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人汇总一下中国所有非敏感日期?

我更倾向于是本来已经赚够钱了,而恢复风评所需的成本太高,两相权衡之下决定就势退隐。不然这种小事,公关几下也就过去了。“公知”如回形针、大象公会,也是被反复锤了十几次才终于倒的。
作为历史唯物主义者,我坚信:和社会发展一样,决定网络事件进展、决定群众意识形态的,是物质界的经济要素的运动,而不是意识界纯粹思维的运动。我为什么不喜欢掺和网络舆情也是如此:不是一方智商下线、群众跟着低智的人走,而是两方政治经济实力不对等,从而造成宣传、删帖等公关能力的不对等。但反动的那一方自身的矛盾注定了它的灭亡,我们只要拭目以待就好。到时候,曾经的粉红也会摇身一变的。
“思想的历史除了证明精神生产随着物质生产的改造而改造,还证明了什么呢?任何一个时代的统治思想始终都不过是统治阶级的思想。”——《共产党宣言》

这种全员狂欢的感觉真的很像去年hk的时候,普通人的诉求被空洞又宏大的荣誉感淹没。一个hker或者一个uighur的声音不再代表他们自己而是被生生地镶在大象的对立面去。简中网友以为他们的石子是丢向了大洋国,却不知击中的却都是被捂了嘴的和你一样有血有肉只是想跟家人团聚的individuals

这两年失去的不只是在各大网络平台发表意见的热情,还有憎恨具体个人的能力,变得越来越“圣母”。但越是清醒地意识到结构性恶的存在,越是容易容忍和理解个体的错误。因为知道人就是这样的东西,给了他们红按钮,那就要把对人的预期调低到他们一定会按,这就是人本身。我最好的朋友支持把墨香铜臭关进局子,我又好到哪里去呢……我心里好人的标准得是圣人才能够得上

中美会谈全文翻译:writee.org/21018365486/zhong-m
中国官媒为什么反应这么剧烈?为什么这么炒作?他们想干什么?后真相时代,事实就这么不重要了吗?

你好,联邦宇宙!
真夏夜之银梦长毛象站建立了。
这是本站的公开广播,希望能多加扩散,丰富本站的跨站时间轴。如果有中继站也欢迎介绍。
本站不欢迎殆知阁及其拥护者。

四年前,创普胜选的时候我们初三,班主任向我们说:“看吧,坚持到最后一刻才有结果。一切都是有可能的。”
只是接下来的四年里,有各种苦厄发生在我和其他人身上。在两国的互联网上,开放包容的精神像暴露在DDT中的昆虫那样大规模死去。现实世界里,两个帝国主义国家彼此以邻为壑,转嫁和报复着自己的危机与矛盾。我个人而言,这四年(特别后三年)是连续走下坡路且毫无希望的四年。四年过去了,如今的我却还在怀念着四年前,并且为了活下去,还正和四年前的我做着无休止的对话。
可惜四年过去了,母校却没能活过来。如果能回到母校,我又何必在记忆里对话呢?
现在矛盾里对立的一方已经转变,我要看看这一切到底是如宣传着的那般,是外因,还是如马克思《德意志意识形态》里说的那样:“决定事物发展的是内因。”前者不过让人对自己以外的国家愤怒,后者却让我对以中华人民共和国为首的官僚资本主义(与帝国主义)体系失望。

“团团‘小姐姐’”又翻车啦😅
然而不得不说,这个“翻车”本身是荡妇羞辱。并且,反对“小三”其实反映出女性对男性的人身依附关系,以及女性较男性而言地位的极度不平等。消灭了这种不平等以后,这些都会不复存在。

【Insane】
As we all know, Chinese is dying because of the increasing censorship.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nd other technologies were developed a lot because the people who govern us want to shut us up. We have to use many different homophones, or even other languages to express our feelings and our thinkings, which accelerate the dying of Chinese. We have found that to express in Chinese is more and more difficult.
Chinesisch ist tott.
Please use other languages instead from now on.

今天是10月26日世界除虫日,让我们一起以野兽的心境射向维新的心脏吧!

大概已经完全除掉小时候接受的民族主义的思想。对自己是中国人自身没有太多感受,也不过什么传统节日,也不care中国文化or中国未来,国际地位。无论在哪个国家我是一个人,身份认同是地球人。(当然外人看来我是asian,也会有stereotype,那不是我的事情,那是别人的事情)。

#投票 第三次 中文Fediverse联邦宇宙(mastodon长毛象、pleroma、misskey等)使用者性别比例调查 2020.10.22

鉴于很多豆瓣朋友的到来,想看看性别比例是否有变化。

之前投票传送门:
m.cmx.im/@new/1045453425755786
hub.sakuragawa.moe/@Sakuragawa
mastodon.social/@meina/1041498

我原以为在这个社会,经过金钱权力的浸染,每个人都会世俗,那些叫嚣着自由理想的人也只是为满足私欲而提出的借口而已。

但真的有理想主义者出现在视野中时,之前的那些轰然倒塌,那些埋藏在内心深处的豪言壮志又重新涌上心头,英雄的出现让心底里即将消失的正义再次澎湃。

常有人问:迟到的正义还是正义吗?
在我看来还是的,因为这是无数追求正义的理想主义者誓死追求的正义,即使它对于受害者来说已经晚了,但是对于其他人来说,迟到的正义会让无数正在追求正义的人们重新看到希望。

再谈韵达转嫁矛盾
人!对远在天边的想象共同体会嘘寒问暖,对近在眼前的阶级苦难却置若罔闻!
调戏女同学的流氓,直到“辱华”才能被开除。劣迹斑斑的主播,直到“辱华”才能被封杀。那么工人们怎么办呢?等资本家“辱华”?但什么是华呢?以为华是我们大家每!一!个!人!,可资本家以及官僚资本家们说的华只是他们自己。他们辱了也不辱,我们不辱也在辱。

持续关注
猜到有这一天了。韵达这公关可以的。
民族主义是流氓最后的庇护所。想打压任何运动,只要打成境外势力就可以了。


语言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语言,而问题在于改变语言。 ——老大哥

——B站 Le_Spectre

对了,我测试时代入的是多个狂热建制派,也就是我们厌恶的那群。其实建制派里还有“沉默的大多数”,而ta们的结果会更加耐人寻味。

显示全部对话

试着拿 的观念去套政治坐标系测试,结果发现几乎所有(我们认为的)建制派的观点都无法覆盖满坐标系里的方方面面。最后我只能多派缝合。
因此,我认为建制派(包括长期为我们所厌恶的 )内部并非铁板一块。利用好这一点,对建制派个人(重点:个人)的转化是可能的,只要能从ta不持立场的议题入手。
不过以我看,对建制派的转化已经毫无必要,因为整个互联网已经被撕裂了。

显示更早内容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我们相信由社会组织运营基本通讯软件和设施是必要的,它们不应被控制在大型企业和政府手中。在这里,你可以自由地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任何热情、友好、乐于分享的朋友们加入。请遵循互相尊重的原则,并遵守《O3O主题或发言规则》。请参阅《长毛象中文用户使用文档》了解如何使用长毛象。本实例的运营管理均位于加拿大🇨🇦。欢迎有能力的朋友捐助本站

Join EFF!