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y发了一套心理健康测试题
测一次20RBM
我测完结果是心理很健康
怎么说呢
我觉得如果我心里很健康
那这个健康的社会可真是太糟糕了
我觉得还不如用20去买杯咖啡
我会更快乐一点

经常希望自己是一根弹性十足的橡皮筋,
可以自由伸展,
无限拉长去探索各个维度的新鲜有趣,
但也能原封不动的恢复原状,
保留自己最初的简单形态。
太刚了容易折断,
太软了容易变形,
必需是一根弹性十足的橡皮筋!
伸缩自如扭转随意,
在外界的力消失的瞬间,
噔噔,
又弹了回去!

拖延症这个东西,真是被客户逼出来的。早早的完成任务提交内容,会被挑八百遍次。拖到最后给他们,秒过。是客户逼出来的拖延症,算工伤吧

降温天吃火锅,
吃完觉得自己灵魂都泛滥着火锅的香气​:0000:

眼睛实在太累了,
感觉目之所及的一切,
都在想方设法地变现。

我可能是杞人忧天第一人。
冲着个东西喊“好绝”的时候会想到终有一天会索然无味;喜欢干某个事情的时候会想总有一天会觉得无谓而抛之脑后;真心实意喜欢一个人的时候觉得结局定是不了了之。
而当我意识到所有都会发生,就像意识到世界末日就在明天而非天是空气地是实的一样,我会变得更加焦虑。

盛夏天,阳台上的植物死了好了盆。很伤心,伤心之余还有点困惑。明明很认真浇水,很认真施肥,很认真修建叶子,怎么这些生龙活虎的小可爱们,从生机勃勃变成了一根蔫了吧唧的轻飘飘的杆。直到看了阳台上的植物人这本书,才突然发现,原来夏天给花盆浇上水,四十度的高温照一照,水和着土升温,就像把植物的根放开水里煮一样爽歪歪,没几盆能熬过去的劫难。哎呀,是我错了,对不起对不起。

许多人都在跑步,
虽然没人知道终点在哪。
跑的慢的人被撞到了,
有些人被踩踏了,
浩浩荡荡地伤亡惨重。
但是因为没有终点,
所以也没有赢家。

今年年初自己立了个服装极简的FLAG,整个夏天都没有买新衣服,但是还是有逛淘宝的习惯,就是扔进购物车,过几天再清掉。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经常这样操作,让淘宝大数据都迷惑了,之后不再给我推什么衣服,而是给我推一堆布料。大数据智能判断我是个抄袭打版的,只看好看的衣服不买,大概是要自己做吧🌝

看《他们在岛屿写作》周梦蝶先生那集纪录片,开头老先生穿衣,系鞋子,外出,报亭买报,回家煮面,独自吃一大碗热气腾腾的面。

节奏极缓,有条不紊。然后屏幕上飘过一条弹幕:先生是个慢节奏的人,而我性子太急,只能1.5倍速看了。

突然觉得特别好笑,因为这段镜头的旁白,正好配的是先生的一首诗:

我选择紫色,
我选择早睡早起早出早归。

我选择冷粥、破砚、晴窗,
忙人之所闲而闲人之所忙。

我选择非逼不得已,
一切事,事无巨细,总自己动手。

这样的笃定安实,被一键倍速播放。慢下来比快起来,要花更多的功夫。

希望自己的付出是真诚并且有善意的,希望自己的劳动是能为他人创造价值和有意义的。小时候觉得这是必须的必,现在大家都称这种观念叫“理想主义”。理想真够廉价的,但又特别遥不可及。

看到一个豆瓣小组叫“每天远眺十分钟”,觉得自己日常看的最远的距离大概是电脑屏幕中的世界,于是接水喝的时候特地站在窗边往远看,想放松一下眼睛。没戴眼镜,看着远处一座有一座凭空矗立的楼房,突然觉得眼前的世界像墓园,每一座立起的高楼都像墓碑,真够宁静壮美的。

