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ir 转嘟
Dailir 转嘟

最近不论是哪裏都实在是有太多灾难和惨剧发生了,所以我找到两个只说good news的网站,希望能借此调节心情,至少获得几分钟的喘息时间,又或者当做语言学习资源。

www.goodnewsnetwork.org
这是英文的,报导分类分得很仔细,还有一类就叫laughs
hh 它是日更的,有很多内容,但用字不难。
有一篇我很喜欢的,是说一位小学英文老师想提升当地动物救助中心的领养率,所以她把学生的写作题目定为写一篇说服人们去领养动物的短文。然后她把学生的文章和绘画放置动物的笼子面前。最后24位学生之中有21位所写的动物都被领养了!
(这个报导的网址)
goodnewsnetwork.org/students-w

goodnews.eu
这个是德文的,我水平不够不太能看懂,但好像是每日一篇短介绍+几篇其他报纸/广播的相关报道。不过毛象这么多德语学习者,大概也不少人会看得懂hh

诉苦,食欲不振 

现在在学校封校已经太久了。其他事情倒没什么,但是我现在开始食欲减退。之前一直在吃学校六块钱的套餐,有肉有青菜我就很满意了。但现在从食堂买饭打回来,我看着那碗饭就犯恶心。青菜通常没炒熟,肉太咸。唯一能吃下的就是米饭了。

我上网搜索有什么解决封校导致的食欲不振的办法,有没有搜到什么有用的答案。

Dailir 转嘟

黑猫变成人之后也永远穿一身黑衣服岂不是很单调。假如有只小黑猫好不容易变成人,一定天天穿各种花哨华丽的衣服。毕竟现在不用靠吐舌头才能拍彩色照片了,我就要变成这世界上最靓丽的仔!

我先骂了。我是个傻逼,活该下地狱受千刀万剐。像我这种人就是烂,没有借口也不用解释。大家想骂的话随意。我做错的事情是我玩了抄袭的游戏。但我在游戏里有时候会坑队友,我搞不清楚是哪里出了问题,请问有朋友知道怎么样才能做到在游戏中不坑队友呢? 

我说的那个抄袭的游戏是王者荣耀。我到现在为止总计大概玩了半个月。

有时候我在游戏里会死很多次,连累队友打不过对面。有时候队友需要支援我来不及赶过去。大多数时候我不知道怎样根据对手的情况来选择合适的装备。我已经挨个查看了各种装备的属性,但目前为止我不能确定我选择的装备是正确的吗。

我能做到的是在玩任何一个英雄之前先查看推荐的技能装备和铭文。我会在训练营里试试操作。在没有用同一个英雄赢过几场之前,我不会用它去打排位。我不知道我还需要做什么才能成为一个不坑的队友。

有时候我在游戏里会被队友骂。这种时候我感觉真的很抱歉,因为我没有打出好的成绩,损害了队友的游戏体验。目前为止我还不知道怎么样才能做到不坑队友。请问有人能给我一些建议吗?

因为我在中土的辈分是跟着图林叫的,所以看书的时候就会感觉自己有好多亲戚哈哈哈哈哈哈

写同人真是很有成就感的事情!我的一个老婆妹妹已经快要拥有幸福的生活了,另一个老婆妹妹也快了吧

Dailir 转嘟

保持精神稳定的方法是不要打乱自己的生活,该做什么做什么。可以预见的是糟糕的新闻会越来越多,我们的内心经常会被愤怒、悲痛还有抑郁等等激荡的情绪冲刷,为了不被裹挟,我们需要打造自己的精神锚点。无法阻止环境的变化,但决心不让其影响自己的进展。所以大家,该吃饭就吃饭,该喝酒就喝酒,该睡大觉就睡大觉,该谈恋爱就谈恋爱,该搞cp就搞cp,该跑路就跑路。我们提倡该干嘛就干嘛,想干嘛就干嘛,哪怕是世界毁灭的前一秒也要作为人类好好活着。

Dailir 转嘟

写给没有玩过魂系游戏但是想入坑《艾尔登法环》的新玩家 

- 你之前没有玩过的,或者中途被劝退的魂系游戏,它们不难。
- 同理,艾尔登法环也不难。
- 如果你觉得魂/血源/只狼“难”,那么艾尔登法环也会劝退你。

-艾尔登法环的开放世界并不会降低“难”度。因为它和荒野之息的设计思路完全不同:荒野之息的地图是围绕涌现式体验而设计的——事件和剧情会在地图上追着你出现,而法环的地图从试玩体验来看是一个巨大的箱庭加上若干个线性副本(魂1+只狼的关卡哲学)
-艾尔登法环的非线性流程甚至可能会让你觉得更“难”。(太阳树下坡的巡逻骑士要劝退不少人 )

