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长毛象文学社现已对外开放!mastodonnovelclub.boards.net
欢迎象友们踊跃注册哦!
希望大家能一起来帮助提升社区环境和功能。

长毛象是个很自由的地方。用法其实没那么多讲究。
我是把这里当微博/推特用的,习惯直接发,不改可见范围,反正混合主题多语言大站,没人管我刷屏。
那也有人把这里当朋友圈(如清华闭社)、贴吧(如各种兴趣类小站)、豆瓣(里瓣),甚至群聊(殆站)的,撇开站点本身的是非,这些用法本身也都是正确用法。
轻松地用,自由地用。然后就有朋友来,然后这里就变成快乐老家了。

乳齿象十分公平,只要你的嘟文不够有意思,你就收不到任何理睬

审查是个在人群中持刀乱砍的疯子。

审查是把自由落体的刀,你不能指望它戳死些黄的黑的就停下来不落了,它只会不断下落,一再突破底限

长毛象文学社现已对外开放!mastodonnovelclub.boards.net
欢迎象友们踊跃注册哦!
希望大家能一起来帮助提升社区环境和功能。

刚刚突然有了一个想法:长毛象上文学爱好者慢慢多起来的话,是不是可以试着创办#长毛象文学社

目前的初步想法是:每月初由一位朋友指定一个当月关键词(非常宽泛,比如“春天”),两周ddl(再长大家就要开始拖延症了 :aru_0370: ),字数不限,体裁不限(包括同人也可以),两周之后大家进行互相阅读和评议。

暂时还没想好要不要设立投票和名次,好处是这样能增加作者被阅读的可能性,坏处是这样似乎显得有些功利……

大家如果觉得有这个意愿参加的话可以评论,有什么想法也可以在下面补充?

(初衷其实是为了给自己一个动力磨炼笔头,所以我一人社大概也能玩下去 :aru_0520: 不过如果有朋友愿意来一起玩也好的!)

这次高考题目突出一个两脚离地,精神分裂。
edu.sina.com.cn/gaokao/2020-07

全国卷II刚瞎几把列举一波自我感动式的”正确集体记忆“宣扬“瘟疫下大国兼爱世界”,全国卷III就一记醒工砖让人照照镜子。

北京卷第一个题目让人写“万物都有自己的功用”,第二个题目就让人议论“一条信息”,哪怕互联网大环境下大量信息直接被法定“错误”“造谣”“不予显示”“浪费社会资源”,被当作“无用”乃至“反动”。

让人写如何应对“突如其来的转折”的上海卷,和让人写“物以类聚,接近朱者支”的江苏卷就更骚了。
明显港港人对这两个试卷更有发言权,咬牙切齿字字泣血的那种。

浙江卷让一群既没经济能力又没社会参与的高中生思考自己的“社会家庭地位”,以至于我以为浙江人其实一直活在18岁就能参与民主选举的日本。

海南卷让一群整天憋学校的高中生书写祖国的“名山大川,风土人情”

新高考I就更不用说了,这个集体记忆正确得让人恨不得对大脑立即进行一次低级格式化。

“或许我们还不能够期望高层领导在记者面前展示他们开自己玩笑的短片,可是我们应该让这个正在痴迷于大国想象的国家,变得有幽默感一点。不止让外国人松一口气,觉得这个来势汹汹的新兴国家也挺可爱,更叫人民感到'亲民'二字原来不只是一种说法。
要怎么做才能产生幽默的形象呢?这又不只是包装工程的表面功夫,还是整个政府基本思路的问题。因为任何幽默感都来源于宽容和宽容,这意味着要接受不同的言论,不同的出版物和不同的电视剧,宽容是官员不能因为有人发布嘲笑自己的手机短信就将其入罪,宽容是官员不能对着记者说,要好好整顿电视剧,以正社会风气……”
——《何等单调的中国式笑容》2007.2

显示全部对话

“... ...如果有个人搞一个调查,衡量世界各国的幽默指数,我想中国就算不排到百名开外,肯定也不会轮上前十名。没错,中国人很会恶搞,中国老百姓更懂得在手机和网络上传播道之不禁的段子。但说到整个国家的对外形象,我想没有多少人会以为这是张笑眯眯的脸。因为这张脸孔在很大程度上是与政府密切相关的,而我们的政府却向来不以幽默著称。
当然,中国也有笑脸,然而那是一张怎样的笑脸呢?自1949年以来,外间在媒体上看到的中国式笑容是这样的:一群农民在田地里看着饱满的麦子,露出心满意足的笑;一帮工人对着冉冉东升的璀璨旭日呲牙咧嘴地欢笑;领导到地方巡视时则有一群干部加百姓围着他鼓掌微笑。无论是当年的雅典奥运会,还是中央电视台每年一度的春节联欢晚会,都有一群小妞或者小鬼摇头晃脑,不知所以地鼓着红扑扑的脸蛋傻笑。这些笑容多半是僵硬的,多半是种表演,更严重的是,这总让人想起宣传里的标准四字词'欢声笑语'。似乎有一个老师在看着一般学生上笑容指导课,不准不笑。”

#瞎搞站日志 #封禁公告
因该用户发表了于墙内平台举报“港独分子”(实为推特账号的非本人镜像号)的意愿,可能会对该站及整个长毛象社区产生重大威胁,本站已预防性将其封禁。提请各位站长和用户注意屏蔽。

thestandnews.com/politics/7-1-

『最後一批被捕者上大巴的時候,圍觀的人群裡,有個少女舉起一疊白紙,警察的電筒強光不時掃過她的臉,也不閃躲。
 
『我好奇問,這白紙有甚麼用呢?
 
『她說,過去都會在現場舉標語,通常都是到場後隨便派隨便拿那種,今天是國安法第一天,她不知道要舉甚麼才不會犯法。
 
『然後突然想起,以前看過的蘇聯冷笑話:紅場上,有個人在派傳單,軍官到場把人逮捕,卻發現傳單都只是白紙。軍官想了想,對那個人說:你以為我不知道你想寫甚麼?
 
『「我突然想看看,看起來荒謬的笑話,是不是已經成真了。」少女說。』

看梁文道的≪常識≫,因為這些文章大多是在胡溫時代寫的,現在看來真是顯得過於溫和,常看常新
ps如果現在還是胡溫時代,我絕對會做一個歲靜過自己的小日子,還不是翠翠子把我逼成這樣的(

@Baduelaireoct @ChuNiZuoJi
草莓縣( m.cmx.im ),大概以 Weibo 自由派為主, 394 活躍。
餅乾米( https://@bgme.me ),可能更偏技術一些,283 活躍。
嘟站( o3o.ca ),可能介於草莓縣與餅乾米之間, 1.2K 活躍。
嘟嘟星雲( nebula.moe ),比餅乾米更二次元一點, 63 活躍。
活吧( alive.bar ),由「梁歡」創立,可能亦以 Weibo 自由派為主, 1.4K 活躍。
里瓣( donotban.com ),顯然皆為 Douban 使用者,註冊數與活躍數皆不知。
KT 站( mastodon.ktachibana.party ),前 Google+ 使用者為主, 22 活躍。
使用者確實尚不夠多。
#拉清單

總算是在實施前最後一個小時前公佈了。好笑的太多了,其中之最就是24和38了。38適用於不在中國的非中國人,這是要對全世界宣戰麽

显示更多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在这里,你可以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任何热情、友好、乐于分享的朋友们加入。请遵循互相尊重的原则,并遵守《O3O主题或发言规则》。请参阅《长毛象中文用户使用文档》了解如何使用长毛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