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两名女性去丰县支援八孩锁喉女被捕。
需要律师帮忙维权,律师在哪里?
律师也被捕了。

有一个很反常识的小建议。工作/考试越忙,或者压力越大的时候,很多人都习惯性推掉所有社交,自己一个人呆着。幻想着这样就可以更有生产力,或有更多时间休息。

但其实,这时候更需要社交——要见缝插针、排除万难地去见自己喜欢的朋友。朋友能把我们从压力的泥沼中暂时拉出来,把注意力从自己那点破事上抽离出来,去关注外部世界和ta人。让我们体会到,世界上还有其他很重要的事情。

丹东那个视频最让我感到痛苦是后半段,那位女士捂住双耳声嘶力竭地在重复自己已经强调过无数遍的简单事实,黄码,早上做了核酸检测,社区有开证明,只是看个病…………以及崩溃的尖叫。

但警察只是站在原地,冷酷地说:好了没?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看到这一幕感到熟悉的窒息扑面而来,因为真的太典型的大家长姿态了。你在发疯、崩溃、精神接近失常、事实清楚但又错乱,你身体里的每个细胞都在拒绝当下的荒谬,你对“对与错”的感知在被消解。但那个人只是叉着腰认定你在无理取闹。什么叫“好了没?”,会好吗?你说的好是什么好?他说的错又是什么错?

丹东警方发布通报说两父女阻碍警务、袭警,实际是女子和其父亲有社区证明有核酸想去看病,因为黄码被警察拦下,争执之后女子准备上车离开,警察站在车门口拦住她“我现在不让你走“并把她推到在地,70岁的父亲看到立刻打了警察一巴掌,警察立刻躺地上了,喊着“录上了录上了”才爬起来。回头通报和新闻通稿都说女子父亲袭警被采取强制刑事措施。

这次还有录像放出来,看了下转评区,没有一个人同情警察。

长久以来,当人们听到男性表达愤怒,会认为是激动人心,但女性的愤怒则被认为是愚蠢可笑的。女性的愤怒遭到污名化,是因为女性如果从愤怒中获得自由,则会威胁到白人男性的支配地位。女性爆发的愤怒就算催化了社会运动,这种愤怒也从来不会得到记录和注意,更不会被解读成重塑国家的举动,进入公众的记忆。罗莎·帕克斯拒绝给白人让座的故事家喻户晓,但她一生中其他作为愤怒的斗士的故事则不被受到同等的重视。

但事实上,女性必须认识到自己的愤怒是正当的。愤怒是一种强大的力量,为那些激烈而紧迫的战斗注入必要的能量、强度和紧迫感。愤怒是一种交流工具,能帮演说者和写作者释放表达,也能给那些有着各自烦恼的听众和读者带来慰藉。愤怒不需要转化成别的东西才有价值,愤怒本身就有推动的价值。因此,不是女性必须改变自己的行为,真正需要改变的是那个有意压抑我们的愤怒、压制我们的权力的体制。墨西哥有一句谚语说,“他们以为可以把我们掩埋;他们不知道我们是种子。”女性的愤怒被一次又一次地掩埋。但它已经在土壤里生根发芽,我们是很久以前被掩埋的愤怒长出的新苗。

获得平静的方法就是不去生气,不去思考生活中那些令人憎恶的不公正现象,不去反击,只要顺从默许,一切就变得很简单。但我们真的应该为了平静而对不公视而不见吗?即便你自己没有遭遇不公,哪怕你想停止思考自己如何经历不公、如何加剧不公,其他人仍然在经历不公,仍然在感到愤怒。不要忘了她们,不要将她们的愤怒一笔勾销。为她们保持愤怒。与她们一起保持愤怒。她们愤怒是正确的,你与她们一起愤怒也是正确的。

《好不愤怒》

李佳琦带货直播间被封后续。店家亏损工资发不出面临劳动仲裁,而且发微博还被网监和派出所找上门,要求删帖。
铁拳下来,不可能只死一人,都是一片血海。淘宝两大top级主播没了,淘宝的直播流量也算废了。

没关系,游戏买了不玩也可以,买了游戏已经很厉害了!

