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我几年前看到一篇文章,说“发奖金的艺术”,写这样的文章的人都是心地不大善良的人。所以我一再讲:一个作家也好,一个学者也好,一定要让自己站在弱势群体的一边,一定要站在人民的一边。站在老板的一边,帮他出主意,这是很下流的人干的事情。 商鞅讲是是不是这个意思啊?“贫则重赏”。你一个单位平时一个月的工资就是一万元钱,年终的时候给你发一万无钱的奖金,你没有什么感觉的。如果你平时一个月也就一千钱,年终突然给你发一万元钱奖金,你是什么感觉?不一样了吧?同是一万元钱,感觉不一样。商鞅这个家伙真是阴险,他很懂心理学。他平时把你搞得很穷,给你发一百元钱,然后年终给你一千元钱,你激动得不得了,这就叫作“贫则重赏”。然后你天天想着国家的爵位,天天想着讨好那些做官的,天天想着把国家的奖赏拿到手,你的心思是不是全在他那儿了?你的思想是不是被他控制了?很厉害啊。商鞅是绝顶聪明的人,可惜的,他又是太坏的人。一个人特别聪明如果又特别坏,那就很糟糕了。

显示全部对话

除了有形的资产之外,无形的资产,他也要把你去除。比如他在《算地》这篇文章里讲到有这么一些人,比如说“谈说之士资在于口”。每个人都有他的资本,你有钱是资本,那我有无形的资本啊。谈说之士,他的资本就是口。那我今天来给大家作讲座,我的资本就是这张嘴巴。那我有这个资本,比如说你国家不给我发工资也没问题,我到处讲演也能挣点钱。那商鞅说:行。我就把你嘴封起来。“处士之资在于意”,有些思想家,他的资本是什么呢?是因为他有思想,也要控制他的思想。“勇士资在于气”,他很勇敢,他有勇气。好,也得把他勇气消灭掉。“。“技艺之士资在于手”,你说我什么都没有了,我学一门手艺行吧?学补皮鞋,在大街上整天给人补皮鞋,我也能活,我不要从你的体制里拿钱。你有手艺吗?好的,把你的手砍掉。你所有的你个人所能依附的全部给你破坏掉,然后你想活,你只有一个渠道,从他体制里面去拿那一份他给你的。所以剥夺个人的资本,不光是有形的物质资本,也包括你所有的赖以生存的技能、思想、学问等等,全部给你剥夺得一干二净。你想活着吗?去吧,到那儿登记去。然后让他给你分配几亩地,你去种去吧!打仗的时候你打仗去吧!这是第三点。

显示全部对话

商鞅的这样一种剥夺个人资产、剥夺个人资本造成无恒产无恒心的社会,然后让人民道德普遍滑坡,道德上变得很下流。你看他讲的那些话:“治国能令贫者富,富者贫,则国多力,多力则王。”(《去强》)他就要这么折腾你,让贫的人富起来,让富的人穷下去,然后这个人富起来怎么样?再让他贫下去,就要反复折腾。为什么你知道吗?反复折腾的结果,就让你没有安全感。一个国家的老百姓没有安全感,他就没有一个定性,就没有固定的品德,就没有恒心。你没有安全感,就老要找一个外在的强权,你去依附他。没有安全感怎么办?那就有依附感。所以有人研究过狗为什么那么忠诚?是因为狗是最没有安全感的动物,所以它特别忠诚。

显示全部对话

我们来看看商鞅是怎么讲的,恰恰相反,我们讲了愚民、弱民,现在还要讲“贫民”,就要让你人民什么都没有,一无所有,然后好控制,你不听我的话没饭吃。先让你没饭吃,然后你想吃饭吗?好,听我的,听我一次给你发一点。吃完了还要听我的,再给你发一点。然后他就导致整个的人民,所有的人民道德上的堕落。所以我们刚刚讲到了:愚民,让你愚昧;弱民,让你没有能力;贫民,又导致你道德上的堕落,人格上的下流。所以你不要以为专制统治下的国民会强大,不可能强大。美国的黑人领袖马丁.路德.金,大家都知道的,他讲过一段很好的话。他说:国家的强大不在于武力的强大,不在于国家的公共设施有多强大,也不在于国家的经济有多发达。国家的强大在于公民自身,我们的公民是否很强大。这话真是讲的非常好。

显示全部对话

我们讲第三点——剥夺个人资本,造成一个无恒产,无恒心的社会。孟子有一次和齐宣王谈话的时候,他讲到一个王者治理天下,一定要让人民有恒产,要“上可以事父母,下可以育子女”。一个人,像我们现在的中年人,国家给我们定的工资标准是什么呢?你拿这个工资,对上,能养活父母亲;对下,可以把子女抚养大。孟子说:一个想称王天下的人,一定要在这个基础上制定人民收入的标准,要保证这样的收入标准。为什么要有这样的收入标准?孟子说:人一般都是这样,有恒产的人有恒心,无恒产的无恒心。有一个固定的收入,有一个基本的生活保障,可以让你不堕落。什么叫恒心?就是保留着善良的本性,不要天天想着歪门邪道,不要想着坑蒙拐骗。有时候想小偷,他可能真是被生活所迫,实在是没有办法。所以孔子也好,孟子也好,他们经常的,他们在解释犯罪的时候,我觉得儒家在这个地方做得很可敬,孔子和孟子解释犯罪的时候,他不认为犯罪是由于这个人很坏,他会认为是社会原因所导致,是由于国家让人民没有基本生活保障,然后他不得不去犯罪。所以孟子跟齐宣王讲,你要让人民有恒心,让人民保持自己的道德不堕落,在一定的道德水平上,然后能够向善。你必须给他恒产,有基本的生活保障。

