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置顶嘟文

允許我為你哭泣吧,以後夜夜我不能入睡。

置顶嘟文

反胃,惡心,每一天都被這個政府這個執政黨和國蝻惡心
決裂吧,出走吧
愿大家最終都能掙脫牢籠,徹底離開窪地

置顶嘟文

感谢嘟嘟让我有地方发疯
也感谢朋友们包容我发疯

置顶嘟文

说实话,在遇见我的老师之前
我就是一个所谓的“生在春风里,长在红旗下”的傻妞
深受红色教育荼毒二十年
被灌输的是爱党爱国,国家至上的思想
以至于我对于很多挂在嘴边的词语脱敏了,觉得天经地义
可哪有那么多天经地义?
不去审视自己的生活是因为你放弃运用自己的理智,不愿从自我导致的不成熟的状态中苏醒
而我愿意清醒而痛苦地活着

飞鸟 转嘟

是啊,「不就是去做個核酸」
你是要再抱多少的僥倖,再讓度多少的權利才能醒過來,意識到自己的生活正在不加節制地被摧毀

“还有第三条路吗?有,去反抗,去像哈维尔说的那样“活在真实中”,但代价呢?像一批批勇敢的人那样,进入真正的囚牢中。如果代价如此之大,就不能说这是给普通人可欲的选项,至少我做不到。

我其实很久都想不出为中国什么地方而自豪,每个我想过的答案我都觉得有太多可以批判的地方。后来我想出了一个:为这片土地上明知要付出巨大代价却依然前赴后继的反抗者而自豪,但这个政府一点也配不上ta们。”

——摘自网友文章《我们都在一辆车上》,贵阳转运大巴事件有感。

飞鸟 转嘟

“香港大學1名來自內地的博士研究生,在校園內搭訕同校女生時,不顧女生多次婉拒交流,強行拉扯對方的手,又尾隨女生上扶手電梯,並從後摸對方臀部。他否認非禮及普通襲擊罪後受審,今天(28日)在東區裁判法院被判罪成。被告的求情信中稱,他被定罪後很可能被革除學席,過去努力付諸流水。案件現押後至10月12日判刑,被告須還押等候索取社會服務令報告,但裁判官強調案情先涉暴力,繼而非禮,嚴重程度適宜判囚。

辯方求時指,被告自小成績優異,在內地攻讀本科及碩士後,獲取國家獎學金及來港讀博士。被告有學術成就,擁有23項專利,為光通訊領域作出很大貢獻。惟裁判官指出案情嚴重,適宜判囚。”hk.news.yahoo.com/於校園非禮女生罪成-港大

香港不是内地,性骚扰只有批评教育或者行政拘留5天。读书好有什么用,猴还是猴,去了文明社会就露原形了。

飞鸟 转嘟

联合国针对俄罗斯侵略乌克兰的投票,我们投了弃权票。 一个几百年一直被侵略的国家,居然投了弃权票。
外宅的野种,是真孝顺啊。
当别人歧视我得时候,我拿什么回复人家? 拿我的弃权票?还是拿我的口罩? 还是14亿人只有4个的自信?

飞鸟 转嘟

@fangshimin
·
4h
有人在机关大院门口贴反动文章,公安要忙着破案抓现行反革命了。

飞鸟 转嘟

英文里tail wagging the dog这个说法真是很有趣,本来应该是狗摇尾巴,现在变成尾巴摇狗,翻译成“本末倒置”、“因小失大”、“尾大不掉”、“以下犯上”都差点意思,主要是形容不出来那种狗里狗气的神韵。最典型的tail wagging the dog, 就是胡锡进说要“伴飞”佩洛西,结果没唬住,然后为了挽尊搞军演,导致日本升级导弹射程推动修宪等一系列后续。在狗的这个系统里,胡锡进算什么呢?尾巴都不算,顶多是根狗毛。但是这根狗毛,还真就引发了那么多连锁反应,导致现在王毅还得去救火。那,为什么尾巴能摇得动狗呢?因为很多东西具有“狗哨政治”(Dog-whistle politics)的意味,比如辱华,比如台独,比如民族大义,比如美帝亡我之心不死。狗哨不需要逻辑(正常人根本理解不了这是怎么个逻辑,就像人类听不见狗哨的声音一样),但是只要一吹,狗就会有反应,完全不用经过大脑。在简中舆论场里,存在太多这样的“狗哨”,能够绕过理性,直接激发你的生理反应(顺便说一句,这就是洗脑的终极境界)。所谓“万物皆可辱华”,就是因为有太多这样的狗哨,导致这个民族全身都是G点。自己觉得虽远必诛,在别人看来就是“尾巴摇狗”。

飞鸟 转嘟

“今年不会祝您幸福,因为它知道您的身体和精神正在经历重创。但它需要您保持必要的力量和清醒,去努力维持您自已的宁静与尊严。” ​​​
*惊了竟然被转起来了,这张图的拍摄者不是我,是在注销微博之前想自己存一些有意思的东西来着,图上有水印,来源在这里:weibo.com/5343069997/Jbh9zpcHG

飞鸟 转嘟

我想来鼓励一下时间线上的直男朋友们穿裙子,高跟鞋,化妆。

不是说你一定要每天都这么穿,也不是让你做违背自己意愿的事情,只是希望你们可以问一下自己“为什么不可以呢?”

