,或翻车捽摔伤的人,路人围观或甚至高兴的人尽有,有肯伸手来扶助一下的人却是极少的。——《經驗》1933

自有历史以来,中国人是一向被同族屠戮、奴隶、敲掠、刑辱、压迫下来的,非人类所能忍受的楚痛,也都身受过,每一考查,真教人觉得不像活在人间。
——《病后杂谈之余》1934

从生活窘迫过来的人,一到了有钱,容易变成两种情形:一种是理想世界,替处同一境遇的人着想,便成为人道主义;一种是甚么都是自己挣起来,从前的遭遇,使他觉得甚么都是冷酷,便流为个人主义。我们中国大概是变成个人主义者多。——《文艺与政治的歧途》1927

中国人自己诚然不善于战争,却并没有诅咒战争;自己诚然不愿出战,却并未同情于不愿出战的他人;虽然想到自己,却没有想到他人的自己。——《一个青年的梦 译者序二》1919

柏楊:
中国人最大的悲哀,在于百分之九十九的精力都用到窝里斗上。——《窝里斗》

呜呼,由于对权势入骨的崇拜,中国同胞是把权势放在第一位,而把伦理放到第二位的。——《化淫棍为圣明》

反观中国,在西化之前,人民对自己的权利毫无概念,甚至连一己的性命,都认为是君王所赐,更遑论其他。传统中国社会中,权势假道德之名行使统治,领导阶层称为民之父母,人民只知道服从权威,完全没有现代法治的观念,这是基本上很大的错误。——《你这样回答吗?》

中国文化在春秋战国时代,是最灿烂的时代。但是从那个时代之後,中国文化就被儒家所控制。到了东汉,政府有个规定,每一个知识分子的发言、辩论、写文章,都不能超出他老师告诉他的范围,这叫做「师承」。如果超出师承,不但学说不能成立,而且还违犯法条。
这样下来之後,把中国知识分子的想像力和思考力,全都扼杀、僵化。就像用塑胶口袋往大脑上一套,滴水不进。——《丑陋的中国人》//

显示全部对话

kiwi browser google play 商店更新没有github勤快,建议删除之后再下载安装。github.com/kiwibrowser/src.nex

BBC:您会回俄国去吗?
纳博科夫:我不会再回去了,理由很简单,我所需要的俄国的一切始终伴随着我:文学、语言,还有我自己在俄国度过的童年。我永不返乡,我永不投降。

讲述圣严法师生平的纪录片《本来面目》已经在youtube正式上线了,有缘观众可观看。 ​​​另外,在B站有人上传了一个翻版,画质略糊。如果实在无法上油管,可以看B站。希望导演原谅我们。

显示全部对话

梁文道在喜马拉雅上的一段播客…我都惊了,现在的生物教材…高中时也选学的生物 😟 还好我是最后一代…

提醒自己也分享给还不知道的人:海外购物之前一定要去返现网站查查有没有优惠!今天在roxy下单冲浪防晒衣才想起,一查发现错过了15%返现,气疯了。

这几年来我最常用的是rakuten和topcashback,前者名气比较大,和很多商家有合作;后者会偶尔有比别家都高的返现。
至于返现的原理,我的理解是返现网站给商家引流,商家会根据流量/实际下单的人的数量向返现网站支付佣金,而返现网站会把一部分钱返给顾客,而作为顾客只需要多做一个步骤【从返现网站转跳进想去的商家主页】就能拿到钱。并且返现的优惠和别的优惠不冲突,比如商家网站本身的折扣码或者信用卡category返点。这叫什么,折上加折!

有空的时候,我一般会上cashbackmonitor.com,搜索想买东西的商店名称比如bestbuy,出来结果是优惠力度最高的前几名返现网站/信用卡。麻烦的地方就是优惠最大的返现网站并不往往是同一个,所以有时需要花一分钟在新网站注册,导致在很多不同的返现网站都有账号和返的钱,所以如果返现百分比差别不是很大,我都直接去熟悉的返现网站。好处是除了能拿到更高的返现外,很多返现网站的第一单都有bonus奖励,我见过从5刀到30刀不等,like,free money。如果不追求最高优惠的话,去自己固定的返现网站也省事。

我没收以上提到的任何商家/网站的钱,纯纯#安利

最后附上rakuten的refer link:rakuten.com/r/LZFAY5?eeid=3713

这几天refer bonus很高,到5/16之前每个人送40刀bonus外加15%的返现。如果有人通过我的链接注册下单后rakuten给我返钱,会继续捐钱给kyivpride:instagram.com/kyivpride?igshid

呵呵,这个微博ID提醒大家何韵诗为汶川救灾做过什么,就炸号了。何韵诗只能是那个”勾结境外势力破坏中国安定团结的港独分子“。

活吧发不了图,用小号发一下:
为铁链女发声,在雍和宫附近发传单的陈晃 @anniethegreenhair 被警察和父母联手送进精神病院,目前已失联,请大家关注、转发。

小声喧哗被不可抗力之后我做饭都没有背景音了,有没有时间线上的朋友能推荐有趣播客给我?(哀求

CNN的上海记者关了50天后,终于跑了。他是武汉爆发的时候就来了。他终于受够了。测完核酸,保证绝不回小区,大使馆证明,航空公司证明,出租车特别许可,他还得带着他的小狗。重要的是得抢到票。
经过空荡荡的街道来到空荡荡的机场。大部分都是外国人。居住了5年的,7年的,还有10年以上的,都跑了。好容易坐进飞机才全体松口气,不会露宿机场了。可算要飞了。座位基本都是空的,我不明白,人家飞走,管人家坐多少人呢!飞进来要求半空着,行吧,飞走的一飞机都传染了,又管他们什么事儿啊!就是要不遗余力地给所有人找麻烦是吧。
于是空姐们有很多时间安慰大家 “Get some rest. You’re about to enter a whole new world.” 这是难民一般了。

