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c 

在解说员说到17年那段时,歌剧恍然大悟。
她打开手机,壁纸是当年所有歌剧关系者们和歌剧的合影。
抬起头,电视上的画面好像在歌剧眼中切换,她看到了自己认识的马娘火箭的脸,又好像看见了曾经的自己的脸,一张不那么完美的,哭着的,笑着的,担忧的,慌乱的……脸,然后又变成正在接受采访的和田的脸。
在说完最后一句话以后,歌剧意识到在这个世界自己已经不在了。
电视黑屏,歌剧把目光转向窗台,那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很多鲜花。
歌剧走过去 窗户上映出她的样子。
门开了,窗户上映出一个西装革履捧着花的人。
歌剧回头,那个人变成了火箭,手里的花变成了宝塚纪念优胜的花环和奖杯。
窗台上的花也消失了。
“オペさん、勝たよ”

tbc 

@cosinerein 这个构想好新颖……看得我一愣一愣

tbc 

@Ycoar 我刚刚构思大纲写得比较乱hhhhh其实指的是每个马娘身上都有现实世界里的人的影子。透过镜子/屏幕/窗户,歌剧看到了这层联系(用读者视角,就是角色理解了自己被创造出来的方法)首先是她发现自己退役后作为训练员的生涯与和田的生涯重叠。然后是和田赢了之后的反应又让她看到马娘火箭的样子(长期难求一胜终于如愿以偿,赛前二人有关镜子的对话中,火箭疲惫,焦虑的神态也是和田多年来的写照,歌剧对镜子里的火箭说你这个样子怎么能赢,实际上也是对镜子另一端的和田说)采访里说的话又让歌剧回忆起自己比赛的时候,被覆盖在完美竞技状态之下的那些未曾示人的后悔,不甘…她知道自己实际上是和另一个世界的人共同拥有这些情感,而作为本体的马儿大部分时候只是云淡风轻地目空一切。马娘歌剧的手机壁纸,歌剧在医院醒来后打开手机,中间歌剧的位置会变成本马,和马娘歌剧一样笑着的是关系者们。大概也是说明这一点。

关注

tbc 

@cosinerein 好奇妙……混淆了两个世界的边界,不知道为什么一瞬间甚至想到了圆脸剧场版(?)你的世界是另一个世界镜子里的倒影←(?)感觉很适合用带点意识流的风味描述呢!!!

tbc 

@Ycoar 的确是这个风味hhhhhhh总之,我又挖了一个坑(草

登录以加入对话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这是一个泛话题社区,无论你的兴趣是什么,你都可以自由地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 本社区由加拿大O3O.CA运营,我们相信由社会组织运营基本通讯软件和设施是必要的,它们不应被控制在大型企业和政府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