男人穿裙子有很多好看的穿法,也不一定都是feminine的,各种款式裙子的搭配可以masculine也可以完全无性别化,裙子就只是裙子。

化妆也一样,上电视上舞台的男人基本上都会化妆这不是什么冷知识了,所以你为什么不可以呢?一双眼线、眼影、眉毛就会让人看起来非常不同。胡子搭配唇膏口红也有别样风情。

鞋子也是呀。带点跟的鞋子为什么男士不能穿呢?它可以改变你的姿态,帮你发觉自己不同的一面。

我想说的是,我鼓励所有人去探索一下二元性别构筑外面的世界,鼓励大家去拥抱自己的全部人性。是谁规定的男人不可以穿裙子不可以化妆不可以打扮的呢?这并不会让你失去半分的“男子气概”,相反只会让你对自己的性别和自我认同更加笃定。

勇于进行这种探索,也会邀请你多与自己家产生一些这样的对话:到底什么是“做一个男人“?到底“男子气概”的含义是什么?穿着裙子的我和穿着裤子的我到底有什么不同?所谓“男性身份”,在多少程度上是一种表演,又在多少程度上是一种选择的被剥夺?

每个顺直男此生都应该最起码去一次Pride,去观赏一次Drag show. 去不了现场也没关系,RuPaul’s Drag Race打开电脑就可以看,近几届也都有直男选手。

在被二元性别定义和拘束之前,每个人都应该是个人,是一个人类个体,仅此而已。没有什么事情是男人做得女人做不得的,同样也没有任何事情是女人做得男人做不得的。给自己一些机会去探索这些,可以让你轻易发现二元性别构筑的荒谬与局限之处。

当然我也同样鼓励所有女性朋友们也这么去做,探索性别角色与二元性别构筑的边界。但鉴于在目前的父权社会中,咱们女人去进行这种探索远比男人们来得容易得多,所面临的压力也更小一些,我想在这里先鼓励男性朋友们去试一试,给自己一个机会。

如果所在地的社会环境不够包容、会让你感到不安全,那也可以在自己家里试试呀。也可以在一些你信得过的真正好友们面前。最棒的当然就是能和自己的好朋友们一起尝试,一起分享交流体验,一起进行对于这些话题的探讨。

就是这样。希望每个象友都可以最起码尝试着从自己的性别身份中解放出来哪怕一天。💕

飞鸟 转嘟

你们看看这种生活吧:强者蛮横无礼,游手好闲,弱者愚昧无知,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到处是难以想象的贫穷,拥挤,堕落,酗酒,伪善,谎言……与此同时,每一个家庭和每一条街道却安安静静,人们心平气和。在城里五万居民中,没有一个人会大声疾呼,公开表示自己的愤慨。我们所看到的,是人们上市场采购食品,白天吃饭,夜里睡觉,他们说着自己的生活琐事,结婚,衰老,平静地把死去的亲人送到墓地。可是我们看不见那些受苦受难的人,听不见他们的声音,看不见在幕后发生的生活中的种种惨事。一切都安静而平和,提出抗议的只是不出声的统计数字:多少人发疯,多少桶白酒被喝光,多少儿童死于营养不良……这样的秩序显然是必需的;显然,幸福的人之所以感到幸福只是因为不幸的人们在默默地背负着自己的重担,一旦没有了这种沉默,一些人的幸福便不可想象。这是普遍的麻木不仁。真应当在每一个心满意足的幸福的人的门背后,站上一个人,拿着小锤子,经常敲门提醒他:世上还有不幸的人;不管他现在多么幸福,生活迟早会对他伸出利爪,灾难会降临--疾病,贫穷,种种损失。到那时谁也看不见他,听不见他,正如现在他看不见别人,听不见别人一样。可是,拿锤子的人是没有的,幸福的人照样过他的幸福生活,只有日常生活的小小烦恼才使他感到有点激动,就像微风吹拂杨树一样。一切都幸福圆满。 《醋栗》

飞鸟 转嘟

典型的囚徒困境。

如果整个社会全部100个人都奋起反抗,有60个人会死,30个人受伤,10个人幸存,最终共40个人自由。

如果整个社会100个人除了1个勇敢的人反抗、死亡,其他人默默忍受,那么除了可能有4个非常不幸的人遭遇极度不公甚至死亡;剩下的人中有93棵韭菜,承受不同程度的剥削压迫,任劳任怨,经常掉坑里再自己默默爬出来,打碎牙和血吞,辛苦忍受一辈子,搭配点好吃好喝旅游文艺聊以安慰人生;还有2个人往上爬成功得到一些特权,享受自由。

