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路我真的推薦德國,尤其是通過來德國讀書,我的好朋友就是在國內學了一年德語之後去年成功來德國念碩士了:

好處:1)德國免學費,還能工讀,還能順便熟悉語言; 2)peer pressure很小,大齡讀碩士也沒關係,也不太影響找工作(尤其是文科,理科不太清楚,但感覺不存在理科比文科難就業的地方吧😂);3)畢業後直接有兩年找工作簽證,只要找到就可以轉工簽留下;4)高技術行業2年,其他行業5年可以拿永居,只要材料齊全符合條件,絕對不會卡你簽證,也不存在抽籤排隊;5)在數字隱私保護,性別平等,反種族歧視等方面個人覺得領先歐洲其他國家。移民人口數量多,尤其是柏林。

但來德國就要做好學德語的準備,我不覺得這是一個缺點,但是確實給許多人增加了移民的困難。但權衡一下,我覺得德國是目前移民政策最開放的幾個國家之一了。

給想跑路的朋友提供一個參考。

在深圳举横幅的那位大哥被几个穿制服的迅速制服,围观的人大声拍手叫好。
大哥被几人按在地上,先喊“我没有反抗”然后又喊道“如果改革开放的路线被否定了,中国就完了。”
我看到了一个真正的爱国者的身影,被暴徒、吃人血馒头的愚民和国家机器死死地压住。
这样的勇敢行为不会有什么报道,过不了多久也不会有什么人能记住他。但是他一定是痛定思痛,在绝望中做出这样最后的挣扎。
可惜了,他的勇敢的心没法照亮这最幽暗的频道。
今年是习近平下一个五年连任的选举年,必定无数人如那位勇士一样心碎。
前途没有光亮,我们也不知道如何抗争和奋斗,唯保持心中的火焰,等待燃烧的时刻。

你国防疫就是把人当代价付,不摊到自己头上都不是事,一批稳坐云端坐享其成的,一批自私自利指点江山的,一批守望互助被空耗的,剩下一批墙头草,跟古罗马斗兽场一样,权力构架下荒谬变成了可观赏可审美的存在,早两年前流行病领域就讨论了一旦变成全球性疫情就只能流感化共存,可怜此地至今还被战争话语强奸脑子,脑子里只有打胜仗消灭敌人,要不能消灭活过人类亿万年的病毒就只能消灭人了,从根子上就冷血

吕燕不是“被西方挑选出来的模特”,吕燕是在国内就被挑出来的,然后再去巴黎闯荡的。天天只看人家脸,也看不到她的骨架身形气质有多好。
吕燕在欧洲能被青睐,诚然有东方主义刻板印象的影响(历史和环境的必然),但是讽刺的是,一直留在国内,她就不可能获得与当时一样的欢迎,一样的地位,欧美人的东方主义在客观上让她实现了当时留在国内不可能实现的梦想。
人类是不可能摆脱歧视与刻板印象的存在,除非有天所有人都totally平等了,那一天不是没有其实和刻板印象,而是那一天这些已经无人在意了。如今加剧爆发的对内使拳敏感辱华争议,不过是民粹情绪找突破点发泄精力而已,背后是国内生存环境的恶化压出来的巨大焦虑,跟别人有没有辱华,自己人又有没有辱华屁关系都没有。刻板印象能让国内没人留意的女人吃上好饭,为国争光却砸了自己人的饭碗,这就就已经够让人好笑了 :aru_0240:
(没有说歧视应该的意思,麻烦这帮人冲尤文图斯那种发癫的行不行?)

何韵诗访谈:”我觉得其他艺人比我的牺牲更大,因为他们现在就是活在一个完全没有自由、没有自己的一个空间。他们现在不要说去说什么,只是去按赞,都要想,都要担心,我会不会受到一些攻击甚至一些打压,那是怎么样的一种生活?我完全没有办法想象我自己在这样的状况下去生活。可以赚到很多钱那又如何?“

昨晚在最後一小時備份了部分2020年的立場新聞,看到網上呼籲分工合作,點擊近期新聞時發現都已在前幾天,乃至三個月前備份過,看來大家對於「被查封」早有準備。以下搬運來自tg頻道的備份資訊:
【資訊整合:《立場新聞》備份連結】
//全靠一眾手足幫忙 Backup,現時《立場》網站大部分文章都可以看到。連結在此,萬分感謝!
《立場》網站絕大部分文章
👉web.archive.org/web/2021122914

《立場》 Youtube 677 條影片(未齊)可在網上收看:
👉bit.ly/3sIGtJE

另外,再次附上蘋果與港台備分(以下連結應該需要用 VPN 才能瀏覽):

港台影片備份:
👉ipfs.io/ipfs/QmfDzyAZHu9EPAoZH

蘋果備份網站(果靈聞庫):
👉collection.news/

蘋果備份文章(以日期排序,純文字內容)
👉ipfs.io/ipfs/Qmdig4NtBTbUiw9KR

显示全部对话

我比较同意这个看法。西安(还有其他被封城的地方)的食物短缺现象,展现出来的实际上是:

