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回到那个生动狡猾,阵痛不已的现实吧。”——coc跑团replay 淤泥之花与空心石 BV1v64y1y79w

置顶嘟文
置顶嘟文

感觉需要一条新的置顶嘟:读高三bot。

置顶嘟文

我还是觉得恐惧和不安全,可以说出自己在想什么的人好勇敢。
我的愿望反而是桎梏。
-
对键政的看法:
我不爱看也不爱发,不代表我不关心政治。类似于有的人不爱看r18g图片,情绪煽动性的载体(包括但不限于宣传/争吵等)很容易让我的情绪过载。出于对自己状态的维护,我会控制这方面信息的获取。
-
大量无意义日常和转嘟,车轱辘话一级选手。
-
长期蹲墨洛温老师(lofter id:阿墨墨)的《捕心》和《咒缚之家》,看看有没有嗑汤草的好心象友愿意出给我。(太随缘了也)

禾加 转嘟

Netflix的迷你影集【高分得勝:電玩的黃金時代】還蠻有意思的,現在看到第二集就已經出現了很多不同的角色,比如玩家、遊戲製作人、街機販售商、工程師、音效師、廣告經理等。當然啦,還能看到很多經典遊戲的誕生以及它們帶來的影響。推薦給各位!

禾加 转嘟

@PigeonAdultman 尝试一下大白话:
我直接访问谷歌:被墙❌
我↔️ 美国服务器A↔️ 谷歌 ✔️
问题在于,我↔️ 服务器A这一段,要经过墙。如果我的流量明晃晃写着:“在用谷歌搜索”。那指定不行。所以要伪装一下,这就诞生了各类伪装协议。

这里涉及到一点网络知识,就是我们发出去的流量类似于,我有一箱苹果要快递,我的浏览器给出这箱苹果(应用层),电脑打包📦发出去(传输层),他是一层层打包的。到了墙手里,它要反过来一层层去拆开看下里面是什么。就需要知道是怎么打包的,但我对苹果是一种打包方式,对香蕉是另一种,墙要成功拆开,需要从外表判断出打包方式(协议)才能逆向拆包。拆包完就能看出来这包里装了些啥,要发到哪里去。从而决定要不要阻拦。

最早期的Shadowsocks,翻墙原理就是用一种协议把你的数据变成一串看起来完全随机的0101。

在当时,墙看到一串随机的,也不知道这📦咋拆,感觉好像也不重要的样子,就放过了。但后来墙学聪明了,遇到这种随机流量,有了一些检测的办法(比如重放攻击,就是我发现这个数据包可疑,我抓住,然后过一会儿我重新发送这个包,甚至我稍微修改一点数据,看看你的反应,来判断你是不是翻墙用的服务器)

这是最开始的翻墙思路,把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但后来的trojan就是另外一种思路,采用特征非常明显的tls。来一个大隐隐于市。

tls是不对称加密,可以理解成一把锁一把钥匙。我本地用一把锁把我的流量锁起来了,只有我的翻墙服务器,才有钥匙可以把锁打开。到了墙手里,发现这个📦上锁了,打不开,无从判断。那墙可不可以看到上锁的就拦截呢?当然不可以,全世界https网站都用了tls加密,墙自然分不清哪个是正常的网页浏览哪个是翻墙。

当然其中还是有很多技术细节被略过了。

发展到现在,墙确实不太能单纯从某个📦中分辨是不是翻墙了,但翻墙不可能只发一个📦,我们上YouTube看个视频,就意味着有很多📦不停地来回,正常看个网页,不会这样长时间大流量📦,这算是可疑的一个点吧。

反正总能找到一些特征是可疑的。把这些可疑流量进行截断、丢包之类的,甚至直接对ip进行拦截,就达到了墙的目的。

但缺点也很明显,对墙来说成本高负载大,且非常容易误杀。

对墙内用户有啥区别:
普通用户翻墙都是花钱买服务,本来就不需要知道技术细节,所以区别不大。但对于机场来说,要花时间精力去维护节点,成本变高,不负责的机场就不去维护,用户体验变差。这个成本最终还是会转移到用户。反正我用的一个机场就涨价了。。。
还有一部分人是自建。这部分人里有技术的,由于自用流量小,运气不太差就可以躲过封锁。这部分人里没技术的,被封ip封端口很正常。对这部分人区别很大。

啊啊啊啊啊我身边朋友的盘搞得跟T三角是标配一样()

今明两天免费帮路过象友算塔罗,你来我有空就占()占卜过程走telegram(私聊帐号()

是初学者练手!

