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有象友提到,有人说你国防疫一开始能打100分,我几乎要呕吐。除了训诫医生封锁消息搞万家宴这些众人皆知的烂事以外,我还想补充一件我至今觉得非常不可原谅的事:2020年1月23日,武汉封城;也正是在这一天,某人在春节团拜会上讲话。那篇讲话,没有一个字提到疫情,没有一个字提到水深火热的武汉,通篇都在拼命吹捧你国的“伟大成就”,吹捧他自己。我永远无法原谅那篇讲话。所以,我一开始就不认为,某人的“防疫”有半点“为民”的成分。他心里没有民,从来就没有!
xinhuanet.com/politics/leaders

丧,慎点 

无意中翻到编程大大2013年11月的一篇文章,是对三中全会进行的全面解读,说中国极有可能重回个人独裁。

九年后一切都成真的了,情况甚至比我们想象的、预料的还要坏。

我记得2012年我本科毕业,作为一个法学生,对某法学博士的上台甚至充满期待。

事实证明我还是太天真了。

2015年人权律师709大抓捕的时候,我仍然没什么感觉,那时候我以为自己不办敏感案件就没事了。

没想到到17年以后,连互联网金融类、长租公寓类案子都没办法正常立案了,更别说现在的烂尾楼。法院根本不给按照民事纠纷立案,去公安报案也是登记一下完事儿,真是连糊弄老百姓都懒得下功夫了。

到疫情爆发,践踏法律践踏人权践踏自由践踏生命更是数不胜数。。。

网上有人说编程大大是被抓了,我倒觉得不可能。或许真的是因为疾病,编程大大开博的时候年纪肯定不小了。不管怎么样,感谢他。

街上挂满了国旗。不知道有什么好庆祝的。10.1应该是国难日才对。

《应该不会轮到我吧》(赵大胖)

道君皇帝要修艮岳
开封府在拆民房腾地方
有些人都被赶出城了
还好我在江南
应该不会轮到我吧

艮岳要养梅花鹿
两淮的官府在让百姓捕鹿
捕不到的就要受罚
还好我在两浙
应该不会轮到我吧

道君皇帝还喜欢奇石
听说官府在苏杭到处收集
看上谁家的就直接拉走
还好我在明州
应该不会轮到我吧

朝廷成立了花石纲
要征用大船送奇石去开封
家里有大船的都被拖走了
还好我家没大船
应该不会轮到我吧

杭州的奇石被搜集得差不多了
现在已经越过钱塘江来越州了
越州老友家的太湖石被搬走了
还好我在明州
应该不会轮到我吧

明州的官府已经发布告了
说不交奇石就要上门搜查
我邻居家已经被搜了
还好我家没有
应该不会轮到我吧

邻居家的大奇石运不出门
官府把他家和我家都拆了
我邻居反抗被抓去当纤夫了
还好我没有反抗
应该不会轮到我吧

花石纲越来越多纤夫不够了
官府也把我抓过去了
我看见路上有不听话挨打的
还好我听话
应该不会轮到我吧

我们沿着运河一路北上
天越来越冷都下雪了
已经有好几个同伴冻死了
还好我活着
应该不会轮到我吧

终于我也扛不住了
我又冷又饿还挨打了
我马上就要死了
如果下辈子也要人拉花石纲
应该不会轮到我吧

(备份,转发在公众号的已经被删)

任何援引外国立法案例来为中国嫖娼合法化站台的都是傻逼。

人家是国家公法,立法或许能为女性提供公共保障。你国是私法党法人法,嫖娼合法化就是把剥削女性的权力堂而皇之地交给那群公务员男肥猪,让他们能一边艹b一边喊依法办事。在这里鼓吹嫖娼合法化你们是不是鸡巴有病啊,艹。