——以(某些人最心爱和思念的)计划经济,来管理社会,最可能出现的结果:

1,理论上,每个人都应该得到被政府调配的基本生活资源,然而并没有。
原因可能是,物资本身的匮乏;也可能是,政府行政运作能力的匮乏,无法及时调配物资。
(PS:现在还主要是后一种原因,将来极有可能变成前一种)

2,民众的基本生活资源需要仰给于,价格极其昂贵的黑市。而黑市的物资来源,往往还与官方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不思而不学则乐,学而思则双减破产。

华盛顿邮报搞到了100多份华为的ppt,其中包括大量绝密业务文件。业务包括语音监控,监狱管理,针对敏感人士的追踪监控,新疆监控,工作场所员工监控。
washingtonpost.com/world/2021/

迪展喊麦男事件真正bug我的不是同人展上能不能谈政治的辩论,或者对聚会目的完全不在同一水平线上的同人爱好者们宣泄“商女不知亡国恨”这种莫名其妙不满的可笑行为,而是喊麦男(以及他所代表的类型群体)从产生喊麦这个思维球到上台付诸行动这一系列的心理过程以及它背后反映的个人认知情况。

大概就是,看到展子上的买卖和欢乐交流➡️在无法认知到亚文化创作核心与接收到大部分同人作品创作内涵的前提下可悲地产生了一种反自卑的自负心理➡️在这些行为中挖掘形式批判,终于在最浅显的民族主义层面找到了可以支持自己自负感的东西,并大肆意淫➡️因为无知而无法意识到未经允许入侵公共广播空间发表个人意见是一种低素质行为➡️上台喊麦。

并且我知道喊麦男这种类型的人代表了一个数目庞大的群体:他们首先是自以为是的,其次他们认为自己的认知水平在在场所有人之上,所以才有底气认定自己已经是站在一个“高度”去俯瞰其他人的行为,从而产生了某种批判想法;在这背后的背后,他们有可能还是民族主义倾向过剩、自我意识过剩的。说实话如果要评选一个发表所谓政治想法最没屁用的场合同人展应该能排上榜首吧,并不是因为该话题不合适、因为这里的人不懂政治或谈政色变,而是,人们根本就不会给一个fuck。这两件事就不在一个频段。对同人闯作来说,所有对作品反映的核心都早就被封装在了平摊在展位上的作品之中,或者被包含在了展子本身的形式中。

而那个蝻的所说的话本身,根本就不是政治,而是一个思想与创作敏感度上匮乏的、个人认知上自卑而不自知的、缺乏公共意识的可怜虫在发出绝望的哭嚎:我根本弄不明白你们在做什么,我也没有能力去做你们所做的,但有什么关系呢!我看到了这一点而你们都没有!因此你们口中的热爱都是虚伪的!只有我!我的爱才是真实的!并且,还有民族主义为我撑腰呢!要知道在这个裹家,谈论民族主义才是最高尚和正确的!然后想象自己是一个在并不存在的资本主义暴潮中苦苦挣扎的富有悲剧色彩的英雄人物。

从短视频模式快速占领流行音乐市场以来,除了日新月异的神曲,时不时就会有一些沧海遗珠突然翻红(当然这个周期不见得比新神曲长),像轩仔的《只是太爱你》、黄义达的《那女孩对我说》……其实这也侧面说明,这部分“受众”可能大多对音乐本身没有什么取向,听到什么全凭平台推送,所以平台也就别天天腆着个脸说受众就爱这个那个,不全是这样,“下沉市场”当然也配听点好的,也会听点好的。
某种意义上说,这就跟多生娃保持人口红利一个性质,是人为地故意把市场培养成和固定在一个低水平上,以长期维持低成本高利润。
至于付费意愿低,就又是另外的问题了……

youtube.com/watch?v=lo9Mx7Baor
刚发现德国2DF 公布了它们在89年4月-5月拍摄的原始采访素材,无旁白,经修复,清晰得就好像20年前的画面

有這麼一個網站,是由中國社會科學院主辦的,叫中國社會科學網,以前這網站上有一篇文章,2015年發的,之前掛網上那麼多年了一直沒事,最近我想翻出來發給別人看,才發現文章被刪除了。
這篇文章講的是前蘇聯貨幣盧布信用的崩潰,起因和過程跟現在的人民幣非常相似。 包括現在中國政府為什麼嚴禁M2提款,為什麼反洗錢反得這麼厲害,一切一切的金融限制措施都能找到答案,算是一篇很靠譜的科普文章。
原文鏈接 cssn.cn/gj/gj_gjwtyj/gj_elsdoz 現在打開也是404,目前搜標題還可以搜出全文。

