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x is real'"是一句和“All lives matter”一样的狡猾的挂羊头卖狗肉的诡计。它们真正的意思和字面意思相差甚远。要研究它们,与其看字面意思,其实更要看它们在什么样的语境下被怎样使用。比如,all lives matter听上去很美好,但其实是用来否定black lives matter的,所以其实它真正的意思是:black lives do not matter as much as you claim.
类似地,大呼sex is real的人,喊出这句话的场合并不是有谁说了sex is not real,而更多是当一个跨性别者陈述自己的生理性别和性别认知不一样时。在这个情形下说出的sex is real,其实意思是:人没有自由选择一个和自己生理性别不同的性别认知。这当然是恐跨。

AS特质的那篇文章,这个机翻出的洒实在是太形象了…………完全随机洒向任何可能的人。

一位博主翻译的女性阿斯伯格一些可能的社会互动问题
weibo.com/5261687356/L0zlt3Aiv
(以前做量表自测出来有AS特质,一看感觉膝盖中了好多箭

这是下面这篇文章(女性参考清单/量表)的一部分翻译,该部分描述了女性阿斯伯格的一些可能的社会互动问题。
原文链接:
the-art-of-autism.com/females-

Section E: Social Interaction E部分:社会互动(社交问题)
√ 自己的朋友突然结束了友谊(阿斯伯格女性不理解其原因)或交朋友很困难
√ 过度分享倾向
√ 向陌生人泄露隐私细节
√ 在课堂上举手太多或不参与课堂互动
√ 年轻时说话时很少控制自己的冲动
·有时垄断整个谈话过程
√ 将谈话主题带回到自己身上
·有时给人的印象是自恋和控制欲强的(但并不确实自恋)
·*Shares in order to reach out 与其他人分享东西,目的在于拉近关系/建立联系
√ 通常听起来很急切(eager),过于热情,或者冷漠和不感兴趣
√ 将很多想法、主意和感觉藏在心中
·给人感觉好像在试图“正确地”交流
√ 痴迷于与某些人发展关系的潜在可能性,特别是对一段恋爱关系或可行的新友谊的兴趣
·对精确的眼神接触、语调、身体距离、身体姿态和肢体语言的规则感到困惑(非语言交流)
√ 经常感到谈话过程使人筋疲力尽/开展的对话使人筋疲力尽
√ *Questions the actions and behaviors of self and others, continually不断质疑猜想自己和他人的举动与行为(没错,我其实不太懂question的用法)
·感觉好像缺少某种对话"基因"或思想过滤器
·通过阅读和研究他人来训练自己的社会交往能力/在社交互动中自我训练(Trained self in social interactions)
√ 想象和练习自己在别人面前的行为方式
· 进入房间之前,在心中练习/排练自己将对他人说的话
·与他人交谈时难以过滤掉背景噪音
·心中有一个持续的对话(continuous dialogue),告诉自己在社交场合中应该说什么和怎么做
·幽默感有时看起来很古怪奇特、不恰当,或与他人不同
·小时候很难知道什么时候轮到自己说话
·Finds norms of conversation confusing觉得谈话的规范令人困惑
·觉得不成文的和没有说出来的规则很难掌握、记住和应用

“酒精是液体抑郁
咖啡是液体焦虑”
忘了这段话是在哪看到的了,但一直收藏在手机备忘录里

正遭受着一种,当你终于解除了自己曾以为一朝失利整个人生就会前途黯淡的思想钢印,下定决心比别人花更多的时间去寻找身为这个世界的生物理应拥有的生活与自由,却被告知明天就是世界末日,而你既没有钱买下诺亚方舟的船票,也没有能力救下身边的任何人,这样的精神拷问。

今天的男人是不是逻辑有问题的生物的困惑
同事一男的在闲聊的时候叨叨:现在中国对女性太优待了
一同事女:那你愿意在中国当女人吗
该男:如果我能保持我的体力优势脑力优势我愿意啊
路过发零食的虎鲸:国家对盲人太优待辣!那你愿意当盲人嘛?如果我保持我现在的视力我愿意啊!
同事女们:哈哈大笑,空气里充满快活的气息

微博上看到的,需要扫码才能使用的AED。只能想到一个词:不得好死

购物前脑子自动滚一遍:不买会造成严重生活困扰吗?(食物)对我的身体健康有损伤吗?(电器)使用频率高吗?使用后好维护吗?购买后多一笔额外的必要支出吗?有更廉价或者无需额外消费的替代方案吗?家里真的找不到可替代的产品了吗?我真的需要花这么多钱吗?钱好赚吗?这个钱本来可以用来买什么更必要的东西吗?有更环保的方式吗?北极熊都快灭绝了我依然又买了多一个东西真的可以吗?没有这个东西我会死吗?