为实现某种目的而宁愿任由他人受折磨甚至死去,而且往往要以千千万万,或几千万、上亿的他人为代价,去加倍证明自己那一目的的“伟大光荣正确”——这就是反人类极权的典型思维模式了。
可怕的是,当下不仅存在着这样的极权制度,还存在着这样的“伪反极权”者——他们宣称自己“反对极权”,于是便认为极权治下不能反抗得让他们满意的人,就都统统是极权的一部分,被折磨被害死都是活该的,而这样的人的庞大数量,也不仅无法让他们冷静思考一下这背后的人道灾难,反而增强了他们的优越感,成了一种“和极权不共戴天”的程度的证明。
我很难想象一个比较健康的社会里,会有人对数量庞大的陌生人产生如此强烈的憎恶,居然宁可他们统统死掉,以便证明自己的“正确”。如果冷酷残忍到这个程度,他们所反的到底是某个政权,还是人本身?
可悲的是,当下的中国就是存在着不少这样的人。他们有足够的眼界见识,然而“见识”的结果却把他们推向了另一种残暴。没有自省与同理心的“见识”,只会让人走火入魔吧。

照今年夏天这个情形,如果我们是君权神授,那皇上就该下罪己诏了;如果我们是民选政府,那我们就可以推翻它。只可惜,我们两边都不是,我们这是土匪窝子。

尽管现实情况严峻,但还有很多人乐观地表示“闭关锁国”难以实行,说封闭会给这个国家带来多么大的动荡,经济停滞民不聊生云云。

但其实闭关锁国是一个“温水煮青蛙”的过程,今天封几个科普号,明天停用几款进口药,后天把互联网墙再偷偷堆高一点点,然后卡住普通人的签证办理封死逃跑道路,这能有什么动荡?

没有任何动荡,你爹我妈他家二姨甚至都意识不到这些变化,只有事到临头的倒霉鬼或者高强度上网的反贼“春江水暖鸭先知”,但一小群做鸭的能组织起什么反抗,别被红烧了就不错了,你又没有鸡枪。

长此以往,关也闭了国也锁了,经济发展确实差了点,但那又怎么样?专制依旧,江山万年。对统治者来说,只要统治权还在,经济差一点能怎么样,还能亏待了赵家的嘴?金正恩还不是照样用进口药。

如果明确了这一点,那么就知道此刻闭关锁国的进程不会停下,任何把“经济发展”当作刹车装置的想法都过于乐观。当然,这个过程会很缓慢——每年增长0.1摄氏度,直到火漫云天。

每次看到有人说中国人在海外永远会感到文化隔阂无法融入巴拉巴拉,我内心都在想,文化隔阂算什么,我和大量同胞交流时还经常感觉到物种隔离呢(

每次看政府公文,都有一种“中文竟然有如此玩法,人心竟能邪恶如此的观感。有心人可以把官方蓝底白字的权威公告放在一起,梳理一下。加到邪典文学的子类型。
这些公告,著名的有把轮奸说成“轮流发生性关系”,“躲猫猫”,铁链女的前后通告,排协让比赛戴口罩的公告等。兼具推卸责任,转移焦点,拖延消耗等技术要点。还有阴间深夜时间发布,措辞充满诡异想象力等加分选项。无一例外充满了对受害者的冷漠,公权力机构的傲慢,和对大众智商的愚弄。

#Thinkingofmind
我今年获得的最好的生活指南是:
如果做一个事情觉得困难,也许不是所谓启动困难,而可能是这个事情里面有一个步骤让人觉得感官敏感,很难承受那个步骤带来的感觉。找出这个障碍点,去移除它。

“比如我之前有朋友告诉我,ta发现自己不爱洗澡是因为浴室太闷,让ta感到缺氧窒息,后来ta尝试开着浴室门洗澡就好了。”
by青衫aspie公号里的鱼鳍劳斯

咨询师也跟我说,如果一定要给我一个建议,那就是,不要和自己的感觉断联。时刻去觉察“我现在有什么感受”。

不是饭圈文化入侵相声和脱口秀,而是中国人从小接受的就是饭圈教育。“西方国家亡我之心不死”就是“总有对家要害我哥哥”。

性与权力在此地都不能提,因为了解越多,越容易变成一个真正的成年人,而我国需要的是会生孩子的儿童。

显示更早内容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这是一个泛话题社区,无论你的兴趣是什么,你都可以自由地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 本社区由加拿大O3O.CA运营,我们相信由社会组织运营基本通讯软件和设施是必要的,它们不应被控制在大型企业和政府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