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铲力多年突然支棱了一下
铲了布修妙大三角乱搞
写得还挺长
高兴

2021年的感恩节过完了! 

我今天订购了亚米网上的零食和主食,整理了kindle library,了解完了每一个rpgmakermv ye什么系插件的用途,订购囤积了moleskine笔记本,囤积了贴纸和百乐笔芯,购买了《bobok》,整理了我的同人文和在毛象上收集的有用资源,玩了《血·肉·混凝土》,看了《花与爱丽丝杀人事件》,看了风花雪月cut1/4,和朋友聊天,认识了新的毛象朋友,清空了蛋白粉罐头,吃了很好吃的鳗鱼罐头,度过了有意义的一天

感想是把要做的事情列出来,就会像玩游戏一样,一个任务接着一个很快地做完,中间悬停的时间变少了

能列出要做事情的前提条件是正视自己把时间都花在哪里了,比如说我今天完全没有学也没有写作业,是因为我正视了我需要假期,玩耍,整理,总结和规划,这是特地划出来用来玩和想入非非的时间,一个坏的时间管理表是盲目地把不愿意做的事(学和工)塞满闲余,身体会自然而然抗拒,那计划就不奏效了

有计划地玩可以玩到更多,时间管理能让生活更快乐!

明天我要做:继续看风花雪月cut,给象友上绘画班,备下一次的课,做奶油蘑菇鸡肉意面,整理打扫房间洗盘子叠衣服

后天和大后天半休息半补作业

顺带,请大家随心推荐一下好看的漫画。我的漫画观看量极少,经常看到动画评论说此处原作漫画的表现力更强。我很好奇!

色色的可以。

※ 类型不限,我还没定性。我能(通过看漫画)成为什么样的人,就仰仗各位了。

请教象友,如果想要看漫画,用什么app或者网站比较好?日语韩语水平都有限,还是得看汉化的。

啊我每次看那种,说什么游戏和搞同人看小说让人忽略了现实生活,就感觉为什么不大大方方承认,现实生活就是没那么快乐呢?如果现实生活快乐谁会忽略……。这一切根本不是虚构世界的错而是把现实搞得这么让人不快乐的人的错。

作家 A 在写作的时候,要求家人将其关在狭窄的壁橱里,不完成当天的任务,不放出来。这是物理压迫。作家 B 只有感到自己被要求写作的时候才有灵感,于是她和好友签署了一个合同,每天定时把写的东西发给对方签到。这是意志力捆绑。作家 C 在长期辍笔之后,为了重拾写作习惯,在料理家务之余,每天只给自己 10 分钟的写作时间。这是心理限制。

从他们的写作经验来看,要把创意变成可持续的习惯,靠的不是创造条件,而是制造困难。兴趣会偏移,热爱会锐减,甚至习惯本身会变得麻木。如果你不是拥有宗教使命感的写作者,你需要给自己漫长的创造生涯树立一个恒定的对手。而屡试不爽的对手就是困难本身。为了克服困难而写作,或者更确切地说,为了克服自己设立的困难而写作,听上去颇有些荒诞意味。然而,期待自己日复一日地不重复、不间断地创造,本身就是无中生有式的荒诞。

