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最大的陷阱可能就是你可以选择什么,但其实真正有价值的是你可以选择什么都不做。

想来想去,我喜欢吃代餐的原因是我不信任任何天然食物。
一个植物经过一年长出来的,咋能证明里面没有异物呢?
相比之下全是化学添加剂的代餐可太干净了,全都是用纯度有保障的原料混出来的。

感觉flomo其实也没什么用,如果notion继续进化下去。

我觉得互联网最糟糕的产品是评论区,它给了人不对等交流的权利。
凭什么我写3000字要被你30个字评论,滚啊,能评论3000字的也只能是3000字。

上班时间健身,回来发现一堆工作消息,然后跟进了一下发现他们自己已经解决了。
希望他们可以意识到这些自己能解决的事儿就不要at我。

想发起一个灵魂拷问:假设你不是所谓的“富翁”,但你家(不是自己)是那种在北上广深有 2~3 套房子的本地人。
你接下来的选择是?

喜欢一些网络智障帅哥美女,感觉比只是帅哥美女更有吸引力。

我把我知道的事情写成商业分析,大家都说这太离谱了肯定是瞎编的。
后来被喷多了,我改成写小说了,一堆人说写的好真实。
笑死。

我只想要iOS的折叠屏,因为Android应用本来也没有啥能在大屏上用的、

第一次分析超过1万样本的调研数据,死了。

现在手机的摄像头那么好,动不动就4k,8k视频,这次出去玩一趟4天拍了30G的照片和视频,然而这些东西真的有保留价值么?

SK II 的大红瓶面霜真的会让我爆痘,感觉是对膏体的不适应。换下欧莱雅的波色因晚霜试试。

还是得解决一下在公司电脑上上不了 o3o 的问题。

算法的不透明性是算法的一部分,不爽不要玩。

中国的县城建设还是超出很多人的想象的,在压根不应该住那么多人的地方修那么好的路通那么好的网,以至于很多上位城市的年轻人去那躺平舒舒服服刷抖音,这可能是决策者此前完全没想到的。

工作聚餐的本质就是加班,所以人均的价格如果低于时薪就是亏了。

被禁言当然是一种恩赐,因为你实际上逃避了被异化的表达,可以真正自由的说话了。

这两天围观了一个女权大V和一个简中播客平台的缠斗,笑死我了。
Ericaliga:我要来做极端女权播客了,因为我想,而且我能。
小宇宙:降权了哈。
Ericaliga:凭什么降权啊,休想冷处理,给我个解释。
小宇宙:因为我想,而且我能。

人无法从更多的财富中获得快乐的主要原因是人的身体本身只能通过五感感受这个世界。
以味觉为例,事实上在味精发明之后,所有的鲜味在这个进度条上的投入,不管你花多少钱都只是在小数点后做变动了。

显示更早内容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这是一个泛话题社区,无论你的兴趣是什么,你都可以自由地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本社区由加拿大O3O.CA运营,我们相信由社会组织运营基本通讯软件和设施是必要的,它们不应被控制在大型企业和政府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