现在的《南风窗》不值一提,但十多年前,“南方系”没被整肃的时候,真的是时代先锋,不属于“南方系”的南方系。起码2003年到2009年,《南风窗》每年年底的“为了公共利益”年度人物/组织榜,那真是让人觉得公民社会正茁壮成长,渐进转型并非遥不可及。在经历习时代种种倒行逆施之后,如今回看,那真是很多同时代人都做过的一个瑰丽的梦。痛苦的是梦醒了却无路可走。
当年正读大学的我,是《南风窗》的忠实粉丝。还主动请缨制作了一年多的“南风窗电子刊”(后期陈义萍接力一年多)。即便南风窗后来上网了,很多文章网上仍然找不到。如果你对2008到2010年的南风窗电子刊以及2003年到2009年的年终特刊有兴趣,可以从这里免费下载(75个PDF文档,共140多M):1) 百度网盘:2008年pan.baidu.com/s/12uguI4Uqq1D5m 2010年pan.baidu.com/s/1hLDUcgBPJt03H 年终特刊pan.baidu.com/s/1L0cewRveFUznJ
提取码均为:1234 (2009年总是被禁,不知哪个文件敏感,无法通过百度网盘分享)2)Google Drive网盘:drive.google.com/drive/folders

医保相关的广播全删了,然后有瓣友指出国产药品弊端之一:
>以前有机老师跟我们说,就打平均每个产物需要8步合成,每步提成目标纯度是99.9%,最后产物才将有99%的纯度,这个标准降到每步99.5%,最终纯度就只有96%,降到每步99%,最后纯度就降到92%,每步95%,最终纯度连2/3 (67%)都没有。很多时候不是手艺问题,是态度问题。

说起文革期间自杀的人,想起机缘巧合见过的一段生平。资料公开平台都有,很容易查到,但依然看得我百感交集。简单整理了一下 

1905年,出生。

21岁,本科毕业后被派往法国里昂大学学习医学。医学博士毕业后通过了助理医师考试,在里昂的公立医院工作。

30岁,觉得“我学医是中国人出的钱,我要为中国人治病”,于是回国,在中山大学医学院当内科教授,兼任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院长。

33岁,日军连续空袭轰炸了十天,他常常带队前往灾区救援。同年,广州沦陷,他先去了广宁建立伤兵医院,然后去了昆明,在云南大学当教授和医学院院长,同时自己也开医院。据说他跟广州的地下党负责人是朋友,自己掏过钱从国外买药送去延安。

42岁,抗战结束,回广州开医院。

44岁,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

46岁,公私合营。当年的广州地下党负责人已经是广州市长,邀请他去当市立医院的院长。后来市立医院合并,他捐资旧人民币一亿元、小汽车一部和自己医院全部设备创建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任院长和内科主任。他自己掏钱买了院里第一台进口X光机、第一台救护车,还托人从法国买了一台新式能屈胃镜,又从国外带回来检验和病理需要的电子显微镜。

49岁,开始当官,但依然是医院院长。据说他当院长的工资不是拿去补助困难职工,就是拿去饭堂给全院职工改善伙食。他会跟护士一起清洁病房,还会叫大家做完以后一起去喝茶。

53岁,觉得医学相关人才实在太少,提议成立广州医学院,市长同意之后,他自己出钱出力,从筹建到第一批学生报到只用了三个月。学校的选址就在他医院的马路对面。
同年,为了治水,政府发动市民义务劳动,把学校西边的一个水塘挖成了人工湖,取附近流花古桥的名字,命名为“流花湖”。

54岁,担任广州医学院院长。

58岁,带队回老家医院考察,给县里医院提了些建议,把一个急需开刀而条件不足的病人带到地区医院,主持了8个小时的手术。

61岁,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他被红卫兵揪斗,抄家,近百万字的《内科学》草稿被毁于一旦。
同年八月,他自沉于广州医学院旁的流花湖。但后世有些资料会说他是“因病逝世”的。

他叫姚碧澄。

WTA的声明措辞很强硬: “Unless China takes the steps we have asked for, we cannot put our players and staff at risk by holding events in China.”
这个“risk”指出得太精准了。他们清晰地认识到在中国这个环境下,彭帅如果不能得到公义,那每一个去往中国的人和每一个在中国生活的人,也都不可能得到公义。WTA在中国举办活动的话,就会将全世界的运动员、工作人员置于这个不公义的风险当中。
一个国家的体制如果是保护性侵者的,那这个国家就没有人是安全的,去这个国家也是不安全的。
在唯利是图的大环境下,WTA对有钱有资源的性侵大国如此强硬,证明了这种事情完全可以做到。人身安全是钱买不来的,只有自由、透明、民主的体制才能保护每一个人。

声明不长,建议全文阅读:
wtatennis.com/news/2384758/ste

显示更早内容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我们相信由社会组织运营基本通讯软件和设施是必要的,它们不应被控制在大型企业和政府手中。在这里,你可以自由地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任何热情、友好、乐于分享的朋友们加入。请遵循互相尊重的原则,并遵守《O3O主题或发言规则》。请参阅《长毛象中文用户使用文档》了解如何使用长毛象。本实例的运营管理均位于加拿大🇨🇦。欢迎有能力的朋友捐助本站

Join EF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