在文档里有两千九百个字,发到ao3只有两千五百字?……(总算在更多详细设定出台(出台)之前把这篇密爸写完啦 :wb60: ✌️ 

Mithra第六次感到饥饿时,月亮依然高悬在空中。他以自己的身体状况来判断时间,往常当他第五次感到饥饿时,太阳就差不多要升起了。冬天来了,这个世界的夜晚变得更加漫长,太阳存在的时间也越来越短暂。
Mithra将尸体搬运到船上。尸体可以作为储粮,脂肪也能生火取暖。北国的资源极度匮乏,只有尸体取之不尽。Mithra搓了搓手,他穿得不多,尸体们的着装更加寒酸。他想一次性搬运多一点尸体,死之湖结冰之后无法航行,只能拖着尸体在冰面上走,工作会变得既辛苦又危险。
他扒下几具尸体的衣服套在自己身上,身体并未变得更加暖和但聊胜于无。他摸到一具尸体,衣服的材质明显有别于常见的布料,而且上面没有窟窿。他翻出这具尸体,在触摸到尸体的皮肤时,Mithra意识到这似乎是个活人。
/
Oz在夜晚强制使用魔法后昏睡的时间变得越来越长,能够发挥出来的魔力也在不断地减少。大灾厄的力量逐年增强,世界或许即将终结了,但对Oz来说,时间早已在as离开时凝固。他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他人的体温了,那些可以抚摸、拥抱的魔法使都在与大灾厄的战斗中一个接着一个地死去。Oz活了下来,他不再认为这是他足够强大的结果。这或许是大灾厄的仁慈,就连长时间的昏睡都像是一种恩赐。
然而,在这一次醒来时,有人正在紧紧地拥抱他。
/
“你肚子饿吗?”Mithra问Oz。
“不饿。”
“那我就不给你准备食物了。”
Mithra把尸体剁成肉块,屋子里尽是让人作呕的血腥味。人肉的滋味应该是非常糟糕的,Mithra将肉放进嘴里,几乎不咀嚼,只是直接吞下去。
“你没必要吃这些东西。魔法使不需要这么频繁地进食的。”Oz提醒他。Mithra并不给他回应。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了一个周。Mithra会主动发起对话,比如询问Oz是否感到饥饿或寒冷,但从不回应Oz。如果是在很久以前,很久很久很久以前,Oz绝对没有这样的耐心。而现在Oz会在Mithra皱着眉头咽下人肉时提醒他魔法使不需要进食,会在Mithra抱住自己时提醒他魔法使不会感到寒冷。Oz已经知道在大灾厄的作用下,Mithra无法入眠,而长时间睡不着觉或许导致了他记忆的缺失。又或者失忆是大灾厄另外给予他的新伤。Oz不确定。不过,在残酷的结果面前,过程没有任何意义。
“什么是魔法使?”Mithra终于在Oz又一次提醒他时问道。
“像我这样的就是魔法使。”
“你看起来和我没有什么区别。”
“我不会感到饥饿和寒冷。”
Mithra似乎把Oz当成一种会发热的抱枕。休息时总是喜欢从后面抱住Oz,箍得Oz动弹不得。“可是,尸体也不会感到饥饿和寒冷。”
“我当然不是尸体。”
Oz想施展一些小魔法。在他刚刚受伤时,他还能在夜晚使用一些简单的魔法。但现在他已经连最基础的魔法都无法使用了。
Mithra不再说话了。他睡不着,总是没有精神,Oz的话对他来说过于复杂。
/
死之湖已经结冰了。Mithra在湖面凿了一个洞用来钓鱼,但收成很糟糕,往往一整天都钓不上一只。户外非常寒冷,他想把Oz带出来取暖,Oz却总是在睡。
“这样烤会好一点吧。”Oz拿过Mithra手里的一串鱼并将两面均匀地烤熟。Mithra烤鱼会把两面都烤成焦炭。Mithra咬掉半截鱼,仔细咀嚼之后:“跟我烤的也没什么区别啊。”
“……”
Oz猜Mithra大概把自己的名字和使用魔法的方式全都忘得一干二净。保险起见,他完全不打算告诉Mithra这些知识。但现在他觉得告诉Mithra也没关系。
“你记得’arsim’这句咒语吗?”
“那是什么?”
“试试看吧。如果能记起来魔法的使用方式,生活会比现在方便。瞬间移动是你最擅长的魔法。”
“也就是说我可以立刻去到任何我想去的地方吗?”Mithra看着Oz,“可是现在不管哪里都一样吧。到处都是漆黑一片。”
“……那试着不用火把这只鱼烤成焦炭吧。”
Mithra对着鱼念出了咒语,鱼的状态没有发生明显变化。
“为什么不行?”
“谁知道。”Mithra满不在乎地吃掉剩下的半截鱼。
/
因为南国兄弟死了。Oz过了许久才反应过来。Mithra打破约定,失去了魔力。无法使用魔法,所以会感到饥饿和寒冷,而寿命在出生时就已经确定,不需要用魔力去维持,即使无法使用魔法寿命的长度也没有发生改变。
“还记得南国兄弟吗?”
Mithra想了一会儿,“没什么印象了。”

