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我渴望有人暴烈地爱我至死不渝。 

我渴望有人暴烈地爱我至死不渝,明白爱和死一样强大,并永远站在我这边。
我渴望有人毁灭我并被我毁灭。
世间的情爱何其多,有人可以共度一生却不知道彼此的姓名。命名是艰难而耗时的大事;它涉及本质,也意味着权力。否则,在狂野的夜晚,谁能把你唤回家?
只有知道你名字的人才能。
浪漫爱情已被稀释成平装本煽情小说,卖出了成千上万册。但在某个地方它依然保留着最初的形式,刻画于石板上。
我可以漂洋过海,任由暑气逼人,我可以放弃我所拥有的一切,但绝不会为了一个男人,因为他们只想当毁灭者,却从不愿被毁灭。
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与浪漫的爱情格格不入。当然也有例外,我祝他们幸福。

珍妮特·温特森(Jeanette Winterson)
《橘子不是唯一的水果》(Oranges Are Not the Only Fruit)
译者:于是|北京联合出版有限公司

阿多尼斯《风的君王》摘录:镀银青珠光&镀银蓝绿珠光,闪光灯无/有

珠光真的好难拍……实物比照片漂亮很多。

跑团碎碎念(严重剧透注意) 

今天个人线结束了,骰运虽然被我KP称为“很好”,但其实只是在战斗里hp被扣到-1,san值狂掉37点,靠医学5过3、两轮1d3后大于前、最后医学回血r出最大值而已。比起骰运好,更像是求生欲极强吧?
但今天的剧情我好喜欢……探讨了人类与神明的寿命之差(这部分感觉自己rp得很好,我很喜欢!),前所未有地跟自家神明打了很多直球,最后两个依偎在一起的身影共享着一颗跳动的心……太美好了。


泰戈尔《飞鸟集》摘录:
浅蓝珠光镀银:同样是朋友买的,开不开闪光灯区别不太大
深蓝珠光镀银:无/有闪光灯,好像星空
蓝紫色偏光盲盒:偏光很好看,每个角度都不一样,但拍出来没有肉眼字迹看清晰
满天星双面明信片:普通地进行收集


毛姆《面纱》摘录:喷白红哑光
博尔赫斯《谜》摘录:喷白浅蓝哑光
黄楚桐《在这覆盖了命运的夜里》歌词:喷白蓝哑光

一个小小的哑光合集,哑光质感真好,喜欢!


马克·吐温《百万英镑》摘录:
红哑光镀金&黑绿珠光,满天星明信片

黑绿珠光是在国外念书的朋友拜托我帮买的,她要24年才能回国,就先统一放在我这里了。
朋友:红金配色好像宣传标语啊!

《应该不会轮到我吧》(赵大胖)

道君皇帝要修艮岳
开封府在拆民房腾地方
有些人都被赶出城了
还好我在江南
应该不会轮到我吧

艮岳要养梅花鹿
两淮的官府在让百姓捕鹿
捕不到的就要受罚
还好我在两浙
应该不会轮到我吧

道君皇帝还喜欢奇石
听说官府在苏杭到处收集
看上谁家的就直接拉走
还好我在明州
应该不会轮到我吧

朝廷成立了花石纲
要征用大船送奇石去开封
家里有大船的都被拖走了
还好我家没大船
应该不会轮到我吧

杭州的奇石被搜集得差不多了
现在已经越过钱塘江来越州了
越州老友家的太湖石被搬走了
还好我在明州
应该不会轮到我吧

明州的官府已经发布告了
说不交奇石就要上门搜查
我邻居家已经被搜了
还好我家没有
应该不会轮到我吧

邻居家的大奇石运不出门
官府把他家和我家都拆了
我邻居反抗被抓去当纤夫了
还好我没有反抗
应该不会轮到我吧

花石纲越来越多纤夫不够了
官府也把我抓过去了
我看见路上有不听话挨打的
还好我听话
应该不会轮到我吧

我们沿着运河一路北上
天越来越冷都下雪了
已经有好几个同伴冻死了
还好我活着
应该不会轮到我吧

终于我也扛不住了
我又冷又饿还挨打了
我马上就要死了
如果下辈子也要人拉花石纲
应该不会轮到我吧

(备份,转发在公众号的已经被删)

人的一生至少要有十六个家庭,分别是:原生家庭、土耳其家庭、阿根廷家庭、Apple One 家庭、1Password 家庭、Microsoft 365 家庭、Netflix 家庭、Spotify 家庭、YouTube Premium 家庭、SetApp 家庭、Nintendo Switch 家庭、Prime Video 家庭、Disney+ 家庭、HBO Max 家庭、Hulu 家庭、Steam家庭

我似乎一直被三个部分的自己拉扯:我的本能想要生存、想要幸福、想要有尊严地活着;我的内心在询问生命的意义,我并不知道自己为何一定要选择生而不选择死;而在这时候我的理智会跳出来压制我的内心,禁止我将自己引向更虚无的念头。
但我从中学时代就一直觉得,我妈妈是这世界上唯一能固定住我的锚,因为我们彼此相依为命着。如果她不在了,我就会与整个世界失散,顺着命运的波涛漂流,最终沉入海底深处。

:blobsad: 