-这里的“难”,是相对于《忍龙》/《鬼泣》这种真正考验操作的游戏而言的:每个人反应速度都有极限,注定了有一部分人永远也通不了这类游戏。
-魂系的难在于“信息差”——这个转角有埋伏/boss的这个大招前有一个动作,这些都是初见无法预料的。

-想体验魂系游戏,需要转变的只是一个心态——接受死亡是游戏的一部分:这次在转角被埋伏了,下回再来就知道要留个心眼;这次被boss一巴掌拍死,下回就记得它抬高右手要躲一下。
-完全掌握信息差之后,魂所谓的“难度”就会无限趋近于0: 极限玩家能蒙上眼用健身环通关。

- 不改变这个被现代游戏惯坏的心态,只是喜欢一味的猛冲,爽玩,脸滚手柄的玩家,是无法享受到魂系游戏的独特快感的。不管宫崎设计怎样的游戏,一样能将你劝退 👀

Dailir 转嘟

银河春梦传说(R18) 

其实是我昨晚做的梦,米艾罗爱四人的复杂关系。

米达麦亚有时候会邀请罗严塔尔回家小住,晚上就会打炮。三个人睡在一张床上,沃夫冈·米达麦亚前面塞进老婆身体里,后面被罗严塔尔插进去。

全程米达麦亚都在“老婆好可爱,老婆好性感,我好喜欢老婆”,但身体很诚实地被罗严塔尔插射。

之后他会把手伸下去揉揉老婆敏感的地方,继续和老婆接吻。等到罗严塔尔快要结束的时候,就会附到米达麦亚耳边,说一句:“不愧是疾风之狼啊。”
然后米达麦亚又会高潮得一塌糊涂。

有一次米达麦亚被罗严塔尔请回家喝酒,喝着喝着就回房间做爱。

罗严塔尔在米达麦亚兴奋到不行的时候,和他讲:“那个女人就在隔壁哦,不要被她听见什么声音!”

米达麦亚拳头硬了,几把也硬了,当即按住罗严塔尔猛操一顿,“你自己试试不要发出声音!”

罗严塔尔真的一声不吭,咬住枕头,唾液和眼泪浸湿了一片。

等到后半夜,罗严塔尔又生龙活虎,翻身操了米达麦亚一顿。是正面插进去的,米达麦亚没有东西可咬,又舍不得咬罗严塔尔肩膀,又哭又叫的,隔壁一定都听到了。

事后米达麦亚打开门,爱尔弗里德就站在门口,他走出去,爱尔弗里德就陪着他。

走到楼梯拐角,爱尔弗利德和米达麦亚讲,我怀孕了。
米达麦亚挑眉。
她又讲,你也是。
米达麦亚震惊地摸摸自己的肚子。

爱尔弗利德拉过他的手,让他摸摸她的肚子。米达麦亚摸了一会,把她的手拉过来,让她摸自己赤裸的肚皮。

Dailir 转嘟

转自微博,来源见图片水印⬇️@雷尼尔雪山2022

交流一些反数字密写的一些方法
what happened:
1.现在很多公司的网页,很多app截屏模块都有密写的水印。
目的是什么,就是溯源。
你发了一个截屏,然后吐槽,发在微博。
你以为别人不知道你是谁。
但是,公司或者有关机构一下子就可以根据你的图片溯源出你是谁。
然后线下的麻烦来了。
图1,就是一个例子。
这个很简单。
还有各种各样的密写方式,比如有的公司会按照一定的规律放像素。然后解码就出来了。
这种直接在图像上可以看得到的都是时域加的水印。
如果了解数字水印的话,如果在往频域里面加密写的信息。你缩放,旋转,截图,都很难干扰数字水印。你搜一下小波与数字水印,这是好多年前非常流行的一个研究领域。

对抗数字水印
对于时域的密写有一些工具,帮你看看有没有密写区域。比如用网站t.cn/zW8YlLu 帮你找出来,你仔细看对比区域,就可以看到密写区域。红圈处。

无论是频域还是时域的水印,
一个办法就是用另外一个手机拍摄屏幕(不要拍视频)
用手机拍摄图片是一种非常有效的干扰方式。特别你加上一定的角度与光照曝光的情况下。无论是那种水印密写都会受到巨大干扰。但是手机拍摄的图片如果处理不好,会包含更多的信息,所以你需要把你的手机图片的exif信息全部抹掉。t.cn/A6ikQn2m
这样是最大可能去除各种密写水印的办法。

