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自由,是指公民依据宪法享有的通过口头、书面及电影、戏剧、音乐、广播、电视等方式表达自己的意思见解或者其他意思的自由。

RT @[email protected]

我似乎是在10年前(左右)看过这篇文章。当时一直以为贾樟柯说的这个女生是编的,因为看起来行为有点吊诡生硬。然而,现在我信了。因为微博上到处都是这样的人。

🐦🔗: twitter.com/bridgeduan/status/

《医院五日》第4集,被泄洪摧残的新奥尔良,医护人员和重症病人在停机坪上等待着救援直升机,而总统小布什乘坐的飞机简单地路过了一下,负责指挥救援的女医生冲着天竖起了中指。想起了国内连四月之声都要和谐,还能指望有什么样的纪实呢?这偌大重国,无论如何都容不下平民竖中指的宣泄了,真可悲啊。

To 官媒:闲着没事干可以把村口的大粪挑了😅

朋友:【转发】习近平谈疫情以来首次出访
我:他回国要14天隔离吗?

吃易烊千玺编制瓜时,唤起了自己古早混八卦小组的记忆,一连串想起这位鬼才好多热搜:





……
可惜,当时吃瓜的痕迹都被“清朗活动”清理了,徐颈僵老师的丑娃文学也难逃一劫。啧,这捂嘴的抹布还是原来那味道。

“他们以为自己是奔向新时代列车上的一名乘客,没想到只是燃料。”


“人民去世的消息只是你们歌颂劳动的素材,用一声廉价的感恩总结他们整个人生。劣质的作家们总是试图把苦难美化,好与压迫这个词分离,他们可以把汗水当作珍珠,脱皮的伤疤称作勋章,只因为世上为生存奔波的永远不是他们与他们的后代。”

“获释后的乌衣曾在微博披露自己在关押期间,遭到徐州警方的虐待殴打。2022年2月21日,她再次发出数千字的博文,描述她在拘留期间差点被整死的遭遇。”2022年7月14日,她的微博账号被封禁了,成为又一座赛博坟墓。

《我躲在虹桥的卫生间,不知道去哪》

「进过1次方舱、得过1次新冠,即使你后面99次核酸阴性,你都没资格获得工作机会。

没有任何原因,就是没有资格。

就这么一个准则,把一大波人挤到大虹桥的地下通道里,让他们无所适从,也不知道要去何处。」

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

#我在看什么 #上海 #歧视 #阳性

《纽约时报》上个月发了一篇关于国内监控的文章,没有惊天动地的新消息,但是做了很好的总结。

《“一个无形的牢笼”:中国如何管控未来》

“在中国各地,公安部门正在购买能够收集大量监控数据、以在犯罪和抗议行为发生前进行预测的科技产品。这些系统和软件针对的是那些在某种算法和中国当局眼中行为或特征可疑的人士,即便他们没有做什么坏事。”

“《纽约时报》审阅的大量文件(包括政府采购文件)对中国的这些新技术进行了详细描述,虽然在很大程度上并未得到验证,但这些技术进一步扩大了社会和政治控制的边界,将它们更深入地整合到人们的生活中。最起码,它们会给令人窒息的监控和隐私侵犯提供依据,而在最极端的情况下可能会造成自动化的系统歧视和政治迫害。”

“新的监视方法部分基于来自美国和欧洲的数据驱动警务软件,权利组织称这些技术已将种族编入决策的考虑因素中——例如哪些社区将受到最严格的监管,哪些囚犯获得假释。中国将这些理论发挥到了极致,利用全国性的数据库,使警方能够在不透明和不受问责的情况下行动。”

“在最前沿领域,这些系统提出了一个科幻小说中的永恒困局:如果警察在未来发生之前就进行了干预,怎么可能知道对未来的预测是准确的?

专家说,即使软件无法推断出人类行为,它也可以被视为成功,因为监控本身可以抑制骚乱和犯罪。”

nytimes.com/zh-hans/2022/06/25

【广东乡村“新女子夜校”:妈妈们重新读文识字,曾被误解“是不是在做见不得人的事”】7月8日晚,广东揭阳览表村。被台风耽误了一个多星期,“新女子夜校”的十几位妈妈终于迎来了属于她们自己的结课毕业会。来上夜校的妈妈普遍生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在当时,一个潮汕女性最常见的命运是,在重男轻女的文化惯性下幼年失学、赴外打工、赚钱补贴家用。不出意外的话,再在十八九岁“好婚配”的年纪返乡,结婚生子持家。众多览表女性就这样沿着相似的干道走完了自己的前半生,“成长是如此孤独,没有人告诉她应该去哪里”。变化从1988年出生的吴利珠开始。2014年,15岁就辍学打工的吴利珠返乡,创立了览表图书室。依托于图书室,贫困助学、性教育、性别平等、妈妈夜校等工作一项项开展。2017年,15岁的吴瑶儿回到览表,接棒当起了妈妈们的“老师”,而学生中就有自己的母亲。
夜校刚创办时村中开始出现一些闲言碎语,“你们一帮女的,聚在一起是不是在做见不得人的事?”更多的是女性质疑女性,“你去上夜校了呀?一把年纪了,还学什么?”“学了有什么用?”吴瑶儿坦言,图书室成立了8年,夜校成立了5年,但她们还是很难去做男性的工作,直白地去聊反家暴。她们只能先从女性自身入手。“宁愿小心翼翼地先去保护好女性,让女性知道一些保护的方法,让女性有一些意识上的觉醒,不起大的矛盾冲突。”在吴利珠和瑶儿看来,女性知道正在遭受不公平待遇的那一刻,就是觉醒的一刻。“因此,在有意识下做出的任何选择,我们都尊重。对她们而言,那或许就是当下最好的选择。”多详细内容请查看原文>> :sys_link: 3g.k.sohu.com/t/n618860485

:icon_weibo: weibo.com/5890672121/LBTg4xo3A

#搜狐新闻

“4月18日,河南村镇银行集体升级,成千上万的储户无法取款。2月份就已注销的控股公司,直到4月18日,六家银行仍在收取存款。今年存放在这些村镇银行的钱去了哪里呢?奇怪的事情接二连三地发生。”

围观了贩卖数据的原贴及ChinaDan提供的sample,case data是警察数据库的,其他两类data应该是阿里云的;没有验证准确性,从数据精度来看应该是真的数据;So,尽早接受这裸奔的残酷现实吧。

发一条“中国人没有bra自由”也会被和谐,不知道违禁词是“bra”还是“自由”。

久违地用人人看美剧,开了弹幕总能看见厌女言论。那么讨厌女性能不能去看耽美啊?(没有说耽美观众不是的意思)厌女癌在弹幕里传教传女德,是没人会给你立牌坊的,望周知。

哈哈哈,彩礼是田园女权主义者的利己要求,让我看看这么脑残的言论是哪位小天才写的——哦,福建,那没事了[doge]

显示更早内容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这是一个泛话题社区,无论你的兴趣是什么,你都可以自由地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 本社区由加拿大O3O.CA运营,我们相信由社会组织运营基本通讯软件和设施是必要的,它们不应被控制在大型企业和政府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