显示全部对话

还有一种更为不可思议的,就是以奸民来统治良民,就是以奸驭良。在一个地方里面,比如在一个乡村里面,你选什么样的人来做乡长,选什么样的人来做村长呢?商鞅给专制君主出主意,你要选流氓出来,选恶棍出来,让这样的人去统治那些善良的老百姓,天下、国家就强大了。这可是他的原话,我可不是胡说的,你看下面的引文《去强》里面:“国以善民治奸民者,必乱,至削;国以奸民治善民者,必治,至强。”(《去强》)你一个国家如果让善民去治那些奸民,你把善民选拔出来,让他当官,让他当乡长,去治理那些奸民,那国家肯定会乱的,国家一定会削弱的。所以最好的办法是什么呢?“国以奸民治善民者,必治,至强。”让奸民去治善良的民,他认为这样的国家一定能治理好,国家一定会强大。

显示全部对话

国家的人民里面,总有比较强悍的比较弱小的。这个强悍和弱小有两个层次的,一个是体格上的,你个子长得高,你体格比较魁梧,你体力比较壮,这是一种人。这种人到战场上打仗当然是好士兵,你为国家种田也很好。但是平时你如果跟国家作对,这样的人就很危险。这是一种强民。还有一种强民是什么呢?有思想的人,有知识的人,有文化的人,有见解的人。这样都属于强民。国家要强大,这样的强民必须要消灭。然后他提出来这样一句话:“以强去强者弱,以弱去强者强。”(《去强》)这句话在《商君书》的两篇文章里面一字不差地出现了两次。它应该说是商鞅很得意的一个政治格言。翻译一下,用一部分的强民去消灭另一部分强民,国家不能强大。只有用弱小的人民去消灭所有的强民,国家才能够强大。为什么是这样呢?我们来看一看,商鞅在这里说的倒是很有逻辑性。你用一部分强民去消灭了另一部分强民,存下来的怎么样?还是强民。你国家面对的还是那些强民,民强了国就弱了嘛。他前面不是有了那个前提了吗?所以他要让所有的弱民起来去消灭所有的强民,结果剩下的就全部都是弱民。这些弱民没思想的、没文化的、没知识的、愚昧的,这样的人国家就好控制他了。

显示全部对话

商鞅呢,我觉得他就是中国的专制政治的最黑暗的核心。《商君书》是中国的传统的专制政治的最黑暗的核心,是中国古代专制君主秘不示人的他们的统治的秘诀。 我们现在把这个秘诀给打开让大家来看一看,里面到底有多少黑暗的东西,有五个,一个就是以弱去强,以奸驭良,实行流氓政治,小人政治。我们下面一个一个讲。第二个就是壹教,实行思想统治。第三个就是剥夺私有资产,造成一个无恒产、无恒心的社会。我们知道剥夺私有资产,实际上就是剥夺个人自由的条件。第四个就是辱民、贫民、弱民。侮辱人民,让人民变得很贫困,让人民变得很愚弱,然后这样有利于统治。最后,如果前面的四种手段被告下来以后,还有一些人民比较强大的话,怎么办?杀!

鲍鹏山评《商君书》 douban.com/group/topic/6851593

Vector 转嘟

以制造障碍为导向的设计
Design to make things more inaccessible not just for people with disabilities, but also for people without it

#accessibility #国人数字生活观察
QT: [bgme.me/@mwBanquoWitch/1039630]

显示全部对话

之前听说Mastodon主站关闭注册时还有点遗憾,今天却发现Mastodon.social又开放注册了,于是我立刻注册了一个新号:mastodon.social/@Vectorfield

我个人主义倾向从小就很强烈,体现在对动物的偏好上,就是不喜欢蜜蜂和蚂蚁 。虽然书上经常歌颂它们的勤劳和无私,但是在我看来它们就是被奴役的对象。

Vector 转嘟

给使用国内邮箱注册谷歌,推特,长毛象等网站朋友们一个建议
把这些邮箱统统解绑换成国外邮箱,Outlook也好,Gmail也好,总之不是国内的就好。

Vector 转嘟

剛剛在微博上面搜索mastodon關鍵字,結果就看見有眼熟ID的象友
把牆內外的身份關聯起來真的非!常!不!安!全!啊!大家 :0170: :0170: :0170:

Vector 转嘟

新来长毛象的旁友⬇️:
❗长毛象的内容不要带id转到国内任何社交媒体,包括微信🚫
❗长毛象的内容不要带id转到国内任何社交媒体,包括微信🚫
❗长毛象的内容不要带id转到国内任何社交媒体,包括微信🚫