看到象友发央视新闻把“改革开放”换成“守正创新”,简直是眼前一黑……看不少传言都说润的时机就剩这五年,又开始焦虑了。
一直很想通过留学的方式润出去,但是家里现在连十万块也拿不出来,不知道我是不是应该放弃文科选择转码……但是考研也准备了很久了,突然放弃的话我也……
有时候也会想,现在大部分普通家庭好像也有几十万存款了,而我和妈妈现在还在租房住,到底是为什么呢……但是越想就会越觉得焦虑,毕竟除了接受也没有别的路可走,更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撞破命运的迷雾,找到一个出口。
我有不少好朋友都在国外念书工作,每次在这种时候,都好羡慕她们啊。明明大家以前都在一所中学,成绩也都差不多优秀,现在却完全生活在不同的世界里……

不是只有海啸一样碾过来的痛苦叫做痛苦。那些细微的、日常的,像针一样密密扎过去,对“普世意义上正常生活”的剥夺,也是一种痛苦。
如果耐痛性很强,你完全可以挥挥手当作没有这回事,如果很敏感你就会忍不住思考,为什么我不可以有更“正常”的生活,基于这个永远得不到结果的追问,痛苦漫漫升高水位,缓慢地淹没你。我也不想把很多事夸张化,极端的惩罚是少数人,弥漫着的平庸的痛苦和缺失是常态。你把什么事情叫做痛苦决定了你如何评价你的生活。

昨晚跟好朋友想办法弄好了WhatsApp的账号,输入法也换成了Gboard,开始肆无忌惮地一起键政。我的另一个朋友每天都在QQ和微信抱怨CCP,可是连浏览器都用的是华为自带,给她推荐隐私性更强的机场和浏览器她也懒得去弄,一句太复杂了我弄不明白就敷衍带过……只好默默远离她的聊天框,不想在全是监控的地方跟着她谈论这些风险很高的事情 :ablobnervous:

:blobcatoutage: 

想给朋友推荐上野千鹤子老师的书,结果反倒花了很大力气跟朋友解释什么叫做“强者不需要对弱者展开想象力”,最后得到的答复也只是“隐隐约约懂了”,转头就又忘在一边。
我知道我的朋友是很好的人,但我还是会忍不住失望:为什么她们从来不去思考这些?是因为一直保持不理解的混沌状态就能生活得很快乐,所以根本不会产生这种需求吗?明明她们也了解过身为女性在这个国家,这种社会有多不容易,却因为被保护得很好,所以只是肤浅地声称自己“女权”,实际上却不关心任何事,除了看新闻的喟叹,不会做出任何实际行动,甚至对自我也一无所知。
一旦我这么想我就会感到无能为力的郁闷……我没有资格去管别人怎样思考怎样生活,可是,可是,可是……主动思考啊!你们为什么麻木,为什么总是呆愣着,为什么只会接受别人强塞过来的嚼烂了的知识和观点,却学不会主动去学习去了解去阅读你本应该知道的一切!为什么你们要这样浑浑噩噩地活! :ablobcry: :ablobcry: :ablobcry:


海明威《丧钟为谁而鸣》摘录:蓝透镀银&亚克力云母板
自然光/闪光灯
透明漆不搭配镂空工艺的话,质感真的很难拍好,但肉眼看上去会宛若星河闪烁。
云母板是我第一次尝试,这个做出来也好漂亮啊,跟蓝色透明漆的徽章本体很搭,喜欢!


阿西莫夫《神们自己》摘录:喷紫黑哑光
自然光/闪光灯
第一次尝试这种深色搭配,看起来还是挺不错的,我真的好喜欢哑光的质感,以后应该会多选择一些哑光。


布莱克·克劳奇《人生复本》摘录:喷白绿哑光
分别是自然光/闪光灯效果,因为疫情,好多厂家都被封了,快递也停在路上,最近才收到之前买的一些。

读过《圣母》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half: :star_empty:
neodb.social/books/335313/
很短的故事,大概半小时左右可以读完。
叙事手法很有趣,我喜欢女性作者独特的视角和笔触。
对我来说没有很震惊的反转体验,更贴近一个流畅的诡计,前文的铺垫和误导在最后水到渠成地揭开,读起来还蛮畅快的。

每次听到小区里大喇叭在循环播放要求居民下楼做核酸的广播,都会在这种响彻云霄的噪音里感觉到人是如何被异化,从有尊严有隐私的个体变成流水生产线上待宰的牲畜……会让我联想到小时候去菜市场,看到肉铺上一条一条宰好的肉上都盖着检疫通过的紫色印章,被铁钩串成一帘,在剁骨头的震颤里不安地摇晃。

本周跑团碎碎念·二 

一句话描述我在这个模组里的CP:双方都反复跟对方说了无数遍我爱你,但依然否认彼此之间是恋人关系。
人和神的差距或许就在于,明明已经得到了神明全部的注视和最纯粹的爱,明明是神明降临于此世的唯一缘由,却还是对某种身份含有执念,哪怕那对神明来说毫无意义。
我KP:祂从来没考虑过你们之间的关系,因为神的爱没有那么多杂念,祂唯一的信念就是留在你身边,所以祂会对你做家人之间做的事,也会对你做恋人之间做的事。
我:好,很纯粹!纯爱就是最好的!
我内心:想象一下那个局面,不能说不是HE,但明明已经坦诚到灵魂相依,还是觉得有点憋屈(

神明:我爱你,我已经爱你许多年,我从未停止过告诉你我对你的爱
人类:确实!我也爱你!可是……确实!

所以结团前能从牵手拥抱更进一步吗,亲个额头也行啊 :blobcatmeltcry:

显示全部对话
显示更早内容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这是一个泛话题社区,无论你的兴趣是什么,你都可以自由地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 本社区由加拿大O3O.CA运营,我们相信由社会组织运营基本通讯软件和设施是必要的,它们不应被控制在大型企业和政府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