Rutile曾在一次战斗中受到重伤。所有人都在想办法,就连北国魔法使都安分了许多,大家都希望能帮上忙,Mithra却在这时攻击Oz。
“只要把你变成石头再让Rutile吃下去就没问题了。”
Mithra早已遍体鳞伤,但仍未停止攻击。
“够了。”Oz向来冷淡的语气中几乎有了一丝愠怒。“你只是想在彻底失去魔力之前打败我而已。”

Rutile在那一次重伤中活了下来。然而,最终还是死去了。所有人都离开了,只剩下Oz和Mithra。
最强的魔法使和仅次于最强的魔法使,总有一天他们也会离开吧。

Mithra把手伸进Oz的衣服里时,Oz问他:“你还记得自己的名字吗?”
“记得又怎样?不记得又怎样?”他俯视着Oz,“现在还有谁会叫我的名字?”
“Mithra。你的名字是Mithra。”
熊喜欢钻进雪洞中睡觉。这是一种本能。Oz想。不能让他纯粹地受本能驱使。他需要想起自己的名字,使他从本能的世界中脱离出来。
Mithra毫无技巧,仅凭蛮力凿进Oz的身体里。Oz背对着他,脸埋进枕头里,没有发出任何声响。最开始是剧烈的疼痛,而疼痛也是全新的感受。然后Oz感受到自己的骨骼——Mithra握住了他的髋骨;皮肤——Mithra咬住了他的肩膀;以及痉挛的肌肉,红肿的粘膜,扭曲的内脏。以及体液。
“Mithra...停……停下来。”
“哈啊……”
Oz需要想起Mithra的名字,使他们从本能的世界中脱离出来。
/
Oz的头发沾到了精液。Mithra凿碎冰层,打了一桶水。他将Oz的发尾放在水桶里清洗,Oz背对着他。
“可以剪掉。”
“洗掉就行了。”Mithra的动作算不上轻柔,总是拽到Oz的头皮。“而且你的头发很方便。”
“……你指什么?”
“从后面进去的时候可以抓着你的头发。”
“……”

被Mithra压制在床上时,Oz没有感受到情欲的氛围,心中只有可能会丧命的预感。因此,最后只是被进入了身体而不是被咬断了喉咙,反而让他松了一口气。Mithra喜欢扯他的头发,但力道并不大,远远比不上腹中的痛感。
“为什么……出血了。”Mithra问他。
“……是吗?”
Oz伸手摸了摸,指尖确实沾上了血迹。Mithra退出来,钻进了被窝里。
“要干什么……?”
Mithra没有回话。Oz几乎是不由自主地缩紧,手指伸到Mithra的头发里,手腕却使不上劲。
Mithra再抬起头时,鼻尖和嘴角都沾上了血。Oz手脚酸软,他想到撕开猎物的身体进食的野兽。Mithra俯下身拥抱他时,他也抱住他。血又蹭到Oz的耳后、发梢。

Mithra干脆将Oz的头发都洗了一遍。Oz清楚那并非出于感情。对于Mithra,Oz的头发或许算是一件工具。
“我可以自己洗。”Oz说道。
“过去的事情我都忘记了,只对一个人有一些模模糊糊的印象。”Mithra说,“那个人是长头发。”
是Chiletta吧,Oz心想。
“你的名字是什么?”
“……Oz。”
“是吗?哈哈。”Mithra笑了,“我完全不记得了。”
或许Mithra真的忘了,但假如Mithra仍然记得,并且只记得Oz,那么他大概也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记得的。Mithra清洗完毕,用手将头发从水中捞出,血水和精液在桶中散开。
/
魔法使变成石头就是死亡,但人类闭上了眼睛,如何判断他是睡着了还是死去了呢?
Oz俯下身子,长发散落在Mithra的身上。Mithra仍有呼吸,看来只是睡着了,或者是昏迷了。
天色依然昏暗,但月亮没有那么巨大了。Oz都快忘了黎明的景色。Mithra告诉过他太阳总是会在他第五次感到饥饿时升起。而这一次,在他第一百次感到饥饿时,月亮才终于有了衰弱的迹象。
他能使用弱小的魔法了,等太阳完全升起,他就能使用所有的魔法。他可以离开这里。
但是,要去哪里呢?
Oz拿过Mithra的碗,念诵咒语,手心里冒出一颗颗砂糖,砂糖与碗壁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Mithra的睡眠质量一向很糟,却也没有被这声音吵醒。