人不像蚂蚁,会算总账,断然放弃只有2个人自由的社会,为了40个人自由的社会勇往直前。

人是个体,考虑自己的利益,自己的家人,自己的财产。

人只会觉得5%的死亡概率要远远好于60%,“好死不如赖活着”。

这件事不高尚,但是本能。没什么好理直气壮的,但是事实。不值得炫耀,就是困境。

为什么别的国家的人勇敢抗争?可能因为他们的政权没这么邪恶,他们抗争的代价可能是死20,伤30,最后80个人获得自由。

天朝极端高压的年代太多太久了,不知道是否导致了国民奴性,但肯定是让对威权的恐惧深入人们骨髓。

飞鸟 转嘟

微博上看到的一个视频。一个21岁的江西姑娘,在送外卖。为啥?挣得多点,要养孩子。姑娘18岁“结婚”生孩子,19岁丈夫出车祸死了,婆婆拿了赔偿金把她们母女赶出来了,对,孙女不配他们养。娘家不帮她,因为反对她带着孩子。
姑娘全程微笑平淡的说21岁不吃苦,什么时候吃苦,为母则刚,要好好把女儿养大。
这不是力量,这是羞耻。一个社会一起努力把一个年轻姑娘推到泥坑里,看着她挣扎,拍手叫好,看她多努力啊!

飞鸟 转嘟

本日金句:中国防疫,主要的问题是“赢早了”。

飞鸟 转嘟

刚刚在推特跟了一圈伊朗女性的反头巾运动……简直…我倒吸凉气!太惨烈了!
已经有五位伊朗女性在此次对抗冲突中流血牺牲了……
她们只是不想要盖头,但是你们男人却拿走了她们的头。
即便如此,越来越多的伊朗女性并没因此感受到恐怖被吓退,而是疯狂投身到这场运动中,纷纷剪掉头发,烧了黑袍…甚至还有姑娘举起火把。

流血换来进步,反抗才有平等。还是之前说的那条,在任何国家女性抗争都是如此,机会不等人,权益也是。

想起数度入狱服刑的美国女权主义者,也是美国工人运动的代表“红焰”弗林(Flynn),她曾在纽约街头发表的著名演讲:“你所争取的胜利,要看你追求的是持久的还是短暂的,为了持久的胜利,我可以为之付出生命。”【前几年纽约下东区举行过复原弗林“《罢工真相》的演讲”的活动…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油管找来听】

弗林是一位爱尔兰裔美国人,这也是她“红焰”外号的由来缘由之一,还有一个缘由是她在女工群体里是最闪耀、最具革命精神的火焰。她不止是上世纪初全美工人运动三杰之一,也是全美上世纪知名的“叛逆女孩”流行文化元素的原型。

p1今日举着火把的伊朗女孩
p2昔日领导女工斗争的红焰弗林

飞鸟 转嘟
飞鸟 转嘟
飞鸟 转嘟
飞鸟 转嘟
飞鸟 转嘟

虽然名单不完整,只有前9个人,但里面已经有一家三口被“灭门”了。另外有意思的一点是,这一家三口中的母亲1996年出生,父亲1989年出生,孩子2011年出生,也就是说如果排除领养等非婚生可能,这位母亲诞下女儿时的年龄在15岁,属未成年,刚脱离“幼女”“儿童”等刑法概念仅1年,更没有达到法定结婚年龄

RT @[email protected]

中国速度,马上给你们一个胶带

🐦🔗: twitter.com/kokokneuc/status/1

这一切都基于爱 

我觉得最后一定是你,那么早一些与晚一些又有什么差别呢,早一些或许会让我的心更加安定一些?患得患失的心情得到抚慰?我的灵魂已经漂泊好些年了。而你,亲爱的,正是我的灵魂依归。只要能看见你,我就觉得满足。
最重要的是什么呢,我的宝贝。相较于形式上的一纸文书和仪式上的典礼,最重要的我们都知道,而我们正好都拥有,那就是对彼此的爱。一切都基于爱,正是有了爱,才衍生出对对方的信任和对彼此的责任,才有相互扶持和彼此陪伴,才有换个地方从头再来的勇气和一起开始新生活的决心。
可你是不是太爱我了啊宝贝?总是站在我的立场为我考虑,总是恨不得照顾到我的所有情绪,怕对我不公平,怕我感到委屈,怕我觉得在被绑架被胁迫,怕我是在压力之下做出的决定,怕我过早与你捆绑在一起将来会后悔。
可,爱我的人是我的爱人,如果连和爱人在一起也是一场绑架,那么,亲爱的,可不可以每一辈子都来绑一绑我啊?
遇见你之前,我从没想过要和任何人共度此生。遇见你之后,我从没想过要和别的人共度此生。

飞鸟 转嘟

三年来,真切地感受到,这片土地上的人和事沦落至此,只能怪我们自己。一代代人坐上这辆车,把生命和自由都交付他人,不敢站起来、不敢高声语,沉默着、等待着,希望这辆车能自动驶向平坦的光明大道,孰不知早已坠落。然而即便这样,我们也不敢打碎玻璃,从倾翻的车里逃出来。

显示更早内容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这是一个泛话题社区,无论你的兴趣是什么,你都可以自由地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 本社区由加拿大O3O.CA运营,我们相信由社会组织运营基本通讯软件和设施是必要的,它们不应被控制在大型企业和政府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