效果立竿见影。从此和消费主义说拜拜。

橘子曾经问我:你是因为曾经是医学生,看过产房的实况,所以决定不要生小孩的吗?
我:那个时候其实我并没有觉醒,但是看见几十号产妇,下身赤条条地躺在冰冷的产床上待产时,我心里开始打鼓。那时候你会意识到原来女人不是人,她是母猪、母牛,是生育机器。在产房待了两周之后,你会明白女人的真实身份,行走的子宫。
到了后面,在社会上开始混日子之后,你会进一步发现,女人她根本不是人。当人们说人权的时候,说的是男人的人权,婴儿的人权,但是没有女人的人权。胚胎在女人肚子里都比女人有人权。
再进一步,你会发现这个世界是为男人设计的,适合男人身高的安全座椅。男人使用的防护服。就连钢琴,都没有女人的尺寸。
你知道吗?这个世界上的药物剂量都是为男人服务的,从未有药物考虑过女人的剂量,药物是不是会和女人的生理周期激素变化产生严重影响。
所以,你看,女人在这个世界上并不是人。
从我意识到这个真相开始,我便决定了我不生育。

当我看到舍金纳,我的眼睛里有碎金子。我不信仰神灵,但是我喜欢那些陌生的词语、好像是随机拼凑的文字突然向我展示它们晦涩的含义。在考据时我是地下到处打洞的鼹鼠,我不指望能挖到什么宝藏,挖到什么出路。我习惯了永恒的挖掘,习惯了无意义的迷宫,只有这种时候我觉得自己偶然钻出了地面,恰好看见了乌云散开,露出一抹月光。然后我又能忍受孤独,挖掘很久,在无光的三十英里的地下小路,我走过的路上满是月光。

刷微博看到首页转发了观察者网的微博(p1),我脑海中闪过一个问号,这件事情太反常识了,于是我上推搜到了这条推文(p2),查看原图很像p的。

我把图片下载下来放进图片分析网站里,分别把强度拉倒最大查看了亮度梯度、把噪声幅度拉倒最大查看了噪音分析(p3)。

与右边拍摄得到的标语对比可以很明显地发现,疑似PS部分的亮度梯度过于平滑,噪声太少。

我又从新闻中下载了一张带标语的图(p4),进行同样的分析,均有合理的亮度梯度和噪声。

 

嗯,你们中国媒体真是一个字都不能信。

出地铁时后头追上来个振振有词的老人,道你面相很好是有福之相快拿走这个接受祝福,硬是要把手头大红背景金字的观音卡片塞过来。
我be like:*刘海挡住了上半张脸,下半张脸被围巾和口罩完全覆盖根本看不出长什么样*
非常非常害怕不明所以的激动人类所以谢绝完立刻跑了 :ablobcatcry:

中国大陆最后的大规模争取人群已经被坦克压死了,只剩一个个孤独的用肉身和高墙搏斗的义士,你可以不听不看不做,但是收起你的爹味,我们已经很多野爹了,不需要多你这么傻逼来当爹

十年前还有一个比较盛行的论调——认为把老王八蛋们熬死,等我们年轻一代掌权时这个国家就好了。现在我们发现不仅老王八蛋们还没死,小王八蛋们已经培养好了,而我们当年的“年轻一代”不少人已经成为中年王八蛋了。 :aru_8091:

姨昨夜发语音唠嗑,内容还是老华人通用的挣白人的钱到差不多就准备再过几年回国养老享福。中年人没有wechat以外的聊天方式,半天举例不出任何请她不要回来又不会触碰特工电影ver天罗地网红外线的理由,最后只说了一连串不不不别回来,真的。

认识的人类12月从意回国,机票加上零零散散的费用达五千欧…

“微小的拒绝服从被复制几千次后,足以彻底打乱将军或者国家元首制定的大计划。这种小的不服从永远上不了新闻头条,但是正如千万毫无头绪的珊瑚虫能够创造珊瑚礁,成千上万的不服从、开小差也能够制造经济或者政治上的巨大礁石。一种隐秘的双重共谋使得这些行为难以为人察觉。做坏事的人从不希望把注意力吸引到自己身上,他们的安全感来自他们的隐身。官方则站在自己的立场不愿意人们注意到日渐高企的不服从水平,否则就有鼓励其他人效仿的风险,并且让人们发现官方的道德支配地位的脆弱性。这就造就了一种奇异共谋关系下的沉默,使得其中的不服从行为几乎不见于历史记录。”

-《六论自发性》James.C.Scott

所有!所有必须开启定位才能进行后续点餐操作的小程序都是!垃圾————!!!!*撕心裂肺*

显示更早内容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我们相信由社会组织运营基本通讯软件和设施是必要的,它们不应被控制在大型企业和政府手中。在这里,你可以自由地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任何热情、友好、乐于分享的朋友们加入。请遵循互相尊重的原则,并遵守《O3O主题或发言规则》。请参阅《长毛象中文用户使用文档》了解如何使用长毛象。本实例的运营管理均位于加拿大🇨🇦。欢迎有能力的朋友捐助本站

Join EF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