Dailir 转嘟
Dailir 转嘟

我也看到了关于语言翻译的异化和归化,尤其是人名的讨论。
我这边也隔空回复下。

“我个人即是全世界,如果有三个人跟我的感受一样,更是我即全世界的铁证”这个思路要不得。

先来看日语人名的例子,日语其实很特殊,几乎每个汉字都有音读和训读,音读会和中国南方方言有点像,训读就是日本原生的那种语言。比如,花可以读作咖,也可以读作哈那;山,可以读作桑,可以读作亚玛。

日本人甚至都不能确认别人的名字怎么读/怎么写,礼仪中有确认别人的名字怎么读/怎么写,不要失礼的说法。

中国人本来就是日语汉字的输入方,在看到汉字的时候,优先用汉字和跟汉字关系的音读读出来,一点错也没有。

这个根本不是什么翻译归化的问题。因为大家都知道哪边才是汉字的根源啊。。。

再看,全世界都用罗马音,只有中国翻译成汉字。这个正是西方语言的霸权体现。
印欧语系、汉藏语系、尼日尔-刚果语系、亚非语系、南岛语系、达罗毗荼语系和突厥语系,大家对人名和其他名词比如地名、动植物名称,都没有义务都发罗马音。博物学正式学名都用拉丁语,也有其原因(拉丁语已死所以语素稳定,西方博物学开始得早,等等),而非全世界动植物都欠着拉丁语什么债而不能拥有其他语言的名字。

Dailir 转嘟

刚出国时第一次遇到日本同学,因为我很喜欢看漫画动画,所以感觉终于找到人交流了。结果一开口发现,这些我所如数家珍的作者的日文名字、作品原名,我其实一个都不知道。

就连哆啦A梦我想了半天都不知道怎么描述,很别扭地憋出一个 “ Machine cat with a bag that has all kind of stuff from future" 日本同学才恍然大悟 ” ドラえもん!“

但是相对的,其他国家的同学在接触这些作品时都是通过日语罗马字母发音认识的。比如宫崎骏/Miyazaki Hayao,富坚义博/Togashi Yoshihiro,今敏/Satoshi Kon……

我记得我当时十分沮丧,他们神采飞扬地讨论起来,可我只能在旁边呆着听。感觉自己明明了解了很多,算是动漫迷了,可了解到的却是一套汉化过了的信息,这套信息无法让我跟非中文环境外的朋友交流。

从那以后我深深体会到了,我国“文化内化”的功力。不知道为什么凡是有个英文名的,一定要有个中文翻译,以至于我小时候一度以为【甲壳虫】和【披头四】是风格相似的两个乐队……这几年连翻译都省了直接上外号“卷福/囧瑟夫/甜茶/小李子”。虽然这种做法,看似方便了大家不用学英语/法语/日语发音,但也阻断了我们和世界真正更好的交流。

便捷的背后,总是隐藏着某种剥削。如今这个道理越来越多地体现在生活的方方面面。

Dailir 转嘟

看到豆瓣上好多人在讨论全世界普遍存在的“天鹅女神”故事模型(偷羽衣-囚禁-生儿育女-偷回-离开),也给大家看一看那部著名动画《海洋之歌》的北欧民间传说原型吧。
其实原版非常直接残暴,最后走向也更接近现实,可以看成是另一种《狗镇》故事。的确比牛郎织女这种还搭鹊桥的要痛快(也残酷)得多。
出自《讲了100万次的故事·北欧(全两册)》
(我目前被管理员设置了任何图片发出前都要审核,所以欢迎豆瓣帐号正常的象友们发去豆瓣。)

Dailir 转嘟

我想杀了罗严塔尔。但我甚至想象不出该如何杀人。

过段时间,我应该在跑站发一点重看银英OVA的实时观剧体验。毕竟忘记自己喜欢的作品之后还能重看一遍的机会不是人人都有的。好玩的是W·米达麦亚的生日是我的生日,O·罗严塔尔的忌日是我爸的生日。这事我想一遍笑一遍。

在约会软件上也不知道发什么好。我身材没有好到一定程度,看着那些帅哥美女自惭形秽。大概也只能化个妆之后拍脸了。但难道就靠脸就能约会吗?我现在就好想要和活人有一点亲密关系啊,却又不知道怎么做才能达到目的。所以只能等待,只能等待。

显示更早内容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这是一个泛话题社区,无论你的兴趣是什么,你都可以自由地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本社区由加拿大O3O.CA运营,我们相信由社会组织运营基本通讯软件和设施是必要的,它们不应被控制在大型企业和政府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