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iella 转嘟

“最后一代”引发的女权相关的讨论让我想起这个👇

【科普】【什么是交叉性】
交叉性 / 多元交织性是一个用于理解由多个个人身份的组合所引起的歧视、压迫和特权的理论框架。
来自tg频道:推特翻译
t.me/twitter_translate/11677

Uriella 转嘟

@shiorireads
我在bookwyrm上弄了个queer书单,欢迎来看⬇️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么分享的

bookwyrm.social/list/400

(当然是福柯巴特勒最好看!逃)

Uriella 转嘟

@board @runrunrun
请教一下各位茸友:
大概就是想请教一下,如果想出国,最终目标是定居国外(最好能把母亲带走)的话,有没有什么不用重新从本科开始读起的办法吗?
国内读的法学,不是好院校,然后现在做法律工作大概做了5年的样子,不是律师和法务,是出了国之后完全没有用的职位。
我现在语言并不过关,除了英语也没学别的二外。预备今年年底考雅思考到均分7-8,对学习能力还是有自信的。家庭能提供最多30W的经济支持,没有再多了。我也会持续检索各种信息,只是想在语言暂时还不过关的时候也听听朋友们的看法,麻烦大家了,谢谢。

Uriella 转嘟

叠 观察朝鲜人现状产生的危机意识 

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但也只是胡乱猜测。
之前其实对朝鲜没什么了解,只知道它是在中国旁边的另一个极权政府,过去嘲讽的时候也喜欢带上朝鲜一起说。
刚刚看了几段视频,脱北人说虽然朝鲜人穷,但他们很多人很开心乐观。并且他们邻里之间都认识,摸清底细没有什么社交距离。
我有些疑惑,后来想想,这是自然的。在这种地方除了金家是不可能有人能实现个人梦想的,也就没有了理想和现实的撕扯,单纯只为了生存下来。这对应中国的赵家人体制人以外都没前途是一样的。
越看越不对劲,这不就是很多中国人怀念的毛泽东时期吗?虽然穷,但人际关系”简单朴素“。
但其实不是,我可以理解这是接近动物原始的部落生活吗,它的朴素不是北欧人自由选择的极简朴素,而用”原始“来形容更贴切。
埋藏在这种看似”朴素简单“的生活下是人人自危,人人为了生存会毫不犹豫地举报别人。这些禁令除了由政府和军队高压执行枪决,群众必须观看公开处刑的杀鸡儆猴带来恐惧,同时把举报和审查文化深植群众,通过群众自身来维护极权。
即:虽然群众彼此认识,但一旦有人越过政府规定的红线就会立马举报,因为这对他们来说是最高准则和道德。这不就是现在的中国吗?
而我的不好预感起始于上海新上任的去朝鲜留过学的那个官,听说习近平很重用它。并且往前看几任,习近平是最”朴素原始“,最接近毛泽东,没有留学和接触西方知识的领导人。
而这种闭塞,拒绝现代文明的视角是绝对不会改变的,并且它有一套自己的逻辑,能够自洽。
火现在是还没大面积烧到我身上,但之前看到一句话说得很对,当你已经产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是世界末日“这样的想法的时候,你已经身处末日而不自知了。

Don’t forget.
牢记历史,尤其要记得我们曾多么痛苦地在黑暗里匍匐,又是怎么一步一步趟出泥坑的。不要回去。

PKU在简中一夜失去中文名makes it great again😄
我说真的,看到一边为觉醒年代热泪盈眶一边为封控、删帖、炸号找理由的缝合怪特别别扭,简中进步左翼至少一半不过是暂时坐稳的奴隶。永远感动,永远热泪盈眶,永远和高墙站在一起,永远傻逼。

Uriella 转嘟

总结本届领导层的施政要点:第一,把制造业作为经济发展的重点,同时阻塞国内物流和国际物流;第二,把促进人口生育作为基本国策,同时提高房价、打压女权、禁止教育培训;第三,拼命捍卫世界工厂的贸易地位,同时与主要国家打贸易战;第四,政治体制改革层面的政绩是“全过程民主”,同时修宪取消元首连任上限;第五,取消几百上千项冗余的行政证明和行政审批,同时让普通人出小区、坐公交、团购物资都要证明都要审批;第六,努力创造一切条件让被困国外的中国女高管回国,同时努力创造一切条件防止被困国外的其他中国人回国;第七,全面落实了“爱国者”治港、严防港独,同时以99%的“得票率”推了一个刚当选就说香港是国家的男人上来当特首;第八,天天鼓励全民创业和科技创新,同时消灭整个Web3产业集群。感受一下,一种不屈从于热力学第二定律的战略定力,一种左脚踩右脚就可以飞上月球的战略自信。