我的朋友小乌贼说:有没有可能,核酸试剂才是公民,而我们是耗材。

我觉得我只有剔骨还父才可以真正弑父。也就是说逼疯爹先逼疯自己。他爹的希望没有小孩被生在东亚。

显示全部对话

現在廣東正在發生全流域洪水,西江和北江都有洪峰,之前發過短訊,說兩江洪水疊加了天文大潮,勸市民別靠近高水位的珠江。今早看看英德等地的災情圖片,而媒體則裝聾作啞。

我现在已经能够literally一拳打死我生物爹,并且可以当他*已经死了*。但是刚刚他在用手机微信摇一摇的时候,我还是出于本能偏头躲闪了。这件事让我好想死啊。

今天买了一本书,是一位女记者通过采访北韩叛逃者来还原北韩社会,看了两章忍不住跑来分享。
第一章写的是一个女生的初恋。当十几岁的她还住在北韩一个村子里的时候,遇到了一个男孩。由于北韩本身性文化的保守,以及ta们两个身份悬殊,ta们只能在黑暗里约会。因为能源短缺,北韩大部分地区的夜晚是没有灯的,从卫星图上看就是一片漆黑。ta们也没有任何通讯设备。每天入夜,男孩便会固定在一个地方等她,有时候等上几个小时,只为了在夜色里并肩走一段路,耳语心事。跟ta们的心情一样明亮的,只有天上的星星。ta们花了三年的时间才第一次牵手,又花了六年才迎来初吻。
饶是如此,女孩最后也没能说一句告别。很早之前,她的家庭就一直在密谋叛逃,这样的事情在举报成风的社会环境里是不能跟任何人提起的,就算是面对谈了将近十年的恋人,女孩也从来没敢提起过,直到最后一刻。
逃到南韩之后,她和男孩失去了所有联系。她有了自己的家庭,有了孩子。她不知道对方的近况如何,只是在提起这个男孩时,脸上依然泛起绯红。
记者如此写到:
This is not the sort of thing that shows up in satellite photographs. Whether in CIA headquarters in Langley, Virginia, or in the East Asian studies department of a university, people usually analyze North Korea from afar. They don't stop to think that in the middle of this black hole, in this bleak, dark country where millions have died of starvation, there is also love.

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几个星期前有个小区居民排队做核酸排太久开始做又叫大家回去,居民愤怒之下掀翻了核酸点,桌子棉签撒了一地,听起来很解气对吧。我记得那件事的结果是判了那个砸场子的居民寻衅滋事,因为掀桌子的时候擦伤了防疫人员,“软组织挫伤”,我记得新闻是这样写的。西安男子家暴妻子被拘留五天,妻子被批评教育,这件事大家可能也还有印象,监控录像里男的也是把女的往死里打,也是软组织挫伤。我搜关键词的时候发现19年也有类似针对女性的恶性事件,大连一位女子在夜晚回家途中无故被一名男性暴打,重击头部,撕扯衣服,猛踹拖行,拳击19下,脚踢10下,26下正中受害者头部,受害者昏迷后还连踹6下。后来说受害者也是软组织挫伤,甚至连轻微伤都无法构成,无法以故意伤害罪论处,只能套寻衅滋事。而这次唐山事件,施暴过程的视频大家也都看到了,施害者手段之残暴,结果是受害者轻伤二级,最多判三年以下。综上我认为暴政的一个特点就是,掌握了公民身体的解释权。

#后封锁时代 最近关于上海餐饮业由于不能堂食而遭到毁灭性打击的报道层出不穷。没想到复工后的只能外卖加剧了灾难的严重性:被迫复工却不能堂食,收入被砍掉80%,人员支出成本和水电等运营成本却只增不减,外卖和自提利润率低,更不要说现做的中餐馆子有很多菜因为怕影响口感无法外卖。更好笑的是,“不能堂食也不会有什么生意,没有生意也必须开着,我们环贸、国金、太古、久光店都是这样的规定。”这戏演给谁看不言而喻。
链接里采访的店铺都是餐点一座难求的店铺,如今沦落至此。这波之后恐怕只有使用半成品和中央厨房的大型连锁能活下来——aka上海向成为美食荒漠杭州深圳加速进发一刚!
想起2020年的时候,这类文章的主角都是电影院,今年已经听不到电影院员工声泪俱下的控诉了——全国已经默默倒了1000家电影院,你国普通观众看电影的需求已经被封控措施彻底摧毁了,“不如在家看投影”。简而言之,餐饮业现在是垂死挣扎,而电影院已经死透了。
mp.weixin.qq.com/s/d4-E_lPMRAU

显示全部对话

面对茸友做的美食我统一:空投我嘴里!投!!

看萝贝贝讲现代裹脚布,真是酣畅淋漓

“而历史上的宋真宗知道刘娥是二婚也没意见,还接着用她的前夫当差。为什么现代人假设古代人认为皇后的贞洁会动摇朝政呢?”
历史上二婚三婚的皇后多了去了,也没见谁动摇朝纲啊。怎么又变成女人的锅

mp.weixin.qq.com/s/-w-SZDyRG69

刚才搜了一下,官媒下午新闻报的站水位34米,超警戒线8米,现在都过去多久了,有地方还停电停水,放着不管会出人命啊😰

显示全部对话
显示更早内容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这是一个泛话题社区,无论你的兴趣是什么,你都可以自由地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本社区由加拿大O3O.CA运营,我们相信由社会组织运营基本通讯软件和设施是必要的,它们不应被控制在大型企业和政府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