塔罗有自己的适用范围,碰到“今天彩票买什么号码”这类问题我会拒绝占卜ww(其实也可以理解为试图空手套大家的人生经历?)

禾加 转嘟

最近有很多揭露地方防疫层层加码的帖子,共同之处有两个:1、地方上的要求(比如集中隔离)是没有任何文件依据的,甚至在你指出这一点(或者举报)之后他们会退让,但是这个过程需要极高的心理素质、表达能力和理论准备;2、这个帖子本身活不了多久。这里的有趣之处,跟上访制度有点像:一方面,这个渠道理论上是能对地方政府的权力形成制约的,可是另一方面,中央政府完全不干涉地方政府的截访行为,而且你报警也没用。这种现象的本质是:1、公权力认可你有权利,让你保留最后一丝幻想不至于鱼死网破;2、公权力不为你对这些权利的主张提供任何救济,让你完全以自然人的身份跟整个体系去斗;3、万一你斗赢了,反而可能成为公权力证明自己明察秋毫的正面案例,还是公权力赢;4、如果连这一点都做不到,要就让你噤声下不为例,反正公权力也没输。这一整套环环相扣的完美统治“智慧”,连商君书里都没写,完全是秦制体系自发形成的,这也算是进化论的魅力所在吧。

我们班班主任在我身上简直是料事如神!说网课我就要网课,说封校就要封校,说集中隔离我就要集中隔离(。

草 我次密接了 买奶茶路过一位抽烟的人 通过监控追踪到我了(。

禾加 转嘟

刚才去教堂的queer space(也不能算真正的教堂了,我学校把整个教堂买了下来,谁说不能买卖神明 :ablobangel: ),和一个nonbinary lesbian聊了一个多小时,说实话这是我觉醒后第一次看到除我自己以外的活的非二元,很像独角兽与另一只独角兽的见面现场……
后来聊到我做酷儿博主的事,就不可避免要解释国内的审查制度,在场除了我都是本地白人,大家好惊讶纷纷说feel so privileged being a queer in this country,因为我一个中国酷儿的到来让所有人的幸福感飙升,不愿再 :sadcat: ……

所以我拿起了笔,然后深刻地体会到什么叫“忘性大且读书少”。

显示全部对话

其实倒也不是想化妆……而是觉得如果我未来要穿衣服表达自身的感受、把服饰作为展板的话,蓝色的嘴唇(非自然的自然、冷酷和人造)会比红色好。所以看了很多口蓝www

禾加 转嘟

突然好奇
大家最近一次和人类做爱是什么时候?

禾加 转嘟

年长的出色的女性,哪怕只是大我一岁,我都只会有钦佩的心情。
但面对格外出色的00后女性,我只会自惭形秽……用一个过气网络短句来说,就是“羡慕嫉妒恨”吧,恨不是恨对方,而是恨自己,或者说有那么一点恨家长为什么没有好好培养我,当然90%的锅是自己的。

禾加 转嘟

啊啊啊啊啊怎么会 身边的很多人都是在新冠后明白了一些事(。

禾加 转嘟

刷小红书…
不认识这个帖主但是这个回复我必须广而告之
“长发就是男人的黑丝!”

老中为什么脑子里死活有条“人定胜天”去不掉啊??对人对环境对经济甚至对病毒全都这样,有意思吗???

一开始看剧本就想起那位突然消失的象友。

禾加 转嘟

转帖神回复
微博上有人说,如果北方人都不烧煤,天就会变蓝了。
有一个神的回复:如果大家都走上街头,天就亮了。

显示更早内容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这是一个泛话题社区,无论你的兴趣是什么,你都可以自由地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 本社区由加拿大O3O.CA运营,我们相信由社会组织运营基本通讯软件和设施是必要的,它们不应被控制在大型企业和政府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