Uriella 转嘟

說北大這次學生運動「比不上六四」繼而嗤之以鼻的人是不是顛倒了因果關係。
因為這一代人生活在比八十年代更閉塞的信息環境,因為這一代人沒有公民教育,因為現在的政府更為嚴苛;所以學生們沒有反抗經驗、更難聯合起來。所以這種反抗十分難得可貴。

Uriella 转嘟
Uriella 转嘟

真的好贱啊。
节目Remix了黄伟文的《欢乐今宵》但是作词一栏只写了《高山低谷》陈咏谦。
我就说做什么港乐节目能绕开黄伟文和梁伟文,果然是足够不要脸就行哈哈。我能理解人人都要吃饭要生存,但fa曾经被两个伟文引为挚友,在参加这个节目的录制中有没有一首歌让你惭愧、让你想念过?

晚上散步听见两个两个同学在聊天,男生说:“我觉得现在就是在叠加泡沫,一切都是虚的,学校、学历、我没用的作业和轮来轮去的核酸。哪怕都是泡沫我也觉得好重,我哪一天可能就要被压破了。”
他女友在旁:“比起被核酸轮,我情愿你和我被人轮了至少有点快感不是!”
我深表赞同。

Uriella 转嘟

昨晚登陸豆瓣小號收到豆友私信來問長毛象帳號,就回覆建議對方給號,我在這邊找。剛才發現她在已被我實例級屏蔽的小森林。雖然不認識,但我還是信任這位豆友的。前因後果如轉存的象友@Linda聲明個人進行實例級屏蔽的嘟文如下:

①小森林整个域
(@hello.2heng.xin)
因为说是会必要时配合警察

②蜂蜜熊整个域
(@beebear.party)
因为会“举报” “反动等危险言论”
且存在煽动和拉清单行为
如果这个站长有新的域也会屏蔽

③dragon-fly整个域
(@dragon-fly.club)
因须遵守中国法律、“网络不是法外之地”

Uriella 转嘟

毛象冲浪安全小贴士 

翻墙
1.选择付费、比较靠谱的VPN,如避开可微信支付宝付费的,如果有条件的话可以尝试自己搭。
2.避雷:10beasts.net/china-fanqiang-tools-blacklist
3.自搭:github.com/Alvin9999/new-pac.w

毛象注册
1.用墙外的邮箱注册,避免163、126、qq等国内邮箱注册。
2.昵称ID尽量不与墙内平台(微博豆瓣lofter等)相同。
3.选择站长和服务器都在海外的实例,注意看站规。
4.屏蔽服务器在大陆的实例,有前科的比如殆知阁和熊豆:
mao.mastodonhub.com
beebear.party
saibo.world
5.目前开放人比较多的实例
o3o.ca
wxw.moe
g0v.social
go5.dev
mastodon.online
mstdn.social
1234.as
me.ns.ci
alive.bar
biplus.date
social.datalabour
pawoo.net
m.cmx.im
slashine.onl
需邀请码
bgme.me
nofan.xyz
utopia.cool
pullopen.xyz
donotban.com

发嘟
1.尽量避免透露真实地点、姓名、学校、工作、正脸照、常用邮箱、手机号、微信号。
2.长文打cw,敏感嘟文可发仅关注可见或自己可见。
3.截图截掉头像,会暴露手机型号的信息,马赛克涂改避免使用苹果的涂鸦功能。
4.利用设置的“禁止搜索引擎建立索引”(殆知阁抓取复制pawoo用户账号就和这个有关)、“隐藏你的社交网络”。
5.贴链接时手动删去链接里含有id信息的后缀,或用油猴脚本和urlbot洗干净。
greasyfork.org/scripts/373270​
dmscode.github.io/Link-cleaner
bgme.me/@url/10774346600106757
6.开启关注审核,拒绝没有嘟文的三无账号关注申请。