“共产党对人,只有 “敌” “我”,跟他们跑的,他们可以承纳,不跟他们跑的, 他们一律敌视。一切都以实际利害为出发,不存任何人情与友谊。要捧一个人,集体地捧他起来,要攻击一个人,集体地把 他打了下去。公平的反面就是极端,共产党的极端作风,实在大大地限制了他获得同情的范围,亦即减少他获得成功的速度;梁漱淏先生的摆脱现实政治和张君肋先生的脱离民盟,也多少与共产党这种极端作风有关。老实说,我们现在争取自由,在国民党统治下,这个“自由“还是一个“多" "少“的 问题,假如共产党执政了,这个“自由”就变成了一个“有“ “无“的问题了。”—— 储安平《中国政局》

“中国今日需要努力者,即是要大家来推动,使这个国家进入于法治境界。要讲法治,即须尽量使制度法律化,人迁就制度,不要制度迁就人,不要因人立制,不要因人授权。”—— 储安平《国大评论》

显示全部对话

“老实说,宪法不宪法,共产党并无太大的兴趣,共产党真正的兴趣,还是在军队和地盘两者之上。”—— 储安平《中国政局》

“坦白言之,今日共产党大唱其“民主“,要 知共产党在基本精神上,实在是一个反民主的政党。就统治精神上说,共产党和法西斯党本无任何区别,两者都企图透过严厉的组织以强制人民的意志。在今日中国的政争中,共产党高喊“民主",无非要鼓励大家起来反对国民党的“党主”,但就共产党的真精神言,共产党所主张的也是“党主“而决非 “民主“。要知提倡民主政治有一个根本的前提,而且这个前 提一点折扣都打不得,就是必须承认人民的意志自由(即通常 所称的思想自由);惟有人人能得到了意志上的自由,才能自由表达其意志,才能真正贯彻民主的梢神。假如只有相信共产主义的人才有言论自由,那还谈什么思想自由言论自由?同时,要实行民主政治,必得有一种公道的精神。所谓公道的精神,一是好的说他好,不好的说他不好,二是我固然可以相信 我所相信的,但我也尊重你可以相信你所相信的。”—— 储安平《中国政局》

显示全部对话

“我不相信在共产党的统治下,人民能获得思想及言论等等基本自由,能实行真 正的民主。凡是在一个讲究“统制“,讲究“一致”的政党的 统治下,人民是不会有真正的自由,因之也不会有真正的民主 的。人类思想各殊,实为一种自然的人性,假如任何政党想使 在他统治下的人民,在思想上变成同一种典型,这实违反人性 而为绝不可能之事。而人民之有无思想言论之自由,又为一个 国家或一个社会之有无“民主“的前提。因为假如一个人没有思想自由、言论自由,则他何能自由表示其意见。假如人民不 能自由表达其意见,则这个国家或这个社会,又何能实行民主?”——储安平《共产党与民主自由》

“就我个人言,共产党今日虽然大呼民主,大呼自由,而共产党 本身固不是一个能够承认人民有思想自由言论自由的政党,同时共产党所谓的民主,是“共产党民主",而不是我们所要求 的“人人可以和平地,出乎本愿,不受任何外力干涉,而自由表示其意见“的民主。 “共产党民主”与“人人可以和平地, 出乎本愿,不受任何外力干涉,而自由表示其意见“的民主, 固为截然两事,两者之间实有极大的距离。”——储安平《共产党与民主自由》

显示全部对话

“唯有承认人民思想及言论的自由,始能真正实现民主的政治,然则吾人以此事衡量共产党,则共产党是否能容许今日生活在共产党统治区域中的人民有批评共产主义或反对共产党的自由?假如容许,则何以我们从来没有看到在共产党区域中出版的报纸有任何反对共产党或批评共产党的言论,或在共产党区域中有何可以一般自由发表意见的刊物?”——储安平《共产党与民主自由》

“老实说,我们现在争取自由,在国民党统治下,这个“自由”还是一个“多”“少”的问题,假如共产党执政了,这个“自由”就变成一个“有”“无”的问题了。”——储安平《中国的政局》

“我们历观中国最近二十余年的历史,深感过去中国政治上的人物对于党争的兴趣太浓厚,排除异己,不择手段,一切施政,常以私党的利益为首要,对于真正有关民生的建国大业,大都缺乏兴趣,缺乏热忱。政治上这种人一多,国家即易陷入乱境,而不易纳于治途。因为政治不清明, 社会无是非,秩序不安定,民生不改善,而却希望这个国家稳定,是诚难乎其难。所以就今后中国治乱而论,应当鼓励一切对于党争兴趣淡薄的人,出而参政,尽量减少磨擦的空气,多从事改善民生的工作。”——储安平《中国未来局面中的一个安定因素》

看起来近期新用户的迁入可能只是巧合?

(不过回复我的大都不是新用户)

所以我依然很疑惑。

显示全部对话
显示更多
O3O

欢迎来到o3o!在这里,你可以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任何热情、友好、乐于分享的朋友们加入。请遵循互相尊重的原则,并遵守《O3O主题或发言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