早上好,摸鱼人,工作再累,一定不要忘记摸鱼哦~
周三了,过去一半了,距离周六还有3天。
距离元旦假期还有38天。
距离春节假期还有68天。
距离清明假期还有130天。
距离劳动节假期还有157天。
距离端午假期还有191天。
距离中秋假期还有290天。
距离国庆假期还有311天。
有事没事起身去茶水间去厕所去廊道走走,别老在工位上坐着,钱是老板的,但命是自己的。

ebook3000.com好使
比起z-lib可以无限次下载
而且有一些后者没有的资源

原来半个青木瓜就可以切出两大碗沙拉,而且还是在木瓜丝切得很粗的情况下,如果用刨的感觉能做出两大盆,比去餐馆吃便宜多了。

#traderjoes 的辣酱和椰子酱油,加鱼露和糖,有柠檬就放柠檬汁,或者用醋代替一下,混合着番茄丁、萝卜丝拌匀,加点虾仁或虾米,最后来点花生和香菜啥的,特别饱腹,也不用开火。

#cooking

显示全部对话

#长毛象安利交换大会
主题:在不开超级会员的情况下绕开百度网盘的限速

-我用到的工具:chrome浏览器,爬爬梯,多线程下载器Internet Download Manager(以下简称IDM)

如果你没有IDM,请查看baiduyun.wiki/zh-cn/idm.html#

1.站上爬爬梯,在chrome 网上应用商店搜索Tampermonkey(油猴,一个脚本大超市,如图1所示),把它添加到扩展程序;
2.去Greasy Fork以“百度网盘”为关键词搜索脚本,有很多选择,我自己挑选了一个较为简洁不用关注公众号的脚本,安装该脚本;
3.打开网页版百度网盘,选择文件,点击下载助手中的API下载(每个脚本显示的界面不一样但大同小异)
4.点击直链唤起IDM,选择保存路径开始下载,百度网盘把我限速到了78kb/s,绕开限速之后我的下载速度是6mb-10mb/s :blobderpy:
如果此步骤你的IDM没有被唤起,请继续参考baiduyun.wiki/zh-cn/idm.html#

两件看似无关的事:
小红书刷到一位普通博主发帖说自己上了斯坦福也找不到实习,底下评论说美国人找工作也是家里给安排,普通学生十分艰难,愁云惨淡

和同系一位也要出国的同学聊天,同学爸妈都在电网系统内工作,如果她想,她毕业即可直接入职,大家听完后纷纷表示如果有这种好事自己就不考研/出国/考公了,羡慕这种一步到位的理想工作

感觉我周围的同龄人,除非家境非常好,否则都早已失去往上挣的力气,没人想卷,大家的想法都是找个不需要过分加班的工作,普普通通过日子,实在不行就回老家,不管是考研保研出国,都只是付出巨大成本去求一个平庸生活而已

周:男双性omega……???这什么,不要缝合了!!!
我:……听起来光是逼就有两个……

不过我读书总是这样的、看一阵子被什么事打断就想不起来继续看了,下次拿起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安慰自己就是说能还在看书就是好消息【

显示更早内容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我们相信由社会组织运营基本通讯软件和设施是必要的,它们不应被控制在大型企业和政府手中。在这里,你可以自由地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任何热情、友好、乐于分享的朋友们加入。请遵循互相尊重的原则,并遵守《O3O主题或发言规则》。请参阅《长毛象中文用户使用文档》了解如何使用长毛象。本实例的运营管理均位于加拿大🇨🇦。欢迎有能力的朋友捐助本站

Join EF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