书里说庄子:眼极冷,心极热。
眼冷,故是非不管
心热,故悲慨万端

想给家里换一套新的沙发,但迟迟不敢下手。不是因为没有看中喜欢的款式,也不是因为缺乏购买的预算,只是,因为不是新房装修可以空置一段时间再入住,也希望新买的沙发可以用的久一些,所以希望找材质品质各方面都过关的产品。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在信任危机的环境下,对所有品牌打出的无毒无公害纯天然都持怀疑态度,并且完全没勇气以身犯险。日常也没有任何渠道去了解到官方认证过的靠谱品牌,除了家具店和互联网,也没有更多购买的渠道。于是这个事情就被搁置了...虽然看到了很多款式满意的沙发,但是都没有下单的勇气。2020年了,我却不敢买一件沙发,太魔幻了。

因为互联网语境里,经常不能说真话,不能做真诚的表达,渐渐地就丧失了组织真话的语言能力,因为语言功能退化了,渐渐大脑也不太能清晰地思考真诚的东西,再到后来,就不知道自己真的在想什么了。

最近的月亮好亮,半夜醒来觉得跟李白一千多年前“床前明月光”的月亮差不多亮,只是希望撒在墙壁天花板上的别是冰霜,是糖霜。比起冷冰冰凄惨惨的世界,温柔甜蜜的更治愈啊。

不厌世是真的,我太喜欢活着吃好吃的看有趣的和朋友聊天以及睡软软的床。但是觉得社会荒谬也是真的,倒不是讨厌这个世界,而是觉得组成这个世界的许多人类都很可怜。不是没吃没喝的穷可怜,就是又蠢又累还瞎得瑟的那种可怜,真的是没事就升起了佛家所谓的慈悲之心,不想争不想抢,想宠着这个可怜的世间人。

周末去花市,下午四五点,整条街都没什么人挺安静,在植物包围里散发者午后特有的懒洋洋。走进一家门头特朴素的门店,有花和植物茂盛生长在店里店外。老板还挺年轻的,斯斯文文戴着个眼镜,穿着白T短裤,坐在一个木头板凳上特别放松的跟朋友聊天,我们进去他也没过分热情。我挑了几盆花,问他一下习性养殖方法,他倒是很专业的都答上来,但就是那种挺自然的语气,不会让人觉得营销压迫,反而让人觉得养花是个很治愈的事情。整个人都带着植物的安静和舒展,结账的时候看到被蚊子袭击的我们,还递上了花露水。

今天吃业务饭,大老板是个标准的商人。白衬衫西裤,身材笔挺,谈吐儒雅。非常温和有礼貌,对餐厅的服务生也很客气。业务能力当然也厉害,出手阔绰,思考问题逻辑清晰。在饭桌上把控节奏,却不会让同桌的人太过拘谨。

这两个人是完全不同的生活状态,却都能够在自己的处境里修炼出一种让人相处起来舒服的气场。跟有钱没钱,有野心没野心没多大关系,个人的气场真的是内心状态的反应,不咄咄逼人,不张牙舞爪,不哗众取宠,清清白白做人,踏踏实实做事,未必觉得世间需要多点财富,但真的觉得世间需要多些干净的人。

有时候网上冲浪无意间刷到一个新鲜东西,觉得挺有趣的,然后增好感。结果没两天,全网刷屏,那个好感值突然就跌成负。不是那个东西本身好不好的问题,而是当全网吹的时候,就不得不怀疑这个东西本身的真实性。人和人之间的沟通相处最怕没有真诚了,感觉有人故意投其所好的虚假设定,自己成了那个被营销的韭菜而特别不满。流量就是个坑,过去说三人成虎,现在觉得说的人多了,真的也变成假的了。

禁区中某个房间能实现每个人最隐秘的愿望,代号为野猪的潜行者进入了那个房间,希望能让因他的过错而死去的兄弟复活。野猪回家之后,发现自己变得极其富有。禁区实现了他最隐秘的愿望,而非他拼命自我暗示的那个。野猪最后上吊自杀了。

显示更多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在这里,你可以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任何热情、友好、乐于分享的朋友们加入。请遵循互相尊重的原则,并遵守《O3O主题或发言规则》。请参阅《长毛象中文用户使用文档》了解如何使用长毛象。本实例的运营管理均位于加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