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突然意识到,阻止我开口的不是别人的冷漠,而是别人的幸福。

坐在飘窗旁边不也是濒死体验么,和死亡只有打个滚的距离

不算俳句 

因为肚子疼
想到了自己的孤独
在人类之间

梦 圆了 从纸上剥落 原来是扁的 (圆 是二维的啊) 还得拿回家自己充气 软塌塌搭在桌子上 像达利的时钟

湿度太高令人不好过 弥漫的水汽包围着却像是从自己身体蒸发的 要把自己融化掉 皮肤上都是孔往外冒烟 世界像素化 周围都是水 却感到干枯和晕眩 血肉汗珠献作夏天的养料

人不论如何都是无法依靠的嘛,所以外卖对我来说实际上不仅意味着满足饮食欲望,还是一种社交形式。

显示全部对话

其实也不会真因为得不到正面反馈就停止做某事,但影响依旧是方方面面的。可能长期这样导致即使有正面反馈我也不会更起劲了,为了避免任何反馈干脆不把最在意的分享出来,甚至自己也无法评价自己了…总之就是极其拧巴的能量运转。

能自然地表达出痛苦真是一种令人羡慕的天赋。但是艺术是否建立在痛苦不可自然表达之上。需要验证这个想法。

有时需要跳出舒适区才能找到新的舒适区,比如别人给了一条L码的裤子,真的好爽,不管吃多少都可以扣上扣子,之前竟然从来没想到过。

一只蚂蚁的使命 

有些夜晚是如此沉重,空气化为粘稠的潮水,径自向岸边拍打,汇聚的沙粒恍然间堆成座座小丘。对于一只蚂蚁来说,土堆就是山岳,一座就高过一生。

空气的潮汐,难道不就是风?沙漠和海洋哪个更大?沙子无时无刻变幻,水也冲刷不完。所谓山和平地的转换,只是沙漠里的一阵风。对于一只蚂蚁来说,平地也是山峰,而沙漠就是温馨的家园。

成年生活:切洋葱泪流满面,喝酒一语不发。

夏天,一项重要的家务是给死去的虫子们收尸,一种心情是兔死狐悲。

绵密的生活(对话录) 

绵密的
生活
在时间中
被打发
弯角
竖立不倒
直到
夏天来了
顺着指缝融化
黏不拉几

黏不拉几的生活在手上。
用洗手液洗掉吧。

《不存在的蜡烛》 

血色的残忍太阳入夜后升起 照亮不存在的事物
床上发育不良的梦被扼死 留下湿透的人形
像店铺大早上狠狠拉起卷闸门那样抬起眼皮
瞪着虚空 想象另一束目光在黑暗背后
记忆和睡眠只能选择其一 而今夜禁止
今夜只有腐坏血色的天空 窗后剪影
所以蜡炬不成灰 烛泪断流 流到心底
针对不存在病毒的封控比地震逃生拥有更高的优先级
在打不开的自家门后 至死未敢违背指令

在住的房子水平隔音不错,垂直隔音一般。于是时不时从楼上传来孩子的哭声,女人的叫声,还有男人的吼声。

显示更早内容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这是一个泛话题社区,无论你的兴趣是什么,你都可以自由地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 本社区由加拿大O3O.CA运营,我们相信由社会组织运营基本通讯软件和设施是必要的,它们不应被控制在大型企业和政府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