冷知识:

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时候,之所以全世界发生了多起针对中国的抗议与抵制,原因之一在于,2006年的时候,解放军在西藏与尼泊尔边境射杀试图逃离中国的藏民的画面,被附近的欧洲登山队的摄影师意外录像了下来。

那段杀戮录像你至今可以在油管上搜到。

模糊的录像中,一队试图逃离中国去印度的,包含了大量儿童与未成年人的藏民偷渡小队,排成一条线在狭窄的山路上逃窜。震耳的密集枪声从录像中传出。

有人掉队,后来被抓。
有人中弹,倒下,其中,一个17岁的女孩死去。遗体在雪地中,成为模糊的一道影子。

欧洲登山小队并没有那么高尚,团队里有人害怕被中国政府禁止入境登山,而不愿意向世界公布这件事。但是最终两个英国警察还是把录像与这场杀戮披露给了媒体。
这件事当时上了西方各大媒体的头条。

也许是因为录像证据过于确凿(此前西藏流亡政府多次指控中国军队杀害试图逃离中国的藏民,但是给不出证据)中国政府罕见地承认了此事的存在。

但是中国政府宣称这只是正常的边境管理。

正常的边境管理。

(截图出自油管上的纪录片《雪山上的谋杀》,你可以在 youtu.be/udaN7-hBJig 了解整件事。)

分享一些坐疫情牢的1984环境下可能不守序:
在上海这两个月坐牢坐下来,发现这种全景监狱的基层人力是远远无法保障监狱严密运转的,它主要仰赖于人们的温顺听话、恫吓和相互监视。这就意味着它有很多漏洞。如果有可能,尽量参与志愿者,它太需要人力去维持摇摇欲坠的运行了,所以表现得很热心就行,成为志愿者后能得到大量信息并卡bug,更重要的是志愿者有可能获得一套防护服——当一个玩家可以伪装成NPC,hummm……
不当志愿者也行,沿着小区的墙根走一圈,很有可能发现有一群利益驱动的前路人已经趟出一条路,比如扯松的铁丝网,虚虚搭着的铁栏杆,适合踮脚的翻墙处,被掰得看天望地的摄像头(要知道在所有人都坐牢的适合摄像头坏了可没地儿修),墙头如果有高压线,那走线也是沿着小区内部。
怎么讲,心理上,1要把这里当成战区而不是日常环境,这样很多事都不会被气着。2不能把自己当作顺民,做Plan BCDEF。

Hocc因涉嫌违反香港国安法被逮捕了。记得念大学时,《上海壹周》有一期是她的封面。彼时她因情伤逃到台湾,进军国语市场,出了《共存》,开《贾宝玉》内地巡演,被草莓音乐节邀请,风头无两。我那时多迷恋她,裁下来贴在宿舍墙上,每晚看书或者复习,抬头就能看见她,直至毕业也未曾撕掉。后面一届学生住进来时,Hocc就是港独反贼了,不知道学妹们看见墙上贴着一个反贼,作何感想。

那几年我对她亦非常失望,埋怨她过分参与政治,令她的音乐事业被毁,对不起老天爷给她的才华。时至今日,我才意识到,「自由」是Hocc的灵魂,滋养她的赤诚与勇敢,如果没有这份赤诚勇敢,她从前的一切作品,不可能会吸引到我。

Hocc一个加拿大人,没有出走加拿大(她那么爱满地可)躲避秋后算账。她真正热爱香港这片土地,21世纪港乐最精彩的故事是由Hocc这些人书写。也很遗憾,我们的system永远不可能吸引到这样赤诚勇敢的人。

我看过一个心灵鸡汤,大意是研究者招了一群志愿者叫他们蒙着眼从房间一头走到另一头,大家顺利完成了以后研究人把志愿者的眼罩摘了人们发现,合着刚才自己走过的是独木桥。人蒙着眼不走直线所以走不了独木桥这事儿先不计较反正我记得也不准,但我觉得这个故事一点很好,就是很多时候人无知点也挺好的,可能自己吓自己也属于生物本能的一种吧,但把精力花在恐惧上有时只会降低生存概率。

看过《激情年代》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empty:
neodb.social/movies/2163/
只要认罪,承认勾结女巫和魔鬼势力,便可以免除死刑。只是在认罪书上签个名而已,签个名而已啊……保存生命,以图将来,不好吗?不好吗?——但正义的人们倔强地选择死刑,前赴后继选择不认罪。所以,他们成功阻止了冤狱继续蔓延。

过去我觉得,现实不会像戏剧这么浪漫,死再多人恐怕都撼动不了什么;然而现在我觉得,幻想某种 “高明又安全的妙计” 更不切实际。

(这中文标题谁起的?乍看想打人,再看,忽然发现它可能在暗示中国的那个 “激情年代”。)

今天我太太的保险经纪跟她打电话,告知了一些信息:1,有人交不起房租跳楼了,尽管房租已经被减免了;2,很多私企和工人都要搬离上海,有些回内地,有些想搬去据说做的还不错的深圳。这位保险发现自己的生意对象在大量流失。又,大量的新房涌入租房市场;3,街道利用封锁营利是真的,很多街道干部似乎在短短一个月内赚了一辈子的钱。

显示更早内容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这是一个泛话题社区,无论你的兴趣是什么,你都可以自由地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 本社区由加拿大O3O.CA运营,我们相信由社会组织运营基本通讯软件和设施是必要的,它们不应被控制在大型企业和政府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