迁移
嘟文导出销号后原来的内容可以保存在硬盘里,但原来的嘟文不能随新账号迁移,迁移需谨慎。

反诈中心、MIUI13、华为鸿蒙这些就不用说了。

最后:仅是建议,具体看个人,大部分做法防君子不防小人,目前防止嘟文内容截图外传也没有特别好的方法,像设置长昵称或在昵称和嘟文内容里添加一贴图就炸号被屏蔽的内容(如习近平、8964、光复香港、轮子等)这些做法,其实视奸举报的人要真有心也自有他们的办法,所以指责被截图的人是很不合理的,就像指责女性“你为什么穿得这么暴露”一样。
但也不必太过紧张,对普通公民普遍的言论监控的成本很高,主要忌惮的是stalker和举报互查拉名单的人,这种人无论哪里都有,如果一味退让只会让他们变本加厉,拉黑、屏蔽、投诉、联系站长屏蔽、建多个魂器,本来离开墙内平台就是为了能够避免言论审查自由发言,但如今社交环境如此,我们只能自己衡量安全和自由的轻重,所能倚仗的自我保护和“我和我说的话并不重要,也许没人会搞我”这种侥幸心理。可悲的是只要政治环境不变,这种情况只会越变越坏,在这种环境里发声的人是勇敢的,大家都是成年人(或者心智已经足够成熟),应该都能明白这一点。保护好自己这句话我已经听得够多,不管作为女性还是作为墙内人,说实话很多时候只觉得愤怒疲倦,凭什么退让的总是我们,被举报背刺的情况就好比走在路上被人捅了一刀,这可能发生吗,至少在你国可能性不为零,但大家会因为这个可能性不出门吗,不可能。在没有人可以保护我们的情况下,我们只能畏缩一点,窝囊一点,谨慎一点,在自由的那一天来临之前保护好自己。

深深浅浅的红色都是未出世的女孩的血。
江山娇,你有姐妹吗?这是你的血吗?你会哭吗?这张图看起来就像一片卫生巾,提醒我她和我共存在我的身体里,时时常相见。

我将终于习惯这一切吗?我将终于在苦中咂摸出甜吗?我将把这种苦痛变成经验再居高临下地教授给我的子女吗?我会不会自傲于苟延残喘,在我的孩子诉苦时傲慢地说:你坚强一点,我年轻的时候可是经历过xxxxx呢! 我会成为这样带来痛苦的他人之地狱吗?
比起目前的种种,更恐怖的是我无法想象我的未来。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在肮脏中保持自己还干净不受污染,抑或真到那一天我将消逝于天亮前刻?
我必须消逝于天亮前刻,黑暗中人可以自欺污秽是正常的,光亮却会明明白白提醒我我失去了什么。

在推上看到一篇很有意思的分析(同时很让人心灰),伊说如果目前我们不能理解的种种魔幻只是把未来终将发生的事情提前了呢?如果目前的不是例外状态而是未来的常态呢?如果目前的种种只是一个脱敏过程、如果时间拉长到十年,是不是大家就会和目前不能接受的事情和解了?就像那过去的十年,一开始怎么都坚持不下去的人后来也能把被批斗、被抄家、被下放当作是家常便饭了。
我看到这里才是真的心如槁木。和友人说我还年轻,我总能捱到新天地。但看看家里长辈又觉得自己还是太天真,谁说人一生只会经历一次看不到光亮的天黑呢?换个人难道就能真的不一样,还是说大机器里随便哪个螺丝拧在那个位置,齿轮都一样在走⚙️

Uriella 转嘟

我觉得阻止人们联合起来的,正是对他人的一种普遍的敌意。之前也说过,中国人接受的政治是一种教人如何去恨的政治,毫无建构性可言。于是我们怀疑他人的动机,质疑他人的目的,没有想过如何形成共同体,只是不断地把异己排出去。这样的人是无法通过结社获得力量的,极权政治真的已经把我们彻底原子化,如一片散沙

Uriella 转嘟

看到感叹纯文科不好润且不想硬转码的朋友我就很想劝说!了解一下digital humanities(数字人文)吧!
因为真的非常非常非常有趣!!我能够想到一个例子是欧盟在搞的Time Machine项目,我当年看到官网的时候是真的非常激动+感动……
而且做项目的过程中能学到很实用的东西(比如数据库啊网页设计之类)总之也许大概可能是给不想硬转码的朋友一个思路(润这方面具体我不了解,但它真的很有趣……

显示更早内容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这是一个泛话题社区,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你都可以自由地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本社区由加拿大O3O.CA运营,我们相信由社会组织运营基本通讯软件和设施是必要的,它们不